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超神兵王 > 第475章 讨个说法
    诚如李浩然所说的那样,先变强,变到幼资格又能力去改变那些我们认为需要改变的老规矩之时,你才能去做这些,也才能去想这些,否则现在想这些除了让自己心里难受与压抑之外,根本没有别的用处。

    肖强与李浩然一起来到医院的时候,看见李浩然,熊恩贵一脸警惕,眼神中有佩服也有一丝警惕和敌意,但什么都没说,转身离开了。

    肖强冲他的背影说了句谢谢。

    熊恩贵头也不回的挥了挥手,大步离去。

    孟芯澜体内的药性已经得到了一定的控制,但因为兴奋过头,再加上流了太多的汗,整个身子都处于透支状态,需要静养几天才行。

    李浩然见孟芯澜没有大碍,便向肖强道:“休息几天,好好陪她。”

    肖强点了点头,他突然发现,当孟国钊死去了,孟芯澜真正出事之后,她竟是没有人来照顾的,竟是找不到一个真正合适且可靠的人来关心与照顾她。

    再想到今天对孟芯澜下药的人实际上是孟涛与那个叫做周丽珍的人干的,肖强的心中就生出一股浓浓的怒意与寒意。

    孟家竟生出了那么一个丧心病狂的败类,竟然对亲堂妹下-药,而且还将之送给别人玩弄,这样的混蛋已经不配做人,简直就是人渣,败类,禽兽不如的混账。

    愤怒之余,肖强更感受到了一股浓浓的悲哀。

    这就是普通人所羡慕的豪门。自古有言,一入侯门深似海,在豪门世家中虽然能够得到普通人所羡慕的物质享受,可这种大家族内部的明争暗斗,那种勾心斗角以及亲情凉薄,绝对是人类最大的悲哀。

    李浩然走了,孟芯澜面色苍白一脸憔悴无比的躺在病床上,整个人昏迷不醒。看着这么一个漂亮的女人遭受了这种罪与耻辱,肖强拳头捏的咯咯作响,心中莫名的愤怒。

    该死的孟涛,该死的楚慕白,别给我机会,我一定会让你们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门外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房门推开,李王娇出现在门口,她一下子冲进了房间,看见病床上的孟芯澜之后,更是一脸关心与担忧的说道:“怎么了,芯澜她……她怎样了?”

    肖强轻轻摇头,说道:“没事了,别担心。”

    “该死的楚慕白,没想到他是那种人,简直是人渣,人面兽心的败类。还有孟涛,孟家怎么就出现了这么一个不孝子,简直是整个家族的耻辱啊。”李王娇恶狠狠的说道。

    肖强冷笑了一声,嘴角勾勒出一抹弧度,阴冷道令人不寒而栗,就连李王娇这种大大咧咧的女人看见了他这一抹笑容,都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

    “好好照顾她。”肖强看了孟芯澜一眼,站起身来。

    李王娇心头一惊,想着他刚才那丝冷笑,不由得说道:“你干什么去,肖强,立刻别乱来啊,事情都发生了,这些事情总会有人处理,会给交代的。”

    肖强回头看了李王娇一眼,说道:“别人给交代是一回事,你的亲人被欺负了,你上不上门去讨个说法要个交代,又是另一回事。”

    说完,肖强转身走了出去,留下李王娇看着他消失的背影,不由得愣在了原地。

    这一刻,李王娇终于明白为何林月妍与孟芯澜两人都对肖强爱的死去活来了。这个男人看上去没什么,甚至身世背景以及有时候的暴脾气等等有着太多让人诟病的地方,可他就是这么真实,这么有血有肉,这么有情有义。

    只是,回头再看向病床上的孟芯澜之时,李王娇眉宇间流露出的却是更多的担忧之情。正因为肖强有情有义,所以她才担心。

    一个如此有情有义的男人,任何女人都会在与之接触之后被其身上的气质与人格魅力所迷倒,而对于爱上这种男人的女人而言,更是像吸-毒上瘾了一样,会为之深深迷醉,为之无法自拔。

    而一旦女人用情至深,那么将会一辈子都走不出这段感情。

    倘若肖强没有女人就算了,可偏偏肖强有女人,而且还是林月妍。

    李王娇实在是不知道今后孟芯澜与林月妍两人和肖强的感情会发展成怎样,两个都是她很好的朋友与闺蜜,他实在是不敢想象未来两人为了一个男人而争的头破血流的情景。

    “天下好男人都死绝了么,怎么就偏偏爱上同一个男人了啊!”李王娇忍不住咆哮了一句。

    ……

    肖强来到孟家的时候,孟家老大也就是现在的孟家掌舵者孟建国一脸阴沉的坐在榕树下的石桌旁,孟家老二孟长青也在,相对于孟建国的阴沉脸色,孟长青则是面色铁青,气的唇齿发白,痛心疾首的说不出话来。

    孟家还有几名长辈没有回来,兴许是没有来得及回来,但这种事情有时候也没必要劳师动众,只需要最重要的人出面解决最关键的问题就行了。

    “找到了吗?”

    突然间,孟建国大声怒吼了一句。

    “还……还没有,孟涛少爷他……他似乎躲起来了,短时间内找不到他的落脚点。”孟建国身边的一名警卫员苦笑了一声,低声说道。

    孟长青突然用手捶打着胸口,好几下之后才说道:“作孽啊,作孽啊,我孟长青怎么就生了这么一个不孝子,孽畜,孽畜啊!”

    肖强听见孟长青与孟建国两人的对话,心中的怒意略微消散了许多,但依然阴沉着连走进了孟家大院。

    孟家两兄弟看着这个突然到来的不速之客,同时愣了一下,随即,孟建国站了起来,望着肖强道:“芯澜她没事吧?”

    “你是指身体上的伤害,还是心灵上的伤害?”肖强平静问道。

    虽然心中有气,可对方毕竟是长辈,而且,错不在他们。孟涛今天能够犯下这样的过错,不能怪孟家,甚至都不能怪孟长青,因为孟涛已经成年了,都快是而立之年的人了。

    孟建国心头刺疼,沉默了下来。

    孟长青椎心顿足,老泪纵横的道:“我他么怎么就生了这么个孽障,我怎么对得起老七的在天之灵,怎么对得起芯澜这孩子啊!”

    肖强看得出来,孟长青是真的痛心疾首,真的伤心难过,本来他想着来找孟家为孟芯澜讨个公道的,此刻当着孟建国与孟长青两人的面,竟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孟老死的时候,将芯澜托付给我。我当时就想过,她是孟家的大小姐,是孟老生前最疼爱的孙女,怎么可能需要别人的照顾,孟老那不是多此一举么?”沉默了片刻,肖强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了,无论孟长青和孟建国的态度如何,他都要说,因为他为孟芯澜感到悲哀,感到不值。

    “有你们两位伯伯在,芯澜在国内根本不可能被人给欺负了。”肖强望着两位老人,继续说道:“谁敢欺负她啊?”

    孟建国与孟长青两兄弟对着肖强这个外人,竟有种无言以对的感觉,两人都只觉得无颜以对,只觉得惭愧无比。

    他们自然不是愧对肖强,而是愧对孟芯澜这个侄女。

    “我本是不该来的,但奈何孟老在死前硬是将芯澜托付给了我,现在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她从小没有父母,如今又死了最疼她的爷爷,即便是个旁外人,我也得为她过来讨个说法,讨个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