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超神兵王 > 第420章 新仇旧恨
    与李浩然通电话之后,肖强的心情变得平静了许多。

    只要李浩然知道他从酒吧那边出来了,那么伊贺春秋他们再想要神不知鬼不觉的干掉自己就不可能了,身为中国方面的代表,日本这边是不会傻-逼到在这个时候还出什么幺蛾子的,他们是不会再来对付自己。

    不过,对于师兄来到了日本的这个消息肖强还是比较吃惊的,尤其是师兄过来竟然是找伊贺春秋的,这让肖强心中激动之余,又无比的紧张起来。

    在没有见识过伊贺春秋的战斗力之前,在肖强的心中有几个真正的猛人,李浩然与石永邢是一类,然后就是张文清与蓝迪这一类人。

    至于武当派的那些老道士,包括管云飞在内,肖强都不认为这些国术高手能强大到哪里去,至少在实战对战之中,这些肖强所见过的国术高手都不会是师兄等人的对手。

    在肖强心中,师兄是站在这个世界最顶峰的存在,是可以在天下间横着走的人物。但是现在,他亲眼见识过伊贺春秋的强大战斗力之后,在得知师兄张文清要来找伊贺春秋的时候,他有些担心起来。

    伊贺春秋太强了,那种神鬼莫测的速度以及快刀流手速,简直令人不寒而栗。

    如果师兄与伊贺春秋对上,肖强对师兄的信心真的不大。

    实际上肖强是想多了,伊贺春秋的狂暴战斗力的确在他面前毫无保留的显现了出来,但是他却绝对没有看见过张文清爆发出最强状态时的可怕,即便是那次被武当派的三名道士在山上围攻,肖强也没有亲眼见过张文清与三位老道对战,倘若看见了那场队长,或许肖强就不会如现在这么担心了。

    突然,敲门声从传来,肖强略感疑惑,走过去通过猫眼看了一下外面,不由得微微一愣。

    打开房门,孟芯澜拖着她的行李箱站在门口,整个人显得有些紧张不安,似是还在为之前发生的那件事情感到害怕,又似乎是因为别的原因。

    “我……我一个人在房间害怕,我和你一起住。”孟芯澜咬着嘴唇,开口说道。

    肖强怔了怔,随即将她让进了房间。

    在受到今天这样的惊吓之后,别说是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了,就算是有些男人,也会感到恐惧,脑子里也会不断的浮现出现场的杀戮与血腥画面。

    孟芯澜坐在套房的客厅里,她将行李箱放在沙发边上,向肖强说道:“我……我就在这边沙发上睡,不会打扰到你休息的。”

    肖强看着她那模样,忍不住笑了起来,道:“还是你去床上睡吧,我一个大老爷们儿什么地方都能睡,怎么能让你这样的大美女睡沙发。”

    孟芯澜有些不好意思,但她一个人在那边房间里着实又害怕。之前她都拿了衣服准备去卫生间洗澡了休息的,可是满脑海都是今天发生在酒吧的事情,让她感到害怕的同时,又想到全程有肖强的陪伴,在想着肖强今天终于解开了她心中的疑惑,便再也控制不住心中的情绪,来到了肖强这边。

    “洗澡了早点休息吧,都这个时候了,睡晚了明天会起不来。”肖强向孟芯澜说道。

    孟芯澜嗯了一声,目光望向浴室方向。这虽然是套房,可浴室却只有一个,而且浴室不是与房间结合在一起的,浴室的两面墙都是半透明的那种,可以看见里面还有一道薄纱帘子,但这种不是传统的被封的严严实实的浴室却让孟芯澜感到有些别扭,有些没有安全感。

    当然了,如果是自己一个人在房间里,孟芯澜是不会有这种感觉的,可偏偏她现在是在肖强的房间里,这房间里有个但男人。这要是自己钻进里面洗澡,外面一定能看见里面的模糊身影,即便看不清楚,却也会令人想入非非。

    如果……万一,这个家伙冲了进来怎么办?

