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超神兵王 > 第511章 为将来安排
    孙乾坤下台之后,旗木县的一把手位置空缺,身为二把手的林月妍便成了一个大忙人,而数日过后,上面来了消息,暂时让林月妍代理旗木县书记一职,全权处理旗木县的一切大小事宜。

    至此,林月妍在上任一年之后,算是在旗木县登顶了。

    万隆大酒楼被封了,吴亮被下狱,非但如此,从他身后还牵扯出了一部分黑-势-力,算是为整个华东省的打黑行动记上了光辉的一笔。

    来自香港的投资商人周嘉诚被打的事情没有曝光出来,当然,这件事情中也没有牵涉到他,因为他是香港人,算是有一层法律保护着他。不过,在旗木县的投资项目他却留下来了,而且在原来的资金力度上还追加了许多。

    或许,如果不是追加了一部分资金,他这次也很难从这件事情中全身而退吧。

    短短几日时间,旗木县乃至上面的市里都是风起云涌,不过相对市里很多官员落马带来的那种人心惶惶的紧迫感,旗木县只过了几天就变得安静下来,一切都恢复了正常。

    这天,旗木县的一家茶楼你,肖强约了赵军一起吃午饭。

    “她虽然很好强,工作方面也很有能力,很出色,但这个世上有眼无珠的人很多,心怀不轨的人也不少,所以我不希望再听见她在这边出事的消息。”肖强给赵军递了一根香烟,他自己先点上,吐了口烟雾之后说道。

    赵军有点受宠若惊的将香烟接了过去,虽然不是什么牌子货,可他却当宝,听着肖强的话,他立刻拍着胸脯保证道:“肖少您尽管放心,我赵军用人头担保,绝对不会让林县长再出危险,而且,我会立刻展开一系列的行动,将旗木县的一切治安都搞上去,一定会全心全意配合林县长的工作。”

    “对你,我还是很放心的。只是,你们公安系统里面挑出来的人,我有些看不上。”肖强望着赵军道:“赵哥,我是个直性子,你别不好想,你在这里面干了那么多年,应该也有其他渠道的一些朋友,不知道有没有合适的人选,算是为她找个可靠的司机。”

    这次发生的事情给肖强提了个醒。结合上次在京城林月妍出车祸,以及被王飞扬抓去要挟自己的事情,肖强觉得有必要给自己关心的人身边好好安排部署一下了。

    秦可人是龙隐大队的成员,她非常优秀,这个世上虽然还有很多猛人强者,一般人还真伤害不了她。

    至于孟芯澜,她基本上都在京城,而且工作就在基地,相对而言也是非常安全的。

    肖强喜欢的女人之中,也就林月妍最为脆弱,虽然肖强很早之前就将道家的呼吸吐纳之术传授了她,但这玩意儿是需要时间慢慢积累的,没有独特的天赋,至少也得十年八年之后才能有一定的效果。

    而且,林月妍的工作性质又不同,她在外面任职,不可能告诉其他人她的身份背景吧,若非如此,这次孙乾坤也不会傻-逼到将主意打到林月妍身上去。

    所以,肖强最为担心的就是林月妍的安全情况,也正是如此,上次赵军虽然也在饭桌上,但肖强还是给了他一个机会,目的就是为林月妍培养出一个可靠的有用之人。

    想到肖强给自己的机会,再加上已经看见了林月妍背后的强大力量,赵军对肖强是非常恭敬与感激的,现在听肖强这么说,他更是被感动了,连忙道:“肖少放心,这事儿我一定会尽心尽力的为您办好。”

    “嗯,人要可靠,又要有能力,这事儿的确难办。”肖强皱起了眉头,他突然想到了欧阳胜,如果欧阳胜还在国内就好了,他绝对是最佳的人选。

    同时,肖强也意识到自己真正的薄弱之处。

    就拿现在这件事来说,当他需要用人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连个可用的人都没有。

    这就是自己和那些大家族的公子哥之间真正的差距所在。

    倘若自己能有一批可靠可用的人,那么将来在国内的道路也就好走得多。

    赵军对肖强说的这件事情本就比较上心,现在见肖强这么急,他不由得心头一动,说道:“肖少,我想起一个人来,不知道你会不会满意。”

    肖强问道:“什么个情况,说来听听。”

    “我当初在警校也担任过一届教官,当时带出过一批学生,其中有一个学生很独特。”赵军说道。

    肖强没有打断他,认真的听着。

    “这学生名叫邹洪,现在也差不多快四十岁了,据说他是八卦掌的传人,手底下的功夫的确很不错,而且在警校的时候,其他各项成绩都非常优秀。”赵军说道。

    肖强听到八卦掌传人的时候就来了兴趣,此刻不由得插嘴道:“他现在在什么地方任职,我想办法给你调度过来?”

    “不,肖少,您听我说完。”赵军连忙说道:“他有个姐姐,比他大好几岁,当年他姐的一个孩子,是个女孩儿,因为被学校的一个富家公子给下药糟蹋了,这事儿传到警校之后,邹洪便急了,跑去将那富家公子给揍了一顿,更将事情曝光了出去,后来那位富家公子因为还没年满十八岁,所以只进了少改所,判的很轻,可邹洪那外孙女这辈子却算是废了。”

    肖强听的有些揪心,不由得都捏紧了拳头。

    这个世界,无论是在什么地方,哪个国家和政权掌控之下,这种不公平的事情都有存在,这是整个人类世界的悲哀。

    柔弱强势,自古以来便是如此,这个丛林一样的野蛮法则看似被人类不断的陶汰着,实则却不过是被不断的伪装起来,世界的本质并没有改变。

    “邹洪为这件事情不断的想办法调查取证,想要为他姐姐的女儿讨个公道,讨个说法,但最终却得罪了那名权贵,派人****招打断了一条腿。”赵军说道。

    肖强心头一沉:“现在呢,人怎样了?”

    “这事儿都过去好几年了,邹洪这辈子也算的废掉了,人都快四十岁了,出事之后也退了下来,就靠一点死工资混日子呢。”赵军感叹道:“我也想帮他,但实在是没有办法啊。”

    “那名富商权贵还在吗?”肖强问道:“当年的事情,还有没有证据留下来?”

    赵军大喜,望着肖强道:“您打算帮他这个忙?”

    “堂堂法治国家,不允许这种冤情存在,不知道的事情就算了,我管不了那么多,但既然知道了,就不能当做没听说过。”肖强一脸严肃的说道。

    赵军终究是部队上退下来的,见肖强如此刚正不阿,不由得肃然起敬,那种天生的正义感与浩然之气也被再次唤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