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超神兵王 > 第404章 真相
    既然知道这是孟国钊故意施加在自己身上的枷锁,肖强当然不会接招。

    他很尊敬孟国钊,更感激他曾经的照顾,但有些事情,他承担不起,便不能轻易答应。

    孟国钊见肖强沉默,老人心里暗骂了一声奸猾的臭小子,不过他并不打算放过肖强,继续说道:“当年你外公和我,可是很看好你和芯澜这对小辈的。若非如此,也不会为你们订下娃娃亲了。”

    肖强与孟芯澜都道了一声果然,孟老要见肖强,提的就是这件事情。

    只是,现在肖强已经有了林月妍,他的感情已成定局,难道还能让肖强抛弃了林月妍不成?

    身为女人,孟芯澜是很佩服林月妍的,对林月妍为了苦等那份爱情而坚守了九年之久感到敬佩与叹服,所以,如果肖强对林月妍这样的女子尚且都能辜负与抛弃了,她孟芯澜又岂会看得上这样的男人?

    “老人家当年的一句戏言而已,岂能当真了。”肖强笑着向孟国钊说道。

    孟国钊眼珠子一瞪:“混账,当年我和你外公都硬朗着呢,哪能是一句戏言?况且,你知道当年你父亲和我儿子,也就是芯澜她爸是什么关系吗?”

    “战友关系,亲如手足。”肖强说道。

    只是,说起这件事情的时候,肖强再次想起了当初收到的那个短信,想到了父亲的死因。

    如果还是一年半之前,肖强是绝对不会再踏入孟家大门的,可这一年多来经历了这么多事情,肖强对很多事情也看的更加透彻了一些。

    更何况,孟老当初对他是真心不错的,而且这位老人时日无多,他过来看看,也是应该的。

    当然,这并不能代表肖强心里那道坎就真的迈过来了。

    当年父亲为了给孟芯澜的父亲报仇,孤身一人闯入AS的一个基地,更杀了那么多AS的首脑级人物,但最终,孟老与外公却弃之不顾。

    身为军人,肖强可以理解孟老和外公当年的做法,可他毕竟是肖建军的儿子,心里,总是有点不舒服的。

    最重要的是,既然父亲对孟家是有恩的,至少是有情有义的,那么当年因为废掉了王飞扬的一条腿而出事的时候,孟家为何不帮一帮自己?

    看见肖强的情绪,孟国钊似是也想起了那件事情,想起了一年半之前肖强上门质问自己的情景。

    “你心里对我,对孟家,还是有怨念的,对吧?”孟老突然说道。

    肖强低着头,倔强的用沉默回答了孟国钊。

    孟芯澜轻轻咬着嘴唇,想说点什么,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只能暗自焦急。

    孟国钊突然看了孟芯澜一眼,说道:“丫头,你先出去一会儿,我有些话,和他单独说说。”

    孟芯澜一愣,肖强也有些疑惑。

    这老头儿还能有什么话要与自己单独说,甚至连孟芯澜都不能听的?

    孟芯澜自然不会违逆了孟国钊的意思,向肖强深深看了一眼,肖强知道她是求自己尽量不要气着老人家,便向她点了点头。

    等到孟芯澜出去,将房门也关上了,孟国钊这才望着肖强道:“九年前你废掉王家那小子的一条腿,背井离乡,远走国外,我孟家和唐家都没管你,你有怨念吧?”

    肖强没想到他说的还是这件事情,看着老人家的眼神,他深吸了一口气,正要回答,就听孟国钊道:“换做是我,也是有怨念的。正如你一年半前离开这里的时候所想的那样,既然你父亲是为我孟家那小子寻仇才死的,既然两家的关系这么好,肖建军死了,他唯一留在世上的儿子出了那么大的事情,我孟家却不管不顾,的确太没良心了,换做是我也不会甘心,也会有怨念。”

    肖强见孟国钊这么说,便只能继续沉默,算是默认了对方的说法。

    “可你有没有想过,九年后你回来,时隔多年,王家依然要置你于死地,当年你刚闯祸的时候,王家杀你之心有多坚决?就算当时他们表面上只能让你入狱,在少年监狱关上几年,可你逃走之后,这就给了他们天大的机会。”孟国钊缓缓说道。

    肖强的心突然活跃起来,以前的他还真没想过这件事情,至少,没有深思过这件事情,现在被孟国钊提起,他不由得想到了另一层意思。

    果然,孟国钊继续说道:“当年的你只是个十五岁大的孩子,你想过没有,如果真没有人在背后帮你,你能一个人逃离王家的追杀,能在国外多次化险为夷的活下来吗?”

    肖强的内心,陡然间翻起了滔天巨浪,猛然站起身来,望着孟国钊道:“你……是说真的?”

    “是真是假,现在的你难道还分辨不出来么?”孟国钊望着肖强,反问道。

    肖强的身子轻轻颤抖着,被孟国钊这么一提醒,他又想到了更多的事情,忍不住问道:“是你,还是……还是……”

    孟国钊见肖强情绪有些激动,便打断道:“我、你那两位舅舅,包括李浩然,都帮过你。”

    肖强内心翻天覆地,突然有点天旋地转的感觉。

    原来,这些年来自己心中的怨念,竟是如此可笑。原来,自己并非从十五岁的时候就真的开了挂,真的披荆斩棘一个人在外面闯荡了那么多年,然后生存了下来。这么多年来,原来国内一直都有那么多双眼睛盯着自己,看着自己,保护着自己!

    只是,只是既然你们有这个能力保住我,为何还要让我吃那么多苦,遭受那么多罪?

    肖强莫名的愤怒,抬头望着孟国钊,满眼的质问之色。

    “当时的情景,就算能保住你,可你继续留在国内发展,也会处处艰难,难成大器。而且,你既然是肖建军的儿子,便不能这么平平稳稳的成长,你得为自己的父亲报仇,你得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强的男人,唯有如此,你才对得起那么多人在你身上寄予的厚望。”

    “如果你在国内慢慢成长起来,你能有今天吗?能有现在的坚韧性子,能有这等成就与骨气吗?”孟国钊望着肖强,一字一句的问道。

    肖强无言以对。

    只是,内心深处却是苦涩无比。

    原来,孟芯澜不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怜的人,自己才是。

    原来,自己的自由,自己的潇洒,都是假的,自己的人生,才是早就被别人安排好了的。

    肖强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恨吗?

    恨谁去?

    不恨吗?

    答案是否定的,他恨,恨那么多人既然都关心着他,在乎他,为何不早说,为何要让他这么多年来都认为自己是一个人,让他孤独的行走在这个冰冷的世界里?

    他更恨这些老家伙,为何要代替自己决定自己的命运与人生,硬要用这种残酷的方法来锻炼自己的心智与身体,让自己受了那么多苦与难。

    “你或许会觉得委屈,甚至心里恨透了我们这些老家伙。可你更应该感激,而且,以你的心性,以你本性中的善良,你也只会对我们心存感激,感激我们让你经历了那么多,感激我们让你在磨砺中成长,不是吗?”孟老继续说道。

    肖强深吸了一口气,看着这位老人,这位行将就木时日无多的老人,突然说道:“我以为自己够无耻够不要脸的了,可是何你们这些老家伙们比起来,我发现我纯洁的就像幼儿园的那些小朋友。”

    孟国钊开心的笑了起来,但却没有一点不好意思。

    “让孟芯澜出去,就为了和我说这个?”肖强疑惑着问道。仅仅只是这点事情的话,孟芯澜并不是不能听。

    “还有件事。”孟国钊点头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