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超神兵王 > 第474章 再说吧
    与教训秦少阳时相比,李浩然走向秦璐的速度并不快,但却沉稳有力。

    这是一种让人说不出的视觉感受,肖强不知道该怎么来形容李浩然走向秦璐以及秦璐迎向李浩然时的那种气势变化。

    “嘭!”

    沉闷的响声随着两个手掌撞击在一起而传了开来。

    两人的身躯都微微晃动了一下,但都没有被震退。

    “咔嚓!”

    二人足下的地面,瞬间碎裂开来,一道道裂缝向着四周蔓延,水泥地面犹如一个地震的震中心一样从两人脚掌向四周辐射开去,碎裂了一大片。

    两人手掌相对,各自的身躯都发生了剧烈的震颤,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止。

    但这只是一种短暂的表象。

    秦璐脸色一变,随着身躯的震颤与晃动,身躯终于立不住了,左腿向后迈出了一步。

    迈出一步之后,气势便泄了,不得不又向后迈出了右腿。

    如此,一连向后倒退了三步,秦璐的身子在停了下来,仔细看去,每一步踩踏过的地方,都留下了一道淡淡的脚掌印记。

    一缕鲜血,从秦璐嘴角溢了出来,他深邃的眸子凌厉的盯着李浩然,脸上流露出几分震惊之色,更带着几分不信之色。

    李浩然冲他一笑:“不过是秦勇身边的一条狗,也配与我动手,倘若秦勇想知道我是否还有旧疾,是否恢复到了巅峰状态,便让他自己来找我。”

    说完,李浩然向肖强道:“我们走吧。”

    秦璐一脸凝重,竟将身子向一旁让了一下,给李浩然让出了一条道路。

    身后跟来的秦少阳以及那些看热闹的人,都是一脸惊骇之色。

    尤其是秦少阳,他急急忙忙的冲到秦璐身边,一脸关切的问道:“您怎么了,伤的重吗?”

    “噗!”

    秦璐哇地一声,喷了一大口浓浓的鲜血,望着李浩然与肖强离去的背影,他一脸凝重的摇了摇头,说道:“我……没事。”

    秦少阳眉宇间闪过一抹阴冷之色,道:“这件事情,我们龙门不能就这么算了。”

    秦璐缓缓摇头,看着秦少阳道:“孩子,你记住,不要对今天的事情有任何情绪与恨意,他不是你能恨的人,以他现在的状态,也的确可以无视龙门的规矩。”

    秦少阳心中巨震,他还是第一次听说龙门的规矩可以被人挑战被人无视,不由得惊呼道:“这怎么行?”

    秦璐深深的看了秦少阳一眼,道:“记住我说的话。规矩是用来约束人的,但它,更是人订的,有些人订立规矩只是为了约束别人,而订立规矩的人,是不被规矩所约束的。这个世上总有那么一些人,是可以不按照游戏规则来玩的,他们甚至是制定游戏规则的人。”

    秦少阳心头一惊,他知道秦璐在表达什么。

    李浩然,就是制定游戏规则的人,就算不是规则的制定者,也绝对不是可以被规则约束的那种人。

    “那楚慕白呢,怎么处理?”秦少阳问道。

    秦璐略微沉吟,说道:“查清原委,给予他们咱们龙门规矩内的惩罚张贴出去。”

    秦少阳微微一愣,随即明白了过来。

    既然肖强被李浩然给带走了,那么龙门再要去制裁与惩罚肖强,可能是不行的了。而肖强都走了,龙门也不好单方面的只追究楚慕白的责任。

    于是,龙门该做的就是向其他人做个交代。给肖强和楚慕白一个惩罚。

    当然了,这个惩罚,是没有多大意义的!

    ……

    “事情就这么算了?”

    离开龙门的车上,李浩然的司机开着车,肖强与李浩然坐在后排。见李浩然带着自己就这么离开了龙门,并没有找楚慕白追究责任,肖强心里总觉得很是不爽。

    “暂时只能这么算了,但楚家想要保住楚慕白,自然的牺牲一点利益了。不过,此事既然还有孟家自己的人在里面,就很难办了。最终对楚慕白的伤害不会太大,毕竟,孟芯澜并没有真的出事。”李浩然平静说道。

    见李浩然将今天这事儿说的这么平静与平淡,肖强心里头只觉得憋了一股怒火,怎么都不是滋味儿,忍不住怒道:“就这么算了?”

    李浩然冷冷的看着他:“否则呢,你认为该怎么办?”

    肖强愣住。

    是啊,今天这事儿实在是太令人气愤了,楚慕白简直不是个东西,连这种事情都干得出来,当时肖强完全暴走,就是被气疯了,他当时能杀了楚慕白。

    可是现在,事情已经过去,而且孟芯澜保住了清白,楚慕白那件事情没干成,便让肖强有种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感觉了。

    杀了楚慕白吗?

    他虽然很想,真的很想,可这有点不现实。

    他是军人,虽然在特殊的情况下可以特殊对待,可以杀人,但并不是能胡乱杀人的,尤其还是楚慕白这种人。

    只是,心里真的很不爽呢。

    “你杀了龙门的两个人,这事儿还没完。”李浩然微微皱起了眉头,沉声说道。

    肖强心头也是一沉,不由得想起了秦璐,沉声道:“这龙门,到底是怎样的存在,真的可以凌驾于国家和法律之上?”

    李浩然冷哼一声,眸中闪过一抹厉色:“当年对立国有功的一群人罢了,他们都是隐藏在祖国大地上的真正隐世家族,整体势力的确不小。”

    “国家就不管管?”肖强心情突然变得异常沉重。

    “双方是合作关系,而且他们也是在国家法律法规内办事,顶多也就是有点江湖人的行事风格,但并没有出格,所以以前没管。”

    李浩然说着,继续道:“当然了,也是国家在发展,对于他们这些有功的人,暂时还没去管,只要不是出格的事情,大家都这么过来了。”

    “这样不好!”肖强沉声说道:“我觉得,一切都必须规范在国家的法律法规之下。”

    李浩然闻言看着肖强,心里颇为感动。他之所以如此厚爱肖强,除了一部分特殊原因之外,最重要的还是肖强的这颗赤子之心。

    “你太天真了!”李浩然笑了起来,突然叹道:“这个世界,永远都不可能有真正的民主与公平。纵观中华五千多年的历史,再看看国外的那些历史,你会发现,这个世界永远都是围绕一部分人在转,在按照一部分人的意愿,按照这一部分人规定的游戏规则在玩。”

    “我知道,有些事情的确无法避免,但有些事情,只要能够做到,身为军人,我们就得去做。”肖强大声说道。

    李浩然看着他,看了很久,最后咧嘴一笑,拍了拍他肩膀:“先变强,变到有资格有能力去改变这一切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