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超神兵王 > 第480章 无耻本性
    “为什么?”

    基地,龙隐大队李浩然的办公室里,李浩然一脸疑惑的望着孟芯澜,提出了心中的疑问。

    孟芯澜将发丝拨弄到耳根之后,轻声说道:“我想换个环境。”

    李浩然皱了一下眉头,摇头道:“这不是理由,如果单纯的想要换个环境,你应该离开部队,但你从我这里申请转到其他部门去,这就让我不得不有别的想法,他们会说我龙隐大队留不住人。”

    孟芯澜连忙说道:“不是的,我不是这个意思。”

    “可你给出的理由却让我只想到了这个意思。”李浩然望着孟芯澜,再次问道:“因为肖强?”

    孟芯澜有些难为情,但还是点了点头。

    “这就要放弃了?”李浩然忍不住笑了起来,然后孟芯澜从他脸上看到了一种叫做愤怒的情绪。

    孟芯澜心头微微一怔,随即俏脸有些通红,最后又流露出一丝黯然之色,轻轻点头道:“算是吧,或许我和他本就没有缘分。若非如此,为何他当年先喜欢上了别人,为何我们从小就被订下了婚约,但到现在却还无法走到一起呢?这是命,也是我和他没有缘分的表现。”

    李浩然呵呵笑了起来,望着孟芯澜道:“这个世上,认命的人总是被命运摆布与捉弄,不信命的人,却能创造出命运的奇迹,改变命运的轨迹。你爷爷当年不信命,你父亲当年更不是个相信命运的人,到你身上,却信命了,简直可笑。”

    孟芯澜听着李浩然这一通数落,心里也有些难受,骄傲的她自然不甘心被李浩然这么数说,而且她实际上并不是相信命运的人。只不过,这一次的事情对她的打击很大,她在肖强面前有了一点自卑感,仅此而已。

    “我不会放人的,你要么直接离开部队,离开你热爱的这个工作,要么就别想着从我这里辞职调离,你是我龙隐大队的人。”李浩然说道。

    孟芯澜见李浩然态度坚定,便有些急了,说道:“您怎么能这样。”

    “我怎样了?”

    李浩然反问了一句,见孟芯澜一脸焦急的神色,不由得笑了起来,说道:“好吧,我就是这样。我怎么可能让你从我龙隐大队离开呢,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肖强那小子虽然有些坏毛病,也有点花心,但他总的来说还是个不错的小伙子的,你爷爷喜欢他,你父亲当年也将你直接许配给了他,你将来便是他的媳妇,我也算得上是个媒人了,总不能让你们没有个结果。”

    孟芯澜当场就傻眼了,她绝对没想到李浩然这个长辈竟然突然在自己面前这么无良了,而且,看他这意思竟然是要撮合自己与肖强在一起呢。

    “就这么定了,我等会儿还得去中南海开个会,你最近情绪不好可以先休息几天,至于工作调动的问题,想都别想。”李浩然说着,也不等孟芯澜回答,站起身走了。

    孟芯澜急的不行,想要追上去,可关门声却传了过来,李浩然竟以最快的速度走了。

    不,说‘逃了’更贴切一点。

    “小子,老子活了大半辈子还从没有做过这种无耻的事情,你小子将来睡这么漂亮的女人,老子却什么好都没落下,真是上辈子欠了你的。”李浩然跑出办公室之后便自言自语的说着。

    ……

    “总之,希望你能多关心她一些,现在的她非常自卑,而且钻进了一个死胡同,我很担心她会出事。如果你能对她好点,将她从那种死胡同你拉出来,我想她一定会回到以前,变得开朗活泼。”京城一家咖啡厅里,李王娇向肖强说道。

    肖强望着李王娇,一脸苦涩的表情道:“你不说,我也会照顾好她的。只是,你说的这种方法,对月妍来说却是一种无形的伤害。”

    李王娇瞪眼道:“你就不能有点分寸?”

