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超神兵王 > 第469章 我心火热
    想到孟芯澜竟然被下了烈性春-药,肖强心中的杀意又冒了出来,不由得暗自懊恼不已,虽说这一年多来自己的进步神速,但楚慕白也没闲着,现在自己的战斗力应该是比楚慕白略胜一筹了,可是想要干掉楚慕白,依然需要一点时间。

    可惜了。

    如果再强一点,今天就算不杀了楚慕白,也要给他一个惨痛的教训,甚至直接废掉他,让他变成一个废人。

    孟芯澜身上滚烫无比,不断的冒出大量的汗珠,当肖强用被单将她身子包裹上的时候,她突然发出了一声令男人心儿荡漾不已的呼唤,双手勾住了肖强的脖子,整个身躯也扬起来,便要亲吻肖强。

    这种阵仗,肖强的心儿一荡,都忍不住有了生理反应,但让他现在乘人之危就上了孟芯澜,这事儿他干不出来,也不会干。

    男人上女人,绝对不能用这种下三滥的招数,更不能抓住这种机会。要上,就得凭自己的本事光明正大的上,上的女人也心服口服心甘情愿。

    好吧,实际上肖强被孟芯澜现在的情况勾的心儿荡漾,差点就要把持不住。你妹,这么漂亮的一个女人,而且脱的光光的缠着你,只要性取向正常的男人就没有不想上的吧。

    但咱不能啊,咱是个大老爷们儿没错,但正因为是大老爷们儿,所以才不能这么干。

    肖强冲门口望了一眼,门外好几名龙门的安保成员都听见了房间里的声音,很想进来看一眼。

    “在门口守着,谁他么要敢进来打扰或者偷看,老子杀了他!”肖强冰冷的说了一声,抱着孟芯澜冲向了旁边的浴室。

    现在是初春,京城的天气还比较冷,但室内有中央空调,所以温度不是太低,不会感觉到太冷,然而,冲进浴室之后,肖强直接打开了淋喷头,冷水洒落了下来。

    “对不起了,你得自己坚持住!”

    肖强将牙一咬,一狠心,直接用冰凉的冷水对着孟芯澜的身子淋了过去。

    孟芯澜浑身打了个寒颤,那种内心火热,外面却被冰冷的凉水给淋着的感觉,绝对不是一般人可以想象到的。

    本来完全处于昏迷状态,丝毫没有了神志的孟芯澜,在冷水淋湿了全身而且还被被单裹住之后,她隐隐然恢复了一点点神志。

    只见她慢慢的张开了双眼,朦胧的视线之中,她看见了肖强,看见自己和肖强在一条河里洗澡。

    “肖……肖强……我好热……我好想你……想你对我坏……好冷啊!”

    听着孟芯澜口里发出的声音,肖强差点就崩溃了,尼玛,别挑战老子的忍耐极限好不,老子的意志力真心不差,可最大的弱点却被你抓住了啊,在女人面前,尤其是漂亮女人勉强,老子的意志力是最差的啊!

    “肖强,我……我要你……爱我,爱我好不好……”孟芯澜只当是自己在做梦,而且,那种烈性春-药的确霸道无比,她本就爱着肖强,此刻就算面对的不是肖强,她眼中和潜意识中都只认准了肖强,只恨不得肖强对她坏一点,坏个够。

    实际上,如果不是因为这一点,孟芯澜今天也早就完了。

    要知道,从孟芯澜被下药到肖强得到消息且从基地赶到龙门,这段时间可比较漫长,足够楚慕白对孟芯澜做一切想做的事情了。

    然而,之前孟芯澜被药物刺激之后,她凭借强大的意志力便支撑了很长的时间,而且在她发现有问题的第一时间便给肖强打了一个电话求救。

    后来,孟芯澜开始神志不清,知道这个时候楚慕白也才敢出现。

    不管楚慕白城府有多深,他的确爱了孟芯澜几年,对孟芯澜是比较用心的,所以当听见孟芯澜将他当成肖强的时候,他心里嫉妒与恨到了极点,恨不得直接将孟芯澜给XX掉,但春-药太过霸道,孟芯澜的表现实在是太难堪了,这让楚慕白感到有点失去了兴致,而且着实不希望自己喜欢的女人是这个样子的,于是他才等着孟芯澜的第一股药力过去,等到孟芯澜精疲力竭之后,他才准备得到她。

    正因为如此,孟芯澜的身子虽然被楚慕白给看了个够,但实际上两人还没有发生最后的关系,让孟芯澜侥幸保住了最后的清白。

    霸道的药性直到现在还没有完全褪去,所以当孟芯澜被冷水淋湿,再次苏醒了过来的时候,神志依然被药性所刺激与支配着,再加上她看见的是真实的肖强,所以越发的不能自已,整个人向肖强缠了上来。

    肖强一手拿着淋喷头对孟芯澜可劲儿的喷洒着冰凉的冷水,一手则死死的拽着被单的边缘,以至于孟芯澜的身子完全被被单包裹着,根本无法伸出手来,只能被肖强一把死死的控制住。

    浴室里,冰冷的水声哗啦啦的响个不停,孟芯澜的声音叫的肖强一阵心猿意马,非但如此,当水将孟芯澜完全湿透,当那被单也完全湿透之后,肖强不得不感叹孟芯澜的身材真的不错。

    去他么的非礼勿视吧,在这种局面下老子能够不上她都已经是‘昧着良心了’,肖强看着白色被单下孟芯澜胸口凸起的那两个小点,看着贴在她小腹上的白色被单下的肌肤若隐若现,更看见了她双腿根部的一些黑色……

    你妹啊,不看白不看,反正老子迟早要看的。

    肖强发誓,他从没遇上过这种事情,他的身体受到了挑-逗与摧残,心灵也受到了折磨,而这一切都是孟芯澜给害的。

    不过,这是他自己的选择,谁叫他虽然不是个严格意义上的好人,可骨子里又有那么点正直与善良呢?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足足过了好几分钟,孟芯澜火热的身体才完全被冰冷的冷水给镇压了下来,她的牙齿开始打架,身子开始发抖,整个人也开始蜷缩起来,药性在冰冷的冷水镇压之下逐渐被驱散。

    无论怎样,被下了这种烈性药物,孟芯澜的身心都会受到极大的摧残。即便肖强‘牺牲自己’和她那啥三百回合,孟芯澜的身体也会落下一些后遗症,需要调理一段时间才行。

    而现在,肖强用这种近乎暴力的方式将她的药性驱散,对她身体的伤害程度会更大一点,尤其是这么一冷,恐怕事后她得感冒发烧受风寒。

    不过,与她的清白无缘无故的丢失所带来的心灵伤害相比,这点身体伤害又算得了什么呢?

    肖强用手试探了一下孟芯澜的身体,发现她虽然感到了寒冷,但身躯却依然散发出大量的热量来,不由得心头一沉,眸中更是闪过一抹令人恐惧的寒光。

    好霸道的药物!

    用这种方法虽然暂时镇压住了药性,可却还是没有完全根除,得送医院。

    想到这里,肖强一把将旁边的浴巾扯了下来,将孟芯澜的身子又包裹了一层,然后将她横抱了起来,急急忙忙的向门外冲了去。

    门口,那些得熊恩贵之令守候着的安保人员见肖强报出了一个头发湿漉漉且身上还在不断滴着冷水的女子,一个个都不知所措。

    “闪开!”

    肖强发出了一声断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