    “怎么了,还是害怕,想着先前的事情?”肖强见孟芯澜站在那里没动,忍不住开口问道。

    孟芯澜被肖强的声音吓了一跳,她刚刚脑海中哪里有想着之前的恐惧画面,反而是想着一些乱七八糟令人羞涩的问题,此刻被肖强的声音惊吓,顿时俏脸通红,忙摇头道:“没、没有,我去洗澡。”

    可是抱着衣服冲向浴室的时候又有些犹豫了起来,不由得向肖强望了一眼。

    肖强回过味儿来,忙说道:“那个,你洗吧,我去那边阳台抽根烟。”说着,转身去了外面阳台。

    孟芯澜看着肖强走向阳台的背影,又看了看浴室方向,还是一条线啊,站在外面依然能看见浴室这边啊。

    不过,孟芯澜现在也算是彻底定下心来,既然都住在肖强的房间里来了,又何必还担心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他虽然不是个严格意义上的好人,却也更不是坏人,到不至于那么卑鄙无耻的乱来。

    想通了这点,孟芯澜抱着睡衣走进浴室,钻进浴室的时候向阳台那边瞄了一眼,肖强趴在阳台栏杆上望着外面的城市夜色,根本没有向房间里面看,孟芯澜心里不由得竟又有些失望。

    “呸,孟芯澜,你想什么呢,不知羞的女人。”想着自己竟然还有些失望,孟芯澜不由得脸儿一阵燥热,暗骂了自己一句没羞没躁,钻进了浴室。

    阳台上,肖强趴在那里抽着香烟,脑子里浮现一系列的画面来。自从上次任务失败之后回到国内他就被放了一个长假,之后又发生了徐凤仪的那件事情,在武当山他遇上了师兄张文清,之后跟随师兄一起去了蜀川山区,在那边潜心修炼了数月,可谓是进步不少。

    但是在这段看似平静悠闲的岁月里,却依然发生了很多事情。

    只要自己还没有死,敌人就会随时准备给自己致命一击。无论是在蜀川山林中的那次围攻还是今天在日本酒吧被泄露了消息,都证明敌人无时无刻不在想着趁机除掉自己。

    步步维艰,处处危机,自己的道路还很长很长。

    肖强叹息了一声,脑海中莫名其妙的冒出了楚慕白这个人来。

    虽然没有直接的证据,但肖强可以感觉得到,那次武当山的几名高手去蜀川对付张文清,青龙那些人又紧随其后的想要坐收渔利,这件事情肖强便怀疑是楚慕白做的。

    而时候师兄去了一趟京城,据说那次去京城之后,楚慕白就重伤不起,至少与自己的伤势不相上下,师兄这么做是为什么,还不是向楚慕白甚至楚家送去一个消息或者一个警告?

    可这又有什么用?

    楚家,包括楚慕白他们掌握的资源,甚至是黑暗世界的力量,绝对不是外人想象的那么简单,如此庞大的一个家族,如此实力强大的敌人想要对付自己,有时候根本就不需要他们自己动手,甚至让人找不出任何的线索和把柄。

    想着这些事情,肖强双眸之间闪过一抹阴霾与阴狠之色。

    有些事情是不需要证据的,比如这次师兄跑去基地重创楚慕白,就算是毫无道理,就算是无缘无故的这么做了,楚家却是连个屁都不敢放。

    这就是实力!

    这个世界,依然是实力至上的世界,只有当你足够强大,强大到任何一方实力都不得不给你面子的时候,你就可以不需要证据。

    “楚家、王家、楚慕白!”

    肖强眯着眼睛,嘴里轻声念叨着,眸中冰冷的杀意一闪而过,低声自语道:“那就先一个一个绝望,一个一个倒下吧!”

    那种新仇旧恨一股脑的浮现在脑海之中,令肖强心中埋藏了很久的仇恨再次被勾了起来,他眸中的恨意越来越强,突然想到楚慕白对自己的仇恨之由来皆是源于一个女人,不由得心头一动,猛然回头望着房间,望着浴室的方向。

    在浴室,那道帘子之后,那道半透明的玻璃后方,灯光之中,水深滴落,一道曼妙而动人的模糊身影在视线中跳跃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