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超神兵王 > 第458章 托付
    一号终于走了,其他家族来的大人物陆陆续续都过去探望了老爷子一眼,但都只是打个照面,或者说上一句话表达下自己的问候与关心就撤了,毕竟老爷子都快不行了,谁他么还有时间陪客人多聊天啊。

    大概半小时之后,整个院子里的客人就都散了,只剩下孟家的嫡系与亲朋。

    孟老爷子的这些儿女都在楼上陪过老爷子,孟老爷子该交代的事情,放心不下的人和事,也都对孟建国说过了,实际上孟家老老少少该见的孟老都已经见了,但众人之所以留在这里,也无非就是尽最后的孝心。

    中国的有句话就是说的此时此刻的情景,养儿子是为了给自己养老送终的,现在大家算得上是受着老爷子最后一程,给他送终了。

    肖强陪着孟芯澜在院子里候着,楼上房间里应该还有一位客人,否则这个时候老爷子也应该想起孟芯澜这个最疼爱的孙女儿了。

    又等了几分钟,老爷子的警卫员站在二楼向楼下扫视了一眼,看见孟芯澜之后说道:“芯澜,老爷子要见你。”

    孟家那么多孙儿孙女之类的,孟老爷子今天见的时候都是一股脑儿一下子见了,唯独孟芯澜是个特列,一来她之前不在家,二来,她从小就跟在老爷子身边,感情最好,孟老单独见她也是正常的。

    可就算大家都知道这事儿,孟家这群年轻人依然心里隐隐不爽,只觉得老爷子太偏袒与纵容她了。有几个家伙看见肖强之后,更是恶狠狠的想着,看老爷子离世之后你怎么办,孟家难道还能继续由着你的性子不成,八成是要给嫁出去了。

    但想要嫁给唐家这外甥,可能性恐怕不大。

    孟芯澜上楼之后,房门又关上了,肖强本以为自己可以跟着孟芯澜一起过去看看孟老的,但孟老没点名要见他,孟家其他人也用特殊的眼光看着他,他也觉得自己似乎没这么大的面子,更没有任何身份与理由上楼去,便只能等着。

    大概过了十多分钟,二楼房门又开了,一个让肖强意想不到的人从里面走了出来,竟然是李浩然。

    肖强心头一动,暗自吃惊不已,他都来这么久了,孟老这房门里面进进出出的人也不下好几十个了,却唯独没看见李浩然进去过,换而言之,在他过来的时候,李浩然就已经在里面呆着了,而且一直呆到了现在。

    以前,李浩然从不会与其他大人物交往过密,平时见面和谈话都小心防备着,以免别人说他处事不公,不是大公无私的那种人,但今天却怎么在孟老这边呆了那么长时间,他就不怕别人说闲话了?

    正吃惊呢,李浩然的目光从院子里几十号人中一下就落在了肖强身上,道:“肖强,你上来。”

    孟家那群小辈都吃了一惊,纷纷望着肖强,然后又看向孟建国几兄弟,但孟建国几个都没有说什么,他们也是什么都不敢说,只能眼巴巴的看着肖强走上了楼。

    在门口,李浩然低声与肖强说道:“进去后好好说话,人都要走了,可别再闹不痛快。”

    肖强心头一沉,虽然早知道了这事儿,却依然感到心情沉重。只是,他也很好奇,孟老竟然要点名见自己,这到底是咋回事儿,难道还是想要自己与孟芯澜结婚?

    想着孟芯澜还在里面,肖强觉得这个可能性最大,心情不由得越发沉重。

    房间里,孟老爷子竟然在孟芯澜的帮助下斜靠在床头,整个人看上去容光焕发,精神头挺好的,至少在肖强看来,他不像个快要死的人。

    回光返照。

    “老爷子,精神头好着呢?”肖强走了过去,笑嘻嘻的望着孟老爷子说道。

    孟国钊看着肖强这模样,不由得笑骂道:“滚蛋,老子比谁都清楚过不了这一关了,你小子别在这儿拍马屁。”

    一口气说完了一句话,但孟国钊的语气明显不如以前,他本就快不行了,今天又见了那么多人,每个人就算只说上一两句话也够他受的,所以精神头看上去是不错,实际上还是不行了。

    肖强心情莫名的沉重与伤感起来,他想起了外公唐蜀宁当年死时的情景,此情此景与当年竟是那么的像。

    “也是,就您老现在这样,算是寿终正寝,儿孙满堂都在外面守着你为你送终,也算是圆满了。”肖强笑着说道。

    老爷子开怀大笑:“怎么听着这话有些瘆得慌呢,感觉你们都在这儿等我死一样。”

    “意思差不多。不过你赚了啊。”肖强说道:“与我外公相比,你赚了十多年。”

    见肖强提起唐蜀宁,提起这辈子最好的战友与兄弟,孟国钊感叹了一声,点头道:“是啊,我们这帮人,老唐走的太突然也太早了一点,没能多看这片土地几年啊。你说得对,与他比起来,我赚了,赚了十几年。”

    这一感慨,孟国钊的精神头似乎一下子丢失了。

    实际上,他早就没有什么精神头了,不过是回光返照,然后之前注射了一定的兴奋药剂,死撑着呢。现在时间过去了那么久,他的清醒状态也便快要过去了。

    “我唯一……唯一放不下的便是这丫头了。”孟国钊躺了下去,略微喘息着说道。

    “爷爷,您别说了,咱好好休息,回头你好些了咱们再说行吗?”孟芯澜的眼泪一下子就落了下来,陪伴着爷爷这么多年,她从没见过老爷子如此模样,就算当初老爷子被病疼折磨的最厉害的时候,整个人的精神头也要比现在强得多。

    “傻丫头,哭什么,世上谁人能不死,我都一百……百岁了,得知足。”孟国钊慈祥而怜爱的望着孟芯澜,宽慰着她。

    肖强也向孟芯澜微微摇头,让她努力控制一下情绪,别让老人家最后还走的挂念。

    孟芯澜努力抑制着自己的情绪,擦拭掉眼角泪水,望着爷爷道:“爷爷,芯澜早就长大成-人了,我能自个儿照顾好自己,您别担心我了,我能行的。”

    “当年若不是为了救我,你爸妈他们也不会死了,你爸是最傻的人,我这个糟老头子,死了就死了,他却用年轻的生命来换我这把老骨头的命,真是不值啊!你是他们留在世上唯一的骨血,我……我下去见到他们,他们问的最多的怕就是你了。”

    孟芯澜刚擦拭干净的泪水再次夺眶而出。

    肖强也忍不住感到鼻子酸酸的,尼玛,老头儿你都要死了,要不要还这么煽情啊,感觉你不是这种婆婆妈妈煽情的人啊。

    “孟家家大业大,外人是不敢欺负了你的,可那些伯伯也都有自己的事情,自己的家庭子孙,他们怕是顾不上你太多了,我这一走,你在家里的处境会艰难一些的。”孟老轻声说道,脸上露出了真正的担忧之色。

    孟芯澜既感动又心疼,轻咬着嘴唇道:“爷爷您放心,我会坚强,我会过的好好的,大不了我离开家里就是了。”

    老爷子惨然一笑:“血肉相连,你离得开吗?”

    孟芯澜一脸黯然。

    肖强看着孟芯澜此刻的模样,心头没来由的一阵心疼。

    老爷子缓缓将目光移到肖强身上,轻声道:“小子,我孟国钊这辈子不求人,这回算我求你,我走了,帮我好好照顾她,她与你一样命苦,别让这丫头受委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