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超神兵王 > 第476章 手段
    肖强的声音落下,孟建国与孟长青兄弟二人都暗自惭愧,并没有因为肖强这个外人突然闯入孟家大院找他们讨公道讨说法的举动而动怒。

    “你放心,芯澜是我孟家的女儿,就绝对不能让她被别人给欺负了。这件事情,楚慕白楚家必须得给一个交代,至于孟涛那不孝子,我这个做父亲的可以在这里给你一个态度,我绝对不会放过他。”孟长青望着肖强,突然大声说道。

    肖强看了看孟长青,又看了一眼孟建国,最终点了点头,便要离去。

    就在这时,那名警卫员的声音传了过来:“找到他了。”

    “让他给我滚回来,否则就永远都不要回来了。”孟长青大声呵道。

    孟建国稍微冷静一些,望着孟长青道:“长青,你也不要太激动了,让孟涛回来先将事情说清楚再说。”说完,孟建国向肖强道:“你在这里等一会儿吧,我会给你,给芯澜一个交代。”

    肖强是带着一肚子气来孟家讨说法的,可现在稍微冷静下来之后,又发现自己留在这里有点不合适。

    的确,孟老爷子生前将孟芯澜托付给了他,让他好好照顾孟芯澜,他也答应了,这是他对孟国钊的承诺,也是对孟芯澜的一份承诺,现在孟芯澜出了那么大的事情,他自然要管。

    只是,他可以管,但也只能管楚慕白那种外人,对于孟涛这个孟家自己的人,他突然发现自己是不能管的,因为孟家还有明白人在,如何处理孟涛,孟建国与孟长青会有分寸,就如孟建国所说的那样,孟芯澜是孟家的女儿,是他们的亲侄女,他们不可能会偏袒了谁。

    所以,肖强突然发现自己在这里有点不习惯了,或许应该回避一下,毕竟人家要处理家事,他一个外人不好在场。

    只是,孟建国与孟长青都要求他留下来,做个见证。

    孟涛回来了,他是自己回来的,他整个人早已失去了以前那种嚣张跋扈的气势,就像是霜打的茄子一样,完全萎了。

    “噗通!”

    看见孟建国与父亲孟长青都在,而且一个比一个脸色难看,孟涛没有任何犹豫,直接一下子跪在了地上。

    他的举动,已经说明了一起。

    孟长青大怒,冲上去便是一脚踢在他肩膀上,孟涛没有闪避,更不敢还手,直接被踢的摔在地上。

    “你个不孝子,孽畜,你还有脸回来,你将我孟家的脸都丢尽了!”孟长青怒骂着,冲上去又是狠狠踹了几脚。

    孟建国没有阻拦,肖强更没有,孟长青是真情流露,打的很凶残,虽然他上了点年纪,但毕竟年轻时候是在部队里呆过的,身体状况还好,孟涛这种纨绔子弟根本就禁不住打,没几下嘴角就流淌着血水,疼的嗷嗷大叫。

    孟建国终于拉住了孟长青,后者怒道:“别拉着我,不打死这个畜生,我怎么对得起老幺,怎么对得起刚死去的老爸。”

    孟建国沉声道:“别冲动,这样也无济于事,先让他将事情说清楚。”

    孟长青也是打累了,整个人都微微喘息起来,愤怒的盯着孟涛道:“说,你个狼心狗肺的东西,为何丧心病狂到连自己的亲堂妹都下手?”

    孟涛的交代令人心寒。他没有将责任推到楚慕白身上,但也没有刻意包庇楚慕白,而且他还有他的道理,说是为了孟芯澜好。说楚慕白答应过,将会一辈子对孟芯澜好。而孟芯澜嫁给楚慕白也是最好的归属,他只是不想让孟芯澜再被肖强给欺骗,才会出此下策,希望能促成孟芯澜与楚慕白之间的好事。

    孟涛并不是一个傻子,相反,他很聪明也很清醒,他的回答令孟长青与孟建国心灰意冷,失望无比,而肖强听完他的话之后,竟然没有生气,反而感到了一阵莫名的悲哀,同时对楚慕白更多了一丝警惕。

    即便事已至此,孟涛都还在维护着楚慕白,还认为孟芯澜应该嫁给楚慕白,而且相信楚慕白一定会对孟芯澜好。

    对孟家来说,这是一种悲哀,但对楚慕白来说,却充分证明了楚慕白在圈内一些人心中的分量与地位。

    这些圈子里的年轻人,包括孟涛在内,他们都相信楚慕白,信任楚慕白。

    这是一种号召力,更是一种影响力,一旦让楚慕白就这么发展下去,将来的他等到这一代年轻人都开始拥有一定的地位的时候,影响力绝对是超然的,甚至会令人感到恐惧。

    孟建国也想到了这一层,想着孟家年轻一辈中着实找不出一个能与楚慕白相提并论的人才,再看着跪在地上的孟涛,他不由得感到深深的悲哀与无奈,突然眸中精光一闪,望向了孟长青。

    孟长青迎着老大望来的目光,他的心头陡然一沉,明白了老大的意思,然后看着孟涛,看着跪在地上认错了但却依然执迷不悟,还在认为楚慕白值得他追随的孽子,他眼睛一闭,开口道:“去自首吧。”

    孟长青的话令孟涛猛然一惊,一旁的肖强也被吓了一跳,不由得深深望向了孟长青和孟建国兄弟二人。

    “爸……您……您说什么?”孟涛不敢置信的望着自己的父亲,问道。

    孟长青闭着的双眼突然睁开,怒目圆瞪的盯着孟涛道:“难道你还要让我亲自送你去警察局不成,你丢的脸还不够,还要将我这张老脸也丢光?”

    孟涛浑身剧颤,心头大骇:“爸……大伯,你……你们不能啊,我也是孟家的人,你们为了一个将来要嫁出去的女人,竟然要这么对我,这么对自家人?”

    “混账东西,还执迷不悟!”孟长青被孟涛的话气的七窍生烟,就差没翻白眼晕了过去。气不过,又是狠狠一脚将孟涛踢倒在地。

    “你被猪油蒙了心,竟然吃里扒外,帮助外人对付自己家里的人,还做出了这种畜生不如的事情,从今天起,你不再是我孟家的人,去自首吧,在里面好好悔过。”

    孟建国一脸严肃,终于开口,但他给出的惩罚却令在场所有人都吃了一惊。

    孟涛这算是被孟家扫地出门了!

    肖强深吸了一口冷气,太可怕了。

    他又岂能不知道,孟建国和孟长青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只要将孟涛扫地出门,让孟涛去自首承认今天的事情,那么楚慕白无论怎样都逃脱不了干系。

    虽然这件事情没有办成,但无论怎样,孟涛和楚慕白都实质性的做出了对孟芯澜身心带来损伤的事情,已经构成了犯罪。

    即便罪名不是很大,可有了这个污点,孟涛和楚慕白在国内的前途,算是彻底毁了。

    孟家,这是打算出手彻底踩死楚家那个心思城府都在年青一代中出类拔萃的天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