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超神兵王 > 第544章 巨枭
    整个房间里的所有人都懵逼了。

    谁都没想到野兽竟然能说出这样的一番话来。要知道,在龙隐内部,一班的野兽可是一个非常老实的人,甚至算得上有点傻傻愣愣的,但谁能想到今天他可以为肖强和陈忠顶撞?

    关键是,这家伙顶撞的理由,真的很有理由。

    是啊,你要喝肖强调换分队你可以提前说,干嘛要在说出一班战斗力很强,接下来分给一班的任务非常艰巨的情况下要求替换肖强?

    这不是明摆着欺负肖强是新来的,明摆着告诉大家肖强不行么?

    当然了,对于这次行动的成员来说,肖强的确是个新人,的确综合实力是最弱的一个,但你话不能这么说,这样说就是人身攻击,是挑衅,而且这种事情连所有人都认为很老实的野兽都看出来了。

    所以,野兽这番话一出口,就颇有点连我这个‘傻子’,都知道你歧视肖强,别人还能看不出来的意思。

    身为这次行动小队的总负责人和队长,陈忠被野兽这番话竟抵的哑口无言,愣了许久,他竟突然向肖强道:“对不起,刚刚的确是我说错话了。但我绝对不是歧视新人的意思,而是……”

    话有点说不下去了,他的确没那意思,但实际上就是那意思,肖强就是弱者,如果负责这次一班所分派的任务,可能会非常危险,甚至让整个任务都无法完成。

    就在这个时候,肖强却突然笑了一下,不为别的,就因为陈忠向他说了句对不起。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因为他是个军人。

    “我们调换,列兵肖强,坚决服从命令,一切为了任务!”

    在任务面前,在国家利益面前,生死尚且不重要,更何况区区尊严和面子?

    至于今天陈忠对他或有意或无意的挑衅与歧视,他日他一定会通过别的办法将这个面子找回来,这就是肖强,公是公,私是私,恩怨分明。

    听见肖强‘一切为了任务’这句话,其他人望着肖强的眼神都变得不一样起来,包括陈忠,他再次说道:“野兽说得对,之前我的说话方式的确太不对了,我再次向你道歉。”

    “道歉就不必了,我是个军人,是个爷们儿,你今天说我不行,我下次一定会向你证明我行,就这么简单。”肖强打断道。

    陈忠微微一愣,随即笑了起来,望着肖强道:“好,一班果然都只收猛人,今天我陈忠算是见识了,我等着你来证明你的强大。”

    “行了,这事儿先过去了,接下来还是说说任务分配以及整个任务的详细计划和配合方案吧。”猴子开口说道。

    陈忠点了点头,说道:“之前的任务分派算是最基本的情况,至于详细的任务不熟以及最成熟的任务方案,可能得在明天晚上八九点钟的样子才能真正设计出来。毕竟这是一次临时任务,而且难度系数很大,任务能否完成,最关键的就取决于二组的情报工作了。”

    肖强咧嘴一笑:“合着我是不是再调个组啊,还是去三组吧,二组的任务也很艰巨啊。”

    肖强这算是开玩笑的调侃了一下,陈忠却有些不好意思,好几个人更是忍不住笑了起来,正如肖强自我调侃的意思一样,在这群人眼中他就是个新兵蛋子,是个弱者,所以这么重要而艰巨的任务,他似乎被派到任何一个小组都有点拖后腿的感觉。

    以至于到现在,肖强都开始有些怀疑起来,他实在是没想明白吴文超或者说黄元为何要将他丢到这么重要的任务中来。

    算是历练吗?

