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超神兵王 > 第442章 那年冬天
    “那她,到底是怎么死的?”肖强情绪激动的追问道。

    张文清叹息一声,眼神之中全是无奈与心疼的神色,整个人仿佛都陷入了回忆之中。

    “那年冬天,雪很大,你母亲怀着你也已经有了八个多月。肖建军去执行任务了,那个时候的我,还在你外公身边呢。”张文清语气平静的说道。

    肖强心头又是一惊,张文清当年是跟着自己外公的?

    这又是怎么回事,师兄不是一直都是个农民吗,难道当年他也曾经是国家的人,而且还是属于外公手底下的一大战将?

    “那年冬天的事情特别多,不仅仅在唐家,还在孟家以及其他现在已经大不如前但在当时却很有影响力的家族之中发生了很多事情。”

    在肖强看来,师兄是个不怎么会说故事的人,他的语言组织能力很糟糕,总是这里说一句那里说一句,搞的肖强心里七上八下,每一次都被新的消息吊足了胃口,却又没能得到任何一个问题的最终解答。

    “师兄,咱能说重点吗,我妈是怎么死的,当年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牵涉到了什么问题?”肖强一脸焦急的催促道。

    正如张文清所说的那样,肖强从小就没有父母,至少在他记忆中,是没有父母的任何印象的。然而,父亲的死他虽然明白原因,可是关于母亲的死,从小到大他就知道两个字,难产。

    虽然曾经也怀疑过难产这个理由似乎有点太牵强了,但无论是从小到大在唐家的时候还是后来离开了唐家在外面的调查,他都没有得到过关于这件事情更好的说法。

    今天,张文清突然提起了他母亲唐雯的死因并非是难产,而且还说这里面有天大的仇恨,是肖强必须要去报仇的事情,肖强自然关心无比,很想马上知道真相。

    张文清无动于衷,丝毫不被肖强一脸焦急的期待得到答案的情绪所影响,他依然还处于自己的回忆世界之中,缓缓说道:“那是个多事之秋,更是当初那几年各大家族与派系之间争斗的最凶狠的时候,很多老人受到了冲击,当然,有些是他们自己身上出了问题,有些则是他们的子孙后代不怎么干净,以至于家族被连累了。当时唐家与孟家很强,底子也干净,实在是没什么能挑剔的地方,但依然受到了不小的冲击。”

    “等等。”肖强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望着张文清道:“当年我父亲死了之后,母亲得到消息才导致心里郁结,最后在怀孕之中大病一场,然后不足月便动了胎气,生我的时候出现了难产,是吗?”

    张文清看了肖强一眼,似乎这个时候才觉得肖强的身世有点可怜,但他依然没有回答,而是平静的继续他自己的陈述与回忆:“那年孟国钊在京城遇刺,是组织的人干的,但孟国钊没有死,死的是他那个很优秀的小儿子以及儿子媳妇。”

    肖强见张文清总是不回答自己,也就不再打断他,不追问了,因为张文清也开始说道了正点上。

    根据肖强一直以来得知的消息,父亲是在孟国钊的儿子,也就是孟芯澜的父亲在孟国钊遇刺的时候死了之后,才毅然跑去找组织的老巢为兄弟战友报仇雪恨,最后死在了组织的手中。

    “当年倘若我在京城,是不会让他一个人去的。”张文清叹息了一声,缓缓说道:“我肯定会陪着他去,这样的话,要么我们两人将给杀的支离破碎,要么便一起死在那片战场上。”

    张文清说的依然很平静很轻松,可语气却是那么的肯定与自信。

    似乎,当年只要他和肖建军在一起,就能正面与整个组织为敌似的,就能让整个组织都被杀破胆,被打的支离破碎似的。

    这该是一种多么强大的自信,不,简直是自负的信心,才能说出这样的话啊。

    “肖建军死后,你母亲的确伤心过度,痛不欲生,但她是唐蜀宁的女儿,岂能那么脆弱,说病就病了呢?更何况她当时肚子里还有你,那可是肖建军唯一留在世上的血脉,她当然要好好将你生下来,将你抚养成人。”张文清平静说道。

    肖强听的鼻子酸酸的,他二十四五的人了,但却从小没有父母,连父母到底长什么样子都只能从照片上去寻找,现在听张文清说起母亲当年失去了丈夫的悲痛情景,他能感受到当时母亲的痛苦,也能想到当时自己带给母亲的唯一希望与动力。

    若是这样的话,母亲当不至于生病,不至于提前早产并且引起了难产,也就不会死去。

    肖强双眸之中射出了两道精光,盯着张文清,期待着下文。

    “据说那天京城下了很大的雪,你母亲在王府井那边逛街,给你买衣服之类的东西,却没想到遇上了一群小混混打群架,在混乱之中,你母亲身上被砍了几刀,倒在血破之中后,那些打群架的混混也就散了,现场没有其他混混受伤和倒下,洁白的雪地中被染红了一大片,唯有你母亲倒在地上”张文清说到这里,沉默了下来。

    咯咯!

    肖强的拳头捏的很紧,发出清脆的响声。他怎么也想不到母亲竟是这样死的!

    就算是被别人安排了一场意外预谋杀害的,肖强也没先到会是这种方式,他的身子在颤抖,心口憋着一样东西,只恨不得好好咆哮嘶吼一番去发泄那淤积在心口的情绪。

    张文清也沉默了很久,这才继续说道:“当时唐雯并没有死,她是有一定机会活下来的。”

    肖强听的心头再次一惊,实在是没想到还有这种情况,同时,心头也是一沉,因为他想到了一种可能。

    “如果全力以赴的对她进行施救,她有一半的机会可以活下来。但无论她是否能活下来,在她肚子里的你,是没办法活下来的。”张文清平静的说着,他终于将目光落在了肖强脸上,不知为何,肖强竟从张文清落在自己脸上的双眼中看到了一种复杂的神色,其中有一种,仿佛是痛恨!

    “她选择让你活下来,所以提前将你取了出来,但是她却没能熬过那个夜晚。”张文清望着肖强,说完了这个故事的最后一句。

    “所以,我的生命是我母亲用命换来的,对吗?”肖强看上去竟平静了下来,望着张文清问道。

    张文清点头,笑了一下,道:“当时你那几位舅舅是极力反对的,在他们眼中,你这个外甥的性命自然没有他们妹妹的生命重要,甚至,你外公也是反对的。”

    肖强没有丝毫的愤怒情绪,因为他非常能够理解那几个舅舅和外公当时的心情。就算换做是他,他也会这么去做。现在想起外公生前对自己的宠爱,肖强有点热泪盈眶,他终于明白外公有多伟大。

    对外公来说,自己只不过是个外孙,外孙又哪里比得上亲生女儿更为重要?自己身为外公亲生女儿用性命换来的一个外孙,外公当年却能如此宠着自己,宠的让自己可以在京城横行,嚣张跋扈,可见外公对自己有多好。

    “事情是谁做的,王家,还是楚家?”肖强深吸了一口气,语气特别的平静,开口问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