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超神兵王 > 第478章 一根筋的女人
    “二伯,您……您真的没必要这样的,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我……我……没必要再让他受苦遭罪的。”孟芯澜心地善良,想着二伯就孟涛这一个儿子,看着二伯现在这个样子,她哪里能狠心让二伯如此对待孟涛?

    孟长青现在是完全想通了,看着孟芯澜道:“丫头,你从小就心地善良,总是为别人着想,这次受了那么大的委屈,还想一个人扛着呢?你放心,老爷子虽然不在了,但你大伯二伯都在,都没老糊涂呢,你是咱们孟家的姑娘,便不能被人欺负了,谁都不行。”

    “可是……”

    孟芯澜还想再说什么,却被孟长青直接打断了,说道:“别可是了,我已经想通了,孟涛那孽障根本就不适合在体制内干下去,现在给他一个教训也好,希望他能够觉悟,能够重新做人。如果再这样宠着他让他乱来,迟早会出乱子,更会彻底变成个废物。”

    孟长青心意已决,而且在看见孟芯澜之后,更是觉得孟涛遭受这点罪根本就算不得什么,他安慰了孟芯澜几句,便让她好好休息,出来的时候,看见肖强站在门口守着,他心中不由得叹息了一声,向肖强道:“这次的事情,还真要谢谢你了,否则芯澜真的遭受什么不测,我和老大都没脸下去见老爷子了。”

    肖强看了孟长青一眼,心中也是感慨万千,他平静说道:“老爷子将芯澜托付给我,我自然要尽心尽力,这是我该做的。”

    “好好对她,她是个苦命孩子!”孟长青感慨了一声,转身离去。

    肖强转身走进病房,孟芯澜精神头已经恢复了许多,看见肖强进来,顿时神情一黯,道:“你出去吧。”

    肖强一愣,不明所以的望着她。

    “你出去!”孟芯澜声音大了许多。

    李王娇微微皱起了眉头,压低了声音道:“芯澜,干嘛呢。”

    “我不想看你,你出去,你出去……”孟芯澜倔强的说着,眼眶却已经红了,说出这些话,本就是违心的,想着自己的遭遇,她只觉得自己已经没有资格去与林月妍竞争。

    她是个极其传统的女子,遭受了昨天那种事情,虽然没到最后一步,可她连自己都开始嫌弃自己,她觉得她的身体已经不干净了,她给不了肖强她的全部了。

    别说身为肖强了,就算是李王娇这个女人也绝对想不到现在孟芯澜的心思,她见孟芯澜情绪这么激动,便也不敢再劝她,而是向肖强眨眼道:“要不你先出去吧,我劝劝她。”

    肖强有些火大,尼玛,要不是孟老托付老子照顾你,鬼才懒得理你呢,现在倒好,竟然让老子滚蛋,奶奶滴,涨脾气是吧!

    肖强心中一阵不爽,倘若不是李王娇在这里,这厮便直接冲过去给孟芯澜屁股上两巴掌了,不过现在也只能干生气,他总不能真的恨孟芯澜吧,这丫头怪可怜的啊。

    肖强退了出去,李王娇看着孟芯澜道:“芯澜,你这是怎么了,人家为你可是将楚慕白打了,而且还大闹龙门,闯下了大祸,据说这家伙在龙门那边还杀了两个龙门的高手,这事儿还没完呢。人家这么对你,你就这样对他?”

    孟芯澜浑身一震,眼中流露出满满的担忧之色,望着李王娇道:“什么,他……他大闹龙门,真杀了龙门的人?”

    李王娇虽然当时不在现场,但已经得到了确切的消息,肖强在龙门杀人了,而且杀的是两个龙门比较有地位的高手。

    “很多人亲眼所见,他当时为了找到你,在龙门清吧是见门就踹,都不知得罪了多少权贵,龙门的规矩你是懂的,所有他们想要拦住他,可当时他已经得知你出事了,哪能被别人拦住啊。”

    李王娇说着,脸上不禁露出了感慨与唏嘘之色,说道:“我要是能有这么一个男人为了我不顾一切,这辈子就值了,你不知道,当时他就说了一句话,挡我者死。啧啧,多么拉风的一个男人啊,就这句话,我敢打赌咱们圈子里很多小姑娘就死在他手底下了。”

    “你是不知道啊,这句话在别人来说只不过是说说而已,但他却将这句话演绎到了极致,挡着他的人,还真被他杀了两个啊。啧啧,太帅气太迷人了,姐要不是有喜欢的人了,这样的男人,哪有你和林月妍什么事儿啊。”李王娇越说越是激动,双眼都开始放光了。

    值得一提的是,肖强昨天晚上为了孟芯澜而大闹龙门,那句‘挡我者死’以及真正杀人的举动,还有最后将楚慕白逼的穿着一条裤衩就狼狈逃窜的一系列举动,早已震惊了整个京城纨绔圈子,现在圈子里那些人提起肖强,谁他么不暗中举个大拇指,而那些年轻未婚的女孩子,则更是对这个男人充满了好奇,充满了爱慕之心。

    一夜之间,肖强已成传奇!

    “不过话说回来,昨天要不是他那么果断,那么急着找到你,你还真有可能让楚慕白那畜生给玷污了。”李王娇最后说道。

    孟芯澜双手抱着双腿,整个人蜷缩在床上,浑身颤抖了一下。昨天她被药性控制之后,意志力根本无法抗衡那种药物的药力,最后迷失了自我,迷失了本性。

    虽然后面的记忆已经模糊,可她却依稀记得自己当着楚慕白的面做出了何等丢人的事情,她记得自己将衣服都撕烂了脱光了……

    孟芯澜不敢继续想下去,虽然事情没到最后一步,可她心里却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刺激,对她这种传统保守的女人来说,昨天发生的事情已经足以让她背负不知廉耻的罪名。

    “据说肖强抱着你出来的时候,你全身都湿透了,只裹着一条被单和浴巾呢,我想他冲进房间的时候,都将你给看光了,这是肯定的。”李王娇说道。

    孟芯澜心儿一颤,苍白的脸蛋上终于闪过了一抹红润。

    “不许说这些。”孟芯澜说道。

    李王娇见她终于有了点女儿家的神态,这才稍稍松了口气,认认真真的看着孟鑫说道:“芯澜,我知道你心里受到了刺激,可咱们要正确面对人生,正确面对过去发生的一切。难道一个人摔跤了之后就趴在地上不动,就再也爬不起来了吗?而且,你想过没有,昨天那种事情不是你能控制的,更不是你自愿的,所以,没有谁会瞧不起你,肖强更不是那种人。”

    “我配不上他!”孟芯澜是脑子里一根筋的那种人,咬着嘴唇说道。

    李王娇都快被气疯了,她哪能不知道孟芯澜属于那种一根筋的人,当初在夏威夷的时候就因为遭遇绑架而被肖强救了,当时连肖强是谁都不知道她就爱上了他,而且坚持了几年,试问这种一条道走到黑的性格,你能拿她怎么办?

    “我快被你气疯了。芯澜,你能别这么看待自己行吗?咱们是女人怎么了,女人就更应该活的骄傲点,活的自由点。别说你根本没损失什么,就算你不是处了又怎样,我敢说他早就不是处男了,他还配不上你呢,都什么年代了,还将这些东西看的那么重。”李王娇愤愤说道。

    孟芯澜沉默,她或许不是觉得自己真的配不上肖强了,而是昨天的事情之后,她实在是不知道肖强会怎么看他,相比这事儿没发生之前,她少了一份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