    “这种事情,怎么把握分寸?你告诉我,怎么去把握?”肖强反问道。

    “你们男人不都会逢场作戏吗,难道你不会?”李王娇冷哼道。

    肖强直接摇头,很无耻的道:“对别的男人来说或许逢场作戏很容易,可对我来说,逢场作戏太难了,我这个人唯一的优点也是唯一的缺点就是,从来不玩虚假感情,我只玩真感情。”

    “无耻!”李王娇骂道:“我从不相信一个人可以将感情分成几分,而且对每一个人都是真感情。爱情是最自私的一种感情,是全部的给予与包容,不可以分割的。”

    肖强习惯性的从口袋里掏出了香烟与打火机,可李王娇的眼光却让他想起了这是公共场所,是无烟区,于是只能无奈的又回放口袋。

    “我的感情只能用一句话来形容。”肖强说道。

    李王娇一愣,问道:“什么话?”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

    “无耻,龌龊,肮脏!”李王娇看着肖强一本正经的样子,就差憋出内伤来,终究还是骂出了她的心声。

    “见过无耻的,没见过你这么无耻的。还海纳百川有容乃大,感情这种事情是能这样乱来的吗?”李王娇怒斥道。

    “是啊,所以我到现在都只对林月妍一个人好。当然,我承认,作为一个男人,一个性取向正常的男人,见到那些美女自然是会动心的,比如你。但你别这么看着我,我知道你和我表哥有一腿,所以我只能以欣赏的眼光来看你,对你只有尊敬……”

    “闭嘴!”李王娇又羞又怒,本来是她在说肖强,没想到肖强反过来还说起她来了。她和唐炎钊的确有一腿,可这事儿就算大家心知肚明,也不能说出来啊,说出来就变的不一样了,李王娇平素的确胆大直爽,可遇上这种事情,而且唐炎钊还已经结婚了,这事儿再当着她的面说出来,这不是羞辱么?

    “好吧,其实我真的没有别的意思。就我个人而言,我觉得你和我表哥更配,我应该叫你嫂子,对,今后就叫你嫂子吧。”肖强继续说道。

    李王娇胸口急剧起伏,就差没站起来走人了。可听肖强说到最后,她竟然双眼放光,然后渐渐平静了下来,继而脸上露出了迷人的笑容,望着肖强道:“你真觉得姐比你现在那嫂子更好?”

    “真的,千真万确,我可以对党发誓。”肖强一本正经的说道。

    “算你还有点眼光。”李王娇说着,言归正传,问道:“我说的事儿你听明白没有,到底怎样?”

    “我这不跟你说着呢吗,没怎样啊,就是担心越是这样,孟芯澜越是离不开我,像我这么拉风的男人,稍微对一个女人好点就会让她迷失自我,爱我爱的死去活来,更何况她本就爱着我?而且,我刚才给你说了,我的感情就像大海一样,能容纳的爱实在是太多了,万一我爱上了她,对林月妍来说太残忍太不公平了。”肖强再次严肃的说道。

    “你能不要这么无耻吗?你是想让我答应你别告诉月妍,还让我去劝说她,让她原谅你与孟芯澜日久生情?”李王娇无语道。

    “请注意你的言辞,日久生情这个词用在这里不好,我和孟芯澜还没……”

    “闭嘴!”

    李王娇绝对是个很污的女人,她一下子就知道肖强想要说什么,立马打断了肖强,怒目圆瞪的喝道:“我可是你嫂子。”

    肖强哈哈大笑。

    李王娇也回过神来,顿时老脸一红,但依然霸气十足的道:“笑什么笑,姐就是你嫂子怎么了,在嫂子面前说这种话你觉得合适吗?”

    “行,嫂子,我不说了,总之你懂我我懂你,这是咱们之间的秘密,OK?你继续私下里当我嫂子,我呢,就努力对林月妍和孟芯澜都好点,放心吧,我可不是那种喜新厌旧见异思迁的男人,我会对她们两个都好的。那啥,我还得回基地训练,出来没带钱,你买单啊。”肖强说完,直接起身走了。

    李王娇望着肖强离去的背影,脸都绿了。

    无耻,只要与老唐家有关的男人,都他-妈特无耻,偏偏还让人恨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