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超神兵王 > 第406章 女人的心思你别猜
    “日本那边要进行一项学术交流会,关于人体机能测试方面的,据说他们研制出了一件新型设备产品,可以全方位的测量人体的各项机能数据,并且针对每个人的身体机能数据提前对这个人的未来潜能做出预判。”

    飞机上,孟芯澜向肖强说着这次日本之行的真正目的,说道:“说是学术交流会,实际上不过是邀请了各国这方面的成员前往参加他们的新研究成果,这只是一件小事而已。”

    “前面这段话我就当你是向我解释此行的目的,可你最后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肖强望着孟芯澜问道。

    孟芯澜见肖强望着自己,而且还问出了这么一句话来,她也有些尴尬,但还是轻咬着嘴唇道:“其实,这与去日本旅游一趟没有什么区别,所以根本不需要什么保镖的。”

    “看来,在你眼中我这个保镖是多余的了。”肖强苦笑一声,倒也没有生气。

    从孟家出来,肖强的心情就彻底放松了下来,曾经对孟家的芥蒂也已经消失。之前他一直还为十年前孟家不出手相救而介怀,如今知道孟老以及唐家那几位舅舅甚至李浩然都是故意在十年前放任自己逃离国内,故意让自己经受那些磨难,他心里那根刺也就彻底融化了。

    虽然这些老家伙没有经过他的同意和允许就为他安排了未来的人生,可不管怎样,他们是没有恶意的,而且,也算不上真正意义上的主导自己的人生,自己过去和现在,活的还算自由,还算随性。

    既然对孟家不再有介怀,肖强对孟芯澜自然也就没有了莫名的抵触,反而因为曾经主动悔婚一事而越发觉得对不起这个女孩儿,自然也就不会因为她现在这个态度而生气。

    想着和孟芯澜过去曾经发生过的那些事情,肖强不禁莞尔,要说缘分吧,自己和她从小就被上面那两代人指定了婚约,算是命中注定。此后的成长过程中,虽说少年和孩童时期没有过多的交集,但从那年的意外,再到回国后她主动找上自己假扮情侣,似乎就联系在了一起。

    “或许是他们对日本太敏感了,加上我只是一个女孩子,所以不放心,让你陪着。”孟芯澜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发现自己这么说的确有些过分,便解释了一句。

    肖强无所谓的笑了笑,道:“没关系的,我过来是执行任务,所以你对我的态度不会影响到我的工作。”

    孟芯澜轻咬着嘴唇,心中冷哼了一声。只是为了工作才勉为其难的跟着自己一起来日本的吗,还真是可笑呢!

    “昨天晚上没睡好,我先睡会儿。”肖强说着,闭上了眼睛。他和孟芯澜是坐在一起的,如果两人很熟,还能聊聊天解解乏,可是孟芯澜显然对他是有些成见的,这样的话,两人坐在一起就会显得有些尴尬,他索性闭上眼睛休息。

    而且,肖强也真的有点想睡觉,昨天晚上和林月妍就大战了三百回合,早上起来的太早去爬山,在山上又忍不住来了一次野战,之后又急急忙忙的被李浩然一个电话召回了京城,如今又赶飞机飞往日本。

    这一天下来,肖强还真够忙的,就算是铁打的也想休息一会儿。

    当然了,如果能和孟芯澜这种超级大美女一路上谈情说爱打情骂俏,他三天三夜不睡觉也能抗住啊,可现在这位大美女没和他发展的意思,就算有孟国钊的尚方宝剑在,他也觉着没必要纠缠人家女孩子不放。

    男人爱美女是没错的,但总要讲究个你情我愿,这才有意思。

    肖强闭上眼睛就真的睡了过去。一旁的孟芯澜心里有些后悔,女人的敏锐让她察觉到自己刚才的态度似乎令肖强不爽了。

    “可恶,孟芯澜啊孟芯澜,你有点骨气好不好,你又不打算与他能发生点什么,何必还要在乎他的感受?”孟芯澜狠狠的想着,默默的捏紧了拳头。

    实际上,从当初两人第一次见面就谈假装情侣的合作,再到后来发生的一系列事情,肖强在孟芯澜心中的形象是在不断发生着变化的。

    从一开始的痞子无耻之徒的形象,再到后来,她发现这个男人表面看上去无耻无赖,实际上却又有着一个真正军人的铁血与正直,还有一股令人敬佩的浩然正气,她才明白这个男人玩世不恭的外表下隐藏着一颗赤子之心。

    再后来,孟芯澜觉得这个男人不那么讨厌了,而且发现,倘若不是因为他和自己是从小就有婚约的,而且这个婚约又被爷爷提出来当做一件事情,自己一开始也就不会对他抱着抵触情绪了。

    如果一开始就没有任何反感与抵触情绪,这个男人相比那些公子哥而言倒是更加真实一些的。

    想着想着,旁边传来了轻微的鼾声,孟芯澜猛然惊醒,俏脸突然一红:“孟芯澜啊孟芯澜,你要死了,怎么老想着这个男人的事情,难道就不能想点别的吗,人家就没有想你,连你这个大美女坐在身边他都能睡觉呢。”

    不可否认,女人的心思是很难猜的,刚刚还觉得如果不是一开始就戴着有色眼镜,肖强还算个很真实的男人,可是现在,当她想着肖强在自己这个大美女身边都能沉沉睡去的时候,就再次不爽了,有种被忽视了的感觉。

    “哼,还说是过来保护我,自己都睡着了,怎么保护别人,我看是我保护你还差不多。”孟芯澜这么想着,忍不住狠狠瞪了肖强一眼。

    肖强是真的睡着了,说也奇怪,这么多年来,他能安安心心睡着的地方还真不多,这段时间与林月妍在一起,他当然是过的最安逸最温暖的一段时间,但不知为何,在孟芯澜那个闺房里,他也能睡的很沉很安稳,如今在孟芯澜身边,他想睡也就睡了。

    当然,在上飞机的时候,肖强就观察过飞机里的所有乘客,至少以他的辨别能力,还真没看出飞机上有什么危险分子,若非如此,他也不会真的敢在这里睡觉。

    孟芯澜这一眼,看见的是一个熟睡中的肖强,于是她的眼睛再次被吸引住,移不开了。

    这是一张皮肤黝黑的脸,脸上并不光滑,与白无缘,而且上面还有很多小小的坑坑洼洼,给人的感觉就像是黄土高原的土坯一样,但他这张脸又与真正的黄土高原一样,非常有特色,令人一眼望去就忘不掉。

    这张脸上,布满了已经愈合了的伤痕,虽然都只是一些擦伤留下的痕迹,但这些痕迹真的很多,让这张本来应该很英俊的脸与小鲜肉这个词无缘的同时,却又凭添了一股历经沧桑与故事的独特男人魅力。

    孟芯澜还是第二次这么近距离也是这么认真的打量与端详一个男人,偏偏这两次认真端详的男人都是同一个人。

    俏脸莫名其妙的红了一下,孟芯澜就像是做贼一样收回了目光。

    可突然间,她又忍不住心中的那份好奇与执着,再次抬头望了过去。

    这一次,她看的是男人的左侧眉心部位。

    在那条浓浓的眉毛里面,一道若隐若现的伤疤就像是隐藏在草丛中的蜈蚣一样,显得神秘可怕,又带着几分狰狞。

    “这里,怎么会有一道伤疤的呢,到底是什么时候受的伤?”孟芯澜默默的想着,目光落在肖强的脸上,突然嘴唇轻咬,似乎下定了某个决心。

    这一次,无论如何也要弄清楚这件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