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超神兵王 > 第468章 烈性药物
    对着张云意点了点头,肖强道:“我记住了,今天在我与楚慕白之间,你选择拔枪对准了我。”

    张云意心头一凛,他知道肖强真的记恨上了自己,不过,身为正一道的弟子,他自然不会真的怕了肖强,可他也隐隐听说过肖强的一些故事,故而知道肖强的身份背景,现在听肖强这么说,便知道今天算是与肖强结下了梁子。

    “随你怎么想,总之在龙门,谁都不能闹事。”张云意淡淡说道。

    肖强不再理会他,龙门的规矩他知道,但这与你张云意有半毛钱关系吗?无论你张云意是看在楚慕白的份上还是看在龙门的份上对自己拔枪相向,都是他肖强的仇人,这件事情,便值得肖强用心记住。

    “我要先去看看她,至于你们龙门的规矩以及对违反规矩者的惩罚制度,我可以尽量配合,但现在,我需要去见她。”肖强回头望着熊恩贵说道。

    熊恩贵迎着肖强的眼神,看着他嘴角挂着的浓浓鲜血,深吸了一口气,最终竟是当着所有人的面点了点头:“好,但你记住,事情没弄清楚之前,不许离开龙门。”

    肖强点头,然后转身,一个助跑,身子腾空而起,在墙面上一点,已经攀上了二楼,双手抓住二楼一个窗口的时候瞬间发力,借助双臂的力量,整个身子再次腾空而起,勾住了三楼的窗檐,动作流畅敏捷的直接爬上了三楼那个窗口破碎的房间。

    “靠,这也行?”

    “太帅了吧,这动作,简直没谁了啊!”

    “帅气,不愧是特种部队出来的,果然牛叉。”

    看着肖强当众表演了这么一手攀爬术,四周那些公子哥大小姐以及一些女明星都看的双眼冒光,由衷称赞。

    不过,对于肖强大闹龙门,现在却能得到熊恩贵的格外‘照顾’,可以暂时离开这里的事情,一些对龙门规矩非常了解的公子哥大小姐们都纷纷动容不已。

    而更让所有人都吃惊的是,熊恩贵接下来的态度。

    “楚公子,今天这件事情,还请您做好准备了。”熊恩贵一脸阴冷的说道。

    楚慕白现在要多狼狈有多狼狈,在别人的眼中,他一直都是那种高高在上的公子哥,是一个令人敬畏与敬仰的杰出人物,是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圈子里的同龄人中,能够与他相比的甚至没几个。

    可是,就是这么一个高傲与骄傲的人,今天却是被肖强逼的如此狼狈不堪,竟然只穿着一条裤衩就从楼上跳了下来,而且,若非最后有张云意出面阻止,只怕肖强会让他更加狼狈。

    这绝对是耻辱,是一次颠覆圈内人士对他认知的一次特大事件,是楚慕白人生中最大的一个污点。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肖强。堂堂楚家的公子哥,年青一代的领军人物之一,竟然被肖强逼到了这个份上,而且现在于龙门这边似乎也没有占着道理,龙门仿佛还要与他追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顿时之间,很多人都开始在私底下窃窃私语,一些不认识楚慕白的小明星,则更是指指点点,只觉得这人今天算是丢人丢到家了。

    楚慕白穿着一条裤衩,嘴角带着还没有干涸的血渍,身上更是因为之前的与地面摩擦而磨破了很多地方,鲜血淋漓,整个人看上去狼狈之至,此刻听着熊恩贵的话,听着四周那些人的窃窃私语,他又岂能不知现在的自己已经成为了一个笑话?

    眸中寒光闪烁,楚慕白盯着熊恩贵道:“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楚慕白是谁都可以踩上一脚的吗?”

    熊恩贵眉头一扬,冷冷道:“楚公子还是先想清楚今天自己有没有过错,想清楚这里是什么地方在说吧。我只是一个管事的,咱们的少东家很快就会过来,如果楚公子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可以当面向咱们少东家去说。”

    听见熊恩贵口中的少东家这个称呼,四周很多人都神色一变,很多人脸上都露出了好奇与兴奋之色。

    就连张云意,脸色也是微微一变,再想到熊恩贵对楚慕白的态度,心头不由得微微一沉,暗自皱起了眉头。

    “少东家?龙门的少东家?”

    “熊管家似乎是这么说的,据说这位少东家一年前就开始接手龙门这边了,但却是神龙见首不见尾,还没几个人见过他,不知道是哪位牛叉的人物。”

    “是啊,龙门背后的势力本就盘根错杂,据说牵扯到好几个隐形的大家族,是真正的强大势力,这位少东家应该来头不凡。”

    “连楚慕白的面子都不给,看来今天这事儿闹大了。”

    “可我怎么觉得,今天先动手的应该是肖强啊,如果楚慕白要被追责的话,那么肖强的责任会更大,也不知这龙门背后到底有多强的实力,今天楚慕白与肖强是否能好好的离开龙门。”

    “这可就难说了,龙门之所以叫龙门,可不是吹出来的,想想吧,当初张云佐也算得上是一号人物了,但他却因为触犯了龙门的规矩,最终被打断了一条腿,而且还被告之一年内不允许来龙门。”

    “你们还不知道吧,上次张云佐被龙门处罚,貌似也就是因为和肖强起了冲突,当时他被肖强就痛扁了一顿,肖强更打了龙门的人,但那次他却没有责任,最终责任全落在张云佐身上去了。”

    一时之间,众人议论纷纷,一下子讨论开了。

    虽然都是权贵子弟,但毕竟都是人,与普通人一样,也爱讨论,更爱八卦,对于今天这种热闹,他们自然很喜欢看。

    张云意离开了,今天本就没他什么事儿的,但碍于一些情面和其他原因,他出手制止了肖强继续对楚慕白的伤害,却因此而得罪了肖强。

    如今,看熊恩贵对楚慕白的态度,张云意更隐隐觉得自己今天管的这事儿似乎有点多管闲事儿了,无缘无故得罪了肖强不说,貌似还没能讨到好来。

    当然了,张云意是不会惧怕肖强的,而且,他觉得自己今天这么做也没什么后悔的,因为他给的是龙门的面子,算是帮龙门平息了一场争斗。

    不过,接下来的事情已经不需要他出面,所以先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才是最好的选择。

    ……

    楼上包厢里,房门早就被肖强一脚给踹开了,房门口本来是很多人看热闹的,但熊恩贵之前下了命令,所以好几名龙门的护卫守住门口,不允许任何人进来,也就没有人知道这房间里大床上躺着的是孟芯澜。

    肖强返回楼上之后,看着面色潮红昏迷不醒的孟芯澜,不知什么时候,她又已经将之前肖强盖在她身上的被单给踹开了,整个身子完全暴露在肖强的视线之中,看的肖强一阵心猿意马,眼睛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放了。

    上面好看,可下面也精彩啊。

    尼玛,看啥呢看,今后凭本事看了才行,这尼玛看的有点太小人太无耻了一点。

    肖强愣了片刻之后,狠狠给了自己一个嘴瓜子,然后冲过去再次用被单将孟芯澜的身子包裹住。

    之前是没有近距离接触,此刻一旦近距离接触,肖强心头骇然,只觉得孟芯澜的身上传来一股巨大的热量,她的身子竟在发烫!

    烈性春-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