<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超神兵王 > 第575章 你说我管不管
    因为肖强和李云聪以及吕正龙之间闹出了不愉快,场面变得略显尴尬,而就在这时,不远处又来了两个人,一个穿着道袍,是正一道的道士,另一个却是白衣飘飘的仙女。

    一众道士望着那身穿白色长裙的女子,都不禁看的目光一阵呆滞,均被这女子身上显露出的那种出尘脱俗的气质所吸引。

    “原来是你这妖女。”

    一声冷叱突然传出,就见武当派的那两名道士一下子跳了出来,其中一人直接拔出了佩剑,指着那边走过来的白衣女子道:“徐凤仪,想不到你还敢出现,你这个叛徒,到底将师门秘笈藏在什么地方,难道你真想让它流失,你父女二人成为武当罪人吗?”

    “不错,徐凤仪,念在咱们是同门的份上,你将紫阳真经交还回来,或许还能饶恕你的罪名,倘若执迷不悟冥顽不灵,你父亲就是前车之鉴。”另一名道士也跟着说道。

    这两名武当道士真是武当派这次前来参加道令争夺的选手,之前那人道号玉阳子,另一人叫做玉虚子,两人都是武当派玉字辈的,在年轻一辈中算得上是很高的辈分了,而且二人年龄都不大,还没有超过四十五岁。

    在武当派,紫懿真人的关门弟子楚慕白本是天之骄子,是被重点培养的对象,但上次在龙门楚慕白就败给了肖强,而且最近武当派也联系过楚慕白,楚慕白并不在国内,所以为了安全起见,武当派这次派来了玉阳子与玉虚子两人出山。

    这玉阳子和玉虚子在武当派很少路面,可实际上在道教联盟却拥有着不小的名气,两人都拥有很高的天赋,而且一心为道,他们都是四十岁年龄,二十来岁的时候就已经锋芒毕露,被江湖上称之为武当双子。

    论实力境界,这两人在武学上的造诣自然不是眼下的楚慕白可以相提并论的,而这次武当派派他们出山,也足以说明武当派对这次的道令也是存着势在必得的争心的。

    不过话说回来,这次各大道教宗派之所以将最优秀的年轻一辈都派了出来,最大的原因还是张文清放出了一句话。

    要知道,道令对整个道教联盟来说可是非常重要的,不可能随随便便落入心术不正的人手中,过去几十年张文清掌控道令,从没有随便动用过道门的势力去办事,仅此一点就足见他的正直。

    而现在,张文清却表露出不想再执掌道令的意思来,若非如此,其他宗门的人也不会这么热心的前来参加比试了。

    按照道教联盟的规矩,六十岁以下,可争夺道令,而六十岁以上,则没有资格参赛。

    张文清执掌了道令三十载不假,但他今年的十几年龄才五十八岁,也就是说这次他依然有资格参加道令的争夺战,而只要他参加这个争夺战,道门其他宗派就没有份儿了,因为同辈和年轻一辈中根本就找不出一个是张文清的对手。

    可是这一次,张文清却宣布他退出道令的争夺,但却又有个要求,那就是凡是参加这次争夺的选手,必须是四十五岁以下。

    提出四十五岁以下才能才加这次争夺战的条件,对道教联盟而言是有些不合规矩的,但张文清提出来之后,各大道派却第一时间答应了下来,因为对他们来说,只要张文清不参赛,他们才有机会争夺到道令。

    所以说,这次的道门盛会非比寻常,各大宗门都派出了真正最优秀的选手前来参加,只不过肖强却不知情,还不明白状况罢了。

    玉阳子与玉虚子一看见徐凤仪就找事,正一道的几名弟子都皱起了眉头,对于武当派内部的这个私人恩怨道教联盟各大宗门都是知道的,只是这是你们私人的事情,是内部的事情,现在在别人的山头你们能不能注意一下形象?

    好在徐凤仪根本没将这两个人当回事儿,在她眼中,这群牛鼻子道士都是空气,她只是将目光落在了肖强身上。

    肖强当然也是看着她的。

    自当初云南小村相处十余日之后,两人之间便有了一种说不明道不清的感觉,此后徐凤仪因为徐明若的事情而被留在武当山,肖强闻讯之后第一时间带着林淼杀上了武当山,那次要不是师兄张文清出现,他和林淼还真折在武当山了。

    但不管怎样,凭那次的事情就足以说明肖强对徐凤仪的态度。

    而徐凤仪也自然明白肖强对她的重视。

    只是两人依然还是那种很平淡的关系,那次武当山回来之后也没有过多的交集。

    可即便一年多不见,今日再次重逢于正一道这座道观,两人却依然没有丝毫的生疏感,还是那种很熟悉很舒心的感觉。

    这是一种相忘于江湖的感觉。

    “很久不见,别来无恙!”肖强望着徐凤仪笑了一声。

    徐凤仪轻轻嗯了一下,用手将些微凌乱的发丝拨弄到耳后,动作自然,但那种风情,那露出的白皙的脖颈,却是令在场一种道士都有点承受不住的感觉。

    什么叫女人,这才叫女人。

    那一个万种风情,那一个风韵动人!

    玉阳子和玉虚子两人似乎这才想起肖强和徐凤仪之间的关系,更想到了徐凤仪是徐天鸿的女儿,而徐天鸿又是张天峤的弟子,张天峤则被称之为是正一道张家的私生子,也是张家的人,是正一道的根,那么现在在正一道找徐凤仪的麻烦,的确有点说不过去。

    不过,玉阳子最在乎的还是肖强,当初紫阳真经丢失之后武当山就下了一个江湖通缉令,正一道对于这件事情也没有说什么,算是不干涉,也算是默许了。

    所以玉阳子没有去看张云意,而是望着肖强道:“肖强,这是我们武当派内部的私人恩怨,你最好不要过问。”

    肖强自始至终都没去看玉阳子一眼,此刻听他说话,便露出不喜之色,看向玉阳子道:“她爹是我师父指点过的弟子,虽然没有挂名,但也是弟子,我和她父亲便是师兄弟,她就是我师侄女,你现在要找她麻烦,你说我管不管?”

    玉阳子闻言大怒,眸中寒光一闪,呵道:“好,那我便提前领教阁下高招。请!”

    玉阳子此言一出,很多道士都纷纷叫好,他们本就相互认识,而肖强太年轻了,而且太狂妄太年轻气盛,再加上肖强又是张文清的师弟,张文清执掌道令数十载,无论人品怎样,总是其他宗派不喜欢的,现在见玉阳子要与他动手,当然都支持玉阳子。

    张云意脸色露出了为难,急忙说道:“大家稍安勿躁,都别冲动,就算要动手,且看在在下的面子上暂且停手,等明日正式比试的时候再切磋不迟。”

    肖强笑了一声,道:“云意师侄,你也不用觉得为难。你看,李云聪和吕正龙想搞我,现在这两个武当弟子也想搞我,我算是看出来了,明天真上了擂台,我还是得被他们车轮战啊,既然如此,今天我就先灭他几个,明天也好轻松一点。”

    张云意当场就傻眼了,长大了嘴巴望着肖强,半天说不出话来。

    尼……尼玛也太能吹了吧,就你这水平还想一个打四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