    肖强默默的想着,不由得捏紧了拳头。

    他知道,这是李浩然对他的鞭策,对他的磨砺,这更是李浩然和黄元那种人的行事风格。自己是李浩然看中的人,而且是必须要快速成长起来的人,所以训练的时候,他的难度要比同级别时候的队员重得多,而任务的时候,也更加艰难。

    只有在真正的锻炼与压迫之下,才能够促进一个人更快的成长起来。

    陈忠的计划很简单,简单中又带着一点点粗暴。

    十二名成员分成三个小组,各行其事又相互配合照应,在成功绑架了阿基韦德曼之后便逃离现场,只要一号小组没有出现问题,其他两个小组只需要暗中协助,如果一号小组出现问题,陈忠对二号和三号小组的命令则是马上撤退,放弃任务。

    龙隐内部的任务成功率的确很高,但并不是没有失败的几率,相反,失败的次数也很多,但龙隐的伤亡率却尽量保持的比较低,原因就是每一个成员都太宝贵了,如果任务中真的出现无法完成的情况,上面是不允许蛮干的。

    军人也是人,为国家为名族抛头颅洒热血,他们的性命对于不知道他们的人们来说或许没什么,但对于军部高层,对于组织来说,却是无价之宝。

    分派任务之后,三个小组便各行其事,一号小组的任务最为艰巨,但这并不代表他们现在可以休息,只需要等到明天晚上行动的时候干上一场,在陈忠的带领下,一号小组与二号小组进行着同样的工作,配合二号小组负责打探情报以及弄到帆船酒店的整体结构图,同时将明天那场晚会的情况摸清楚,看看是否可以找到其他的突破口。

    ……

    肖强十二人实际上就住在帆船酒店的,不过为了不被引起重视,他们并非同一时间入住,而且都在入住之前乔装打扮过的,甚至十二人开会的时候,都是离开帆船酒店之后在外面的另一家小酒店举行的。

    可即便如此,阿基韦德曼身边的副手,基努维斯,也就是阿基韦德曼的贴-身保镖却通过各种渠道得到了十二人的个人资料与身份信息。

    当然,基努维斯得到的这份资料并不是最真实的,但这份资料依然被他列为最有可能威胁到明天那场晚宴安全的特殊名单。

    阿基韦德曼能够统治中东地下世界那么长的时间,他又怎么可能不处处小心谨慎?

    别的不说,仅仅是酋长国内的其他贵族的一些老家伙就时时刻刻想着他早点死去,更别说其他光明以及黑暗中的各方势力的首脑了。

    所以,阿基韦德曼非常清楚,如果不是他很难被干掉,如果不是他足够强大,而且还活着,那些或明或暗的实力对他的态度绝对不会这么恭敬与友好。

    基努维斯带着这份他有些怀疑的名单见到了阿基韦德曼,语气恭敬无比的说道:“先生,这些人属于这两天刚入住帆船酒店以及周围几个酒店的人,他们之中并没有人是被邀请参加这场盛大晚宴的成员。”

    阿基韦德曼看了他一眼,笑着说道:“所以呢,你怀疑他们是不安全因素?”

    基努维斯点了点头,说道:“这些人我会让人在宴会的那段时间特别盯着,甚至可能提前控制一下他们的人身自由。”

    阿基韦德曼连忙摇头:“不,不,基努维斯,现在与过去不一样了,我们虽然是这片土地上的唯一话语权者,但表面上不能做的这么决绝。现在越来越多的家伙吵着嚷着要民主,我们就给他们民主与自由,当然,这只是表面上的东西而已,且由他们找到那份微弱而可怜的自尊与自我满足吧。可很多家伙与那些无知的民众不同,他们无论什么时候都想要从我们身上挑出点毛病来,所以你不需要这么紧张。你跟了我这么多年,我相信你能处理好这件事情,更相信你安排在我身边的这些人都足够强大,能够让我时时刻刻都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安全的人。”

    “您的意思是说,对于这次的安全,我们不需要插手?”基努维斯皱起了眉头。

    阿基韦德曼笑着点头,说道:“不用这么紧张,虽然很多人都想我出事,但明天这场晚宴很特殊,各方势力的大佬都在,我想没有谁会傻到在这种场合下动手,没有谁能给其他势力一个满意的交代。更何况,就算有人动手,不是还有你们在吗?”

    基努维斯闻言笑了起来,将手中那份资料丢在一旁,耸了耸肩,说道:“的确是我过分紧张了。”

    “对,这才是你该有的样子。去准备一下,波兰那边开挖黄金列车的时候遇上点事情,我得过去处理一下。”阿基韦德曼说道。

    “是,先生。”基努维斯说完,掏出手机开始吩咐下去,同时跟着阿基韦德曼一起离开了宽敞奢华的庄园,在外面就有专用飞机等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