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超神兵王 > 第574章 道门道令
    与张云意一起来到道观前面的小广场上,一众道士打扮的年轻人便迎了上来,纷纷与张云意打着招呼。

    “云意师兄,这位是?”一个瘦瘦高高的年轻道士指着肖强询问,此人看上去颇有点神棍的样子,刚刚肖强听张云意低声介绍过,这人正是茅山道派的弟子。

    茅山派这名道士这么一问,其他人也都纷纷望着肖强,等待着张云意的介绍。实际上道家同属一脉,即便分为各大道派,可平时的交流还是很多的,大家之间基本上都相互认识,而肖强对众人来说却有些陌生,因此众人才充满了好奇。

    张云意看了肖强一眼,呵呵一笑,说道:“这位也是我们正一道的人,他是鄙人的小师叔。”

    小师叔?

    众人当场都被震住,尼玛,在正一道张云意的辈分就很高了,怎么现在还冒出一个比张云意更年轻但却辈分更高的家伙来了,以前咋就没听过?

    大家本来都是年轻人,而且辈分相当,又是熟人,聊起来自然比较随意,可是现在突然来了一个肖强,如果说肖强只是与大家同辈倒罢了,关键是张云意竟然称他为小师叔,大家同出一脉,即便不是一门,平日里相交也是有辈分的,所以也就只能跟着张云意一起叫肖强一声小师叔了。

    只是,毕竟都是一群年轻人,而且都还是一群骄傲的年轻人,所以现在要叫肖强小师叔,大家还是有些不乐意的。

    “呵呵,小师叔吗?这么说来,小师叔与秦可人师妹在一起,是不是有点乱了辈分呢?”

    突然间,李云聪走上前来,望着肖强笑了起来。

    众人听的微微皱眉,关于秦可人是谁场中认识的不多,但也并非都不认识,尤其是青城山下来的道士,就没有人不认识秦可人了。

    “怎么回事?”一名闾山派的道士与李云聪关系相处的不错,不由得问了一句。

    “是啊,怎么回事,这种乱了辈分的事情,怎么可能发生?”

    众人都望向肖强,带着疑惑之色。

    就连张云意也没想到会有这种事情,望着肖强道:“小师叔,这……这是怎么回事?”

    肖强冷笑了一声,望着李云聪道:“国家法律有规定不能近亲结婚,但与辈分有半毛钱的关系吗?再说了,我他么是正一道的,秦可人是你们青城山那一派的,就算同属于道家一脉,却也没有多大的干系,我们在一起又怎么了?”

    “呃!”

    众人闻言,都有点不知道怎么反驳了。

    的确,虽然大家都是师兄弟相称,但的确不是真正的同门师兄弟,而且正如肖强说的那样,只要不是近亲结婚,就连国家法律都不干涉,旁外人又能说什么?

    见众人无话可说,肖强盯着李云聪道:“李云聪是吧,你也不用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将所谓的道德伦理强加在我身上,告诉你吧,秦可人是我肖强的女人,你最好早点断了心思。”

    大家总算是明白了,原来李云聪和肖强之间是有梁子的,而且还是因为一个女人。不过在长之中所有人都与李云聪是旧识,再加上李云聪可是青城派当代掌教真人的亲生儿子,又是青城派数百年一见的武学奇才,将来可是要继承青城派衣钵和掌教真人宝座的人物,无论是私下交情还是未来的好处,大家都更愿意卖他几分面子,会选择站在他这边。

    就听闾山派的一名年轻道士看着肖强道:“这位道友,恕在下直言,云聪与秦可人从小亲梅竹马两小无猜,本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你这样横插一脚,似乎有些过了啊。”

    肖强笑了起来,望着此人道:“阁下是?”

    “在下吕正龙。”那道士说道。

    “哦,我还以为你是国家书记呢,你他么叫什么关我毛事,老子和谁谈恋爱,和谁在一起,国家主席都没权利干涉,你算老几,也在这里指指点点?论辈分你他么还得跟着一起叫我一句师叔,有你这么跟长辈说话的么?”肖强的笑容消失,立马变脸了。

    你们不是喜欢拿辈分说事么,那好,老子就和你谈辈分。

    吕正龙当场就傻眼了,四周那些道士也都懵逼了,谁都没想到肖强竟然会突然翻脸。

    “你……你说什么?混蛋,我要和你决斗!”吕正龙被说的脸一阵青一阵白,额头上青筋都冒了出来,盯着肖强大声嘶吼道:“我要和你单挑。”

    肖强眼睛眯了起来:“你确定?”

    其他宗门的那些道士都没想到肖强一来竟然就引起了李云聪的反感,而且闾山派的吕正龙竟然也帮着李云聪,而且还和肖强干了起来,要决斗,这事儿可闹大了啊。

    张云意立刻站出来排解纠纷,说道:“大家先别冲动,同出一脉,今后都是师兄弟,有话慢慢说。”

    这里是正一道,又是今年道家盛会的举办地,张云意身为主人,自然不能让大家打起来。

    除了张云意之外,全真道与那名茅山派的道士也都站在中立的一方,纷纷出面解围,但闾山派、青城派以及武当山的那几名道家弟子却都站在吕正龙与李云聪那边,纷纷开口,说肖强无视辈分,又态度恶劣,属于故意挑事。

    有人拉架,这架肯定就打不起来,吕正龙愤愤不平的望着肖强道:“小子,我记住你了。”

    肖强冷笑道:“我也记住你了。”然后望着李云聪道:“事情因你而起,你现在却在这里装死,当缩头乌龟,这个傻-逼给你当枪使了还不知道,真是悲哀啊。”

    李云聪的确与楚慕白属于一个类型的人,当初见过肖强之后他就打电话给在龙隐内部的朋友,让其帮忙将肖强给玩死,结果肖强还没能在龙隐内部站住脚跟就因为伤人而被开除了,也就没有机会被干掉。

    今天在这里相遇,李云聪故意将矛盾说出来,自然明白会有人帮忙出头,却没想到肖强现在却将事情给挑明了,倘若再不站出来有所表示,那就被肖强这句话给坑惨了。

    “肖强,你若是个男人,这次的比试就不要让你师兄上台,咱们擂台上见高下。”李云聪站出来说道。

    肖强点头道:“你放心,这回师兄带我过来就是让我打擂台的,以我师兄的身份与你这种人一般见识也太丢人了,所以这次我们这一门全权由我出面打雷,咱们会碰着的。”

    众人闻言都是一惊,想不到这次如此重要的比试,张文清竟然带着一个年轻人来比试,难道这小子真有那么厉害,张文清就对他这么自信,认为他能力压群雄,争夺到这一次的‘道令’掌舵权?

    道令,便是道家所有宗门联合公认的一道令牌,这块令牌意义重大,无论是谁在道门十年一次的比武盛会上力压群雄都能得到这块道令,而得到道令的人,便可以调动道教联盟除了各大宗门掌教真人以及同辈之外的所有道士。

    对道门而言,这块令牌就相当于是尚方宝剑,是金牌令箭,意义非常重大。

    而在过去的两百年内,这块令牌基本上掌握在张天峤手中,而最近三十年来,更是一直被张文清携带在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