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超神兵王 > 第443章 奋斗方向
    “之所以到现在这个仇都还没有报,并非当年的唐家与孟家没有这个能力,而是这件事情的确做的天衣无缝,我们谁都没有办法证明这件事情到底是谁做的,以至于那年冬天京城死了很多人,很多很多的人。”

    张文清一脸唏嘘的说着,满是感慨与惆怅之情,继续回忆着说道:“用尸横遍野来形容也不为过。那年之后,京城便再也没有所谓的黑势力了,稍微沾点黑的那些势力都被唐家的疯狂报复以及孟家的鼎力支持而清除的干干净净,无数大佬都被牵连进来,要么直接被干掉,要么被关了一辈子,永远都没有出来的可能。”

    张文清的语气很平静,带着唏嘘与感慨,肖强虽然没有经历过那个冬天,没有经历过那些事情,可是却有一幅幅画面随着张文清的诉说而浮现在脑海之中。不由得骇然无比。

    看来,当年母亲的死引起了很大的轰动,外公以及孟国钊等人以这件事情为导火线与突破口,狠狠的发动了一系列的反击,给与了王家与楚家等派系沉重的打击。

    “这次事情之后,楚家与王家彻底被唐蜀宁与孟国钊当年展现出的雷霆手段与强势态度震慑住,他们终于知道踢中了一块铁板,于是收敛了锋芒,变得安静了许多。而这一安静,就是二十多年,而这二十多年,也换取了国家稳定繁荣的发展。”

    张文清说道最后,感叹道:“虽然说出来有点令人难以置信,但当年的局势,的确是因为你母亲的死才彻底扭转了过来,你母亲的死,无论是在上,还是在下,都是一个很重要的转折点。”

    肖强的情绪一直处于激动状态,直到此刻他才明白自己的母亲是因何而死,才他母亲当年死了之后给这个国家,尤其是京城的各方势力带来了怎样的巨大冲击。

    只是,这些虽然让他吃惊,让他激动,可却无法让他释怀,他想要知道的答案依然没有。

    “这么说来,我母亲的死,是没有任何线索与根据可以去调查,是无法找到真正的幕后凶手的了?”肖强捏紧了拳头,咬着牙齿问道。

    “没有,一点线索都没有。”张文清语气非常果断,说道:“但谁都清楚,这件事情与那两个家族脱不了干系。”

    “王家与楚家吗?”肖强满身的戾气,眸中闪过一抹坚定而决然的狠辣之色。

    仇恨,再次填充了他的心灵,刺激着他不断前进,不断努力。虽然他现在已经很强,但就在国内的实力而言,却实在是太弱了,想要与楚家与王家那样的庞然大物作对,甚至彻底将这两个庞然大物击溃,踩在脚下,他要走的路实在是太长,也太陡峭。

    道路崎岖,更是万丈深渊,稍有不慎,只要一步走错,便将粉身碎骨,万劫不复。

    可这又能怎样?

    这就是他的道,他的路,无论多么艰难,多么难走,他都得走下去。

    “给你说这些,就是让你别忘记了仇恨,别以为你的仇早就报完了,实际上你的仇敌实在是太强,一直以来你都还没有真正与他们交过手。”

    张文清说着,有些怜悯的望着肖强道:“自从唐雯当年决定放弃生命也要将你生下来的那一天开始,你就已经注定要背负为她报仇的使命。而且,你所要报的,不仅仅是唐雯的仇,还有你父亲肖建军,还有孟国钊的儿子与儿媳妇,还有更多不该在过早的退出历史舞台的那些革命先烈,他们的仇,总得有人管才行。”

    肖强眸中精光爆射,盯着张文清道:“别人的事情我不管,也管不着,但我母亲的死,总得讨个说法的。”

    张文清眸中闪过一抹欣慰之色,笑了起来。

    当年唐雯死的那个冬天,唐家为了讨个说法,便令京城尸横遍野。

    如今,得知母亲死因的肖强也要讨个说法,不知未来的京城,是否也会有血流成河的那一天。

    一定会有的。

    张文清望着肖强默默的想着,小子,展翅高飞,尽情的飞翔吧,我们这些人苦心经营了那么多年,等待了这么多年,你一定不会让大家失望的。

    “所以,你只能和孟芯澜结婚,只有这样,你才能在未来的今年内冲击的更高,才能借助孟家这股强大的实力去完成你要做的事情。在国内,没有孟家与唐家的支持,没有得到他们身后那些力量的支持,你根本不可能与王家和楚家抗衡。”张文清最后又将话题拉了回来。

    肖强依然沉浸在母亲死因带来的震惊之中,更被张文清那几句平静的话语给刺激的生出了巨大的仇恨之火,此刻见张文清又提起女人的事情,他压根没有心思去理会。

    张文清见肖强兴致不高,也就不再提起这件事情,同时心中对肖强拥有如此之大的仇恨而感到欣慰与满意。

    只要有仇恨,只要记住这个仇恨,就一切都在计划与掌握之中。

    接下来的日子,张文清与肖强一直都住在这栋庄园里休养身体。两人就像是回到了当初在蜀川大山你修行的日子,每天一起修炼一起打坐疗伤,更会做一些身体上的运动来辅助锻炼,刺激肉身机能的快速恢复。

    张文清的伤势要比肖强重得多,肖强想着以前张文清经常以指点他为借口揍他的事情,便提出对练一说,结果张文清虽然看上去伤势极重,可肖强依然不是他的对手。

    是的,以张文清现在的伤势情况,根本不利于久战,然而他蓄养的那点力量一旦爆发出来,却能短时间内便解决战斗。

    至少,以肖强现在的修为境界以及身体情况,张文清蓄力爆发的那几招攻势绝对不是他能抗衡的,如果是生死之战,往往在第四招的时候肖强就有可能丢掉小命了。

    有一次对练之中,在第六招的时候肖强被张文清用手遏住了咽喉,整个脸色涨成一片猪肝色,就差一点便断气了。

    张文清在最后关头将指力卸掉,脸上也露出了痛苦之色,骂道:“该死,竟然让你小子走了六招。”

    肖强捂着脖子弯着腰,大声的咳嗽着,过了许久才回过神来,指着张文清道:“师师兄,你你不是人,你这战斗力也太变态了。我我怀疑你压根就没真心指点过我,还藏私了,对,一定还有什么绝学没教给我。”

    张文清一脸冷漠的瞥了肖强一眼,不屑道:“就你这点天赋,我还需要藏私才能胜过你吗?我问你,师兄我能赢你,最重要的是什么?”

    肖强略微思索了片刻,道:“速度。”

    张文清转身就走,不再理会他,而是回到楼上,关上房门便打坐疗伤去了。

    肖强愣在那里半晌之后,最终不得不懊恼的一拳砸在虚空之中。

    回忆起与张文清交锋的每一个场景,他都没能看出张文清有什么特殊的手段使用出来。

    可以说,张文清能战胜他的唯一法宝,就是手速。

    简直就是无敌的出手速度啊!

    当然,肖强更加清楚,师兄的力量也很强,根本不是他现在可以抗衡的,但是,在与自己对战的过程中,师兄是没有动用力量来辗压自己的,换而言之,张文清每次与他动手,单靠强大的速度就已经能够解决战斗了。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速度,往往比力量更重要!

    肖强眸中闪过一道精光,找准了接下来要着重训练的方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