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超神兵王 > 第459章 争与不争
    孟老爷子这番话令肖强感动的同时,又感到心情沉重无比。

    这是老人家最后的嘱托,算是遗愿了。这种事情可不好答应,答应了,男人的承诺就是一辈子的事情,而不是嘴巴上说说而已,可要是不答应吧,又实在是对不住老爷子。

    就在肖强感到很为难的事情,孟芯澜开口道:“爷爷,您别这样,我都已经成年了,什么事情都能自己做主,大不了就是离开家里一段时间,我不需要别人照顾。”

    她是个倔强的女孩儿,虽然爱着肖强,甚至不惜在肖强和林月妍的感情之间横插一脚,但在她看来,这是追求自己的爱情,可如果肖强答应了爷爷的话来照顾自己,从而导致肖强将来特别对待自己,那么就算两人今后在一起了,她也不会特别高兴,她不想自己的爱情之中掺杂其他的东西。

    肖强差异的看着孟芯澜,见她一脸坚定的某样,心里不由得暗自被她的倔强性格所触动,只觉得这样的女子更具有人格与性格魅力。

    “我爱他,但不会强求一份爱情,我自己努力争取就是了,不需要您用这种方式给他任何负担和压力。”孟芯澜望着孟国钊语气坚定的说道。

    孟国钊笑了起来,他太了解孟芯澜了,他早就说过,如果孟芯澜是个男孩子,孟家年轻这一代中也就不会如此平庸,一定也会像楚家和王家等家族一样拥有一个优秀的领军人物。

    只是,可惜了,她始终是个女孩子,而且还是个没有父母做依仗的女孩子,自己这个老头子一旦走了,就算那些伯伯姑姑姑父都对她不错,她也不可能有太好的发展。

    “傻丫头!”孟老叹息了一声,心疼无比。

    肖强深吸了一口气,既然孟芯澜都将话说到这份上了,孟老又嘱托了自己,他总得有个表示,总得让老人家走的安心。

    “老爷子您尽管放心,无论将来我和她是什么关系,会走到哪一步,我都在这里向您保证,这辈子谁都不能欺负了她,谁都不能让她受了委屈,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她的。”

    这是一份承诺,一个保证,但并不是爱情宣言。肖强的意思很明确,他答应了孟老爷子好好照顾孟芯澜的要求,但这种照顾不是男女朋友之间的照顾,而是将她当做亲人一样的照顾与帮衬以及扶持。

    肖强的话令老爷子非常欣慰,笑的很开心。孟芯澜也没想到肖强会答应了老爷子的要求,虽然肖强的话说的很明确,这与感情无关,但作为一个男人,能够做出这样的承诺,对于信守承诺的人来说,着实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

    承诺,往往就是一辈子的事情,一旦承诺了,就得背负无数的责任。

    “我没看错你,不愧是肖建军的儿子。”孟老欣慰的笑着,最后轻轻挥了挥手,道:“我累了,真的累了,你们出去吧,我一个人好好睡一觉……”

    孟芯澜与肖强心头都是一沉,前者更是再次落下了眼泪。

    “爷爷,我就在这儿陪着您,陪着您走完最后一程……呜呜……”孟芯澜坚持不走,要留下守着老爷子最后一口气。

    老爷子缓缓摇头,语气虚弱了许多,道:“出去吧……爷爷想……一个人,安安静静的走。”

    肖强起身,身子犹如一杆标枪一样挺直了,向老人敬了最后一个军礼:“老兵一路好走!”

    躺在床上的孟老,眼神突然射出两道精光,笑了起来。

    肖强拉着孟芯澜的手,向她缓缓摇头,向外面走去。

    孟芯澜捂着嘴却已经哭成了泪人儿,但还是顺从了肖强和老爷子的意思,被肖强拉着从房间里退了出来。

    外面院子里,看见肖强和孟芯澜出来,尤其是看着孟芯澜掩面痛哭,孟家老老少少们都一下子慌了,很多人跟着哭了起来,更有人大声嚷嚷着问老爷子怎么了。

    肖强眸中精光一闪,凌厉无匹的扫视了众人一眼,喝道:“别吵了老爷子安宁!”

    孟建国心头一沉,但也立刻发出了一声断喝:“都给我闭嘴,安静点!”然后向家里那几位弟弟妹妹打了个眼色,匆匆上楼去了。

    来到楼上,肖强挡住了大家,说道:“老爷子说想一个人安安静静的走。”

    孟家老二怒目圆瞪:“你算什么东西,我孟家的事还轮不到你管,滚开!”

    孟建国眉头一皱,呵道:“老二闭嘴。”

    在老孟家,除了老爷子之外,就数孟建国最具权威,甚至这些年来孟家的重心都落在了孟建国一人身上,他就是孟家的顶梁柱了,平日里大家比敬畏老爷子更敬畏他,所以孟家老二立刻闭上了嘴巴,不敢造次。

    孟建国望着肖强和孟芯澜,想着老人之前对自己的叮嘱与交代,想着老爷子最后见的就是这对年轻人,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气,望着孟芯澜道:“连你都不让陪着吗?”

    孟芯澜依然哭泣着,点头道:“爷爷……他说热闹了一辈子……想一个人安安静静的走。”

    “都不许出声!”孟建国回头说了一句,然后向那名警卫员抬了抬手。那名跟随着老爷子大半辈子的警卫员见此,缓缓推开了房门。

    孟建国第一个走了过去,孟家一大家子都轻轻跟上,小心翼翼的谁都没敢制造出多余的声音来。

    众人进了房间,就这么静静的望着躺在床上的老人,老人已经闭上了眼,摆放在身边的那些仪器发出轻微的响声,显示着他还有心跳与呼吸,还活着。

    突然间,老爷子轻轻将放在身上的那些仪器管子给拨开了,身上除了那身干干净净的朴素衣服不再又任何多余的东西,然后又安安静静的躺着。

    孟建国等孟老的儿子女儿,儿媳女婿,都静静的候着,没人敢发出任何声响,深怕惊扰了老人最后的安宁。

    不知过了多久,孟建国缓缓走了过去,他握住了老父的手,体温已经降低了许多,老人……终究还是走了!

    ……

    孟老爷子离世了,新闻联播上给了几分钟的时间哀悼此事,当天得到这个消息,举国默哀,真诚悼念这位国宝级老人的离去。

    孟老被埋葬在了八宝山,而且就在唐蜀宁的墓旁,生前他就选择了这块地,没人和他争,他说了,生前与唐蜀宁是兄弟,死后也是要在一起的,而两人的墓旁就是各自的妻子的坟墓,这样一来,两家人又在一起,成为了邻居。

    “人死了,合着就那么大块地的事情,争什么争啊?”王孟良与楚先河两人站在一起,两人的年龄也不小了,而且都已经退休,与孟国钊还是一起从那个年代过来的,此刻站在孟国钊的坟前,楚先河忍不住感叹着。

    王孟良点了点头,也是一脸落寞与伤感:“是啊,就剩下我们这两个老不死的了吧?”

    “不争了,连对手都没有了,争又有什么意思。”楚先河摆了摆手,转身走了。

    王孟良笑了笑,看着楚先河离去的背影,深邃的眼眸之中却闪过一抹异彩。

    不争了吗?

    孟国钊都死了,还需要争吗?

    只要他和楚先河还活着,多活个几年,王家与孟家当年的优势就会再回来,所以,楚先河看的很透彻,说不争了,可实际上,只要两人活着,就是在争,给王家和楚家的那些后代争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