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超神兵王 > 第403章 枷锁
    一年半前的订婚宴过后,孟芯澜在孟家人心中的地位的确跌落了许多。

    虽然那件事情之后孟老亲自开口,不许任何人对孟芯澜有意见,然而,真正可以做到这一点的却只有孟建国等几位孟芯澜的叔伯和姑姑们,至于其他的嫁入孟家的长辈,以及那些小一辈的年轻人们,则明显对她抱着很大的成见。

    当然,这些小辈们平时虽然会酸言酸语的说一些话,却依然不敢真的像今天这样胡闹。那孟家的少年名叫孟鑫,他今天之所以如此气氛,如此动怒,也是因为年少气盛,更重要的自然是孟芯澜竟然将肖强又带到家里来了。

    “你敢骂我?”孟鑫大怒,像是被人踩了尾巴一样,直接跳了起来,对肖强怒目相向。

    肖强冷笑道:“你咬我?记得你孟家那条狗吗?”

    肖强的话顿时令孟鑫和他身后那几个年轻人都浑身一颤,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当初孟家大院是有一条狗的,一条名叫大黑的藏獒。

    可就是在肖强第一次上孟家的那次,大黑死了,是被肖强一枪给崩了的。

    然后,孟鑫又想起了当初订婚宴上林淼来闹事的情景,仿佛这一刻才想到了眼前这个男人是个危险人物,不由得小脸憋的通红,不知道是不是该继续硬气一点。

    “刚才的胆气呢?”肖强突然向前踏出了一步,眸中闪过一道凌厉光芒,死死的盯着孟鑫,声音提高了几个分贝。

    孟鑫等人被肖强的气势所慑,不由自主的向后倒退了一步。

    肖强咧嘴一笑,不屑的看了他一眼,道:“年少无知也要有个度。不能保护自己的家人,却在背后说三道四,就凭这一点,你就不配当孟老的孙子。倘若你真觉得孟家脸面被丢了,真的这么在乎孟家,就应该对孟家人好点,而将怒火发泄在你认为的敌人身上。可是……你们都不敢,你们只是一群懦夫,不敢对外,却只敢欺负处处忍让你们的女人。孟家有这么一代年轻人,真是老爷子的悲哀!”

    肖强自然是不会真的对孟鑫动手的,毕竟只是个少年人而已。他只是为孟芯澜感到气愤,所以教训一下对方。

    孟芯澜并没有阻止肖强,看着他将孟鑫教训了一顿,她的情绪也已经完全平静下来,不由得对肖强多看了一眼,似是没想到肖强还能在非暴力的情况下解决问题。

    “走吧。”

    孟芯澜扫视了孟鑫一眼,见这些小辈都被肖强说的面红耳赤,羞愧难当却又摄于肖强的威势不敢反驳不敢动手,便觉得好生无趣。

    她自然不是无聊的想要看肖强欺负一下孟家这些年轻人,只是觉得这一切事情都有些无聊。甚至,身为孟家的人,她更觉得这些小辈在这个时候没有一点血性,当真是有些失望。

    尤其是目光看见四周那些长辈们无动于衷的态度之后,孟芯澜便更加觉得无聊与失望了。

    “滚蛋,一群没教养的东西,先学会什么叫尊重什么叫礼貌之后再出来,别再丢人现眼,真的丢了老孟家的脸面与尊严!”肖强冷冷冲孟鑫呵斥了一句,目光却是扫视了一下四周那些大婶之类的妇人一眼,说的那些妇人也是脸上燥热无比,纷纷别过脸去,装作没看见这一茬。

    没人接招了,肖强也觉得好生无趣,便跟着孟芯澜一起向楼上走去,孟芯澜压低了声音道:“一群孩子而已,何必与他们认真?”

    “孩子背后,总有大人。”肖强说道。

    “我总是要离开这个家的,又何必与他们计较。”孟芯澜轻声说道。

    肖强再次被触动了某根神经,突然好心疼身边这个女孩。

    相见恨晚吗?

    不,应该算是相知恨晚吧!

    从很多方面来说,孟芯澜与肖强的境遇是一模一样的。

    当年唐蜀宁没死的时候,肖强在唐家也是一个受宠的纨绔子弟。孟芯澜在孟国钊还健朗的时候,在孟家,自然也得到了很高的地位与尊崇,只是,终究都是两个父母从小双亡的孩子,没有父爱没有母爱,又是生活在这种豪门大户的院子里,心中的那份孤独与委屈,怕是没有其他人能照顾到吧。

    虽然只是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肖强却听出了里面包含的很多辛酸,更是听出了孟芯澜会离开孟家的决心。

    之所以现在还没有离开,不过是为了孝敬爷爷。

    一旦孟国钊他日驾鹤西去,以孟芯澜的性子,以现在她在孟家受到的白眼与待遇,她是一定会离开的。

    她绝对不会在遭受孟家上下的白眼之后,还成为孟家的一颗棋子去为孟家换取那些该死而肮脏的利益。

    来到孟老的房门外,孟芯澜敲了敲门。开门的是跟随孟老大半辈子的一位老警卫员,看见是孟芯澜,他脸上露出一丝微笑,说道:“首长刚刚眯了一会儿,听见下面的动静之后就醒了,状态很不错。”

    “嗯,林伯伯辛苦了,您去休息吧,我在这里陪爷爷待会儿。”孟芯澜对那名警卫员很是敬重的说道。

    老警卫员看了肖强一眼,然后点了点头,将肖强和孟芯澜让进房间之后走了出去,然后关上房门,守在了门口。

    看见孟老的那一眼,肖强的心陡然一沉。

    与当初相比,孟老整个人给别人的感觉完全不一样了,说句难听点的,现在的孟老别看还睁着一双眼睛,眼神显得很有精神,可实际上却是一个行将就木的状态,早已没有了那口气。

    人活一口气,当一个人失去了那股子真正的精气神之后,便会显得与其他正常人不一样。这只是一种感觉,但却又实实在在的存在着。

    孟老,是真的快不行了!

    孟家的这棵参天大树,快要倒了!

    肖强深吸了一口气,脸上挤出笑容,向孟老道:“孟爷爷,肖强来看您了。”

    孟国钊现在已经只能躺在床上了,即便他现在精气神算比较好的时候,也依然无法自由下地走动,看着肖强,又看了一眼身边为自己按摩着的孙女,他突然叹息了一声,闭上了眼睛。

    肖强看见老人家这个样子,心里一怔愧疚,感到有些无地自容,更加觉得对不起他,也对不起孟芯澜。

    只是,感情的事情就是这样,总是没办法强求的。

    如果再给他一次选择,他一样会这么做,一样会选择林月妍,因为他爱她。

    过了片刻,孟老睁开了眼睛,看着肖强道:“小子,我老头儿对你不错吧?”

    肖强听了这话,意识到老人家怕是有什么事情要嘱托自己,不由得心里一沉,可迎着老人那双期待的眼神,还是郑重的点了点头:“孟爷爷对我,让我想起了外公。”

    孟老咧嘴一笑,然后咳嗽了起来,过了一会儿才平复下来,说道:“我最近脑子里总是冒出唐蜀宁那小子来,我知道我快死了,否则哪能老梦见和想起他呢?”

    孟芯澜眼眶红红的:“爷爷才不会死,爷爷会长命百……不,爷爷会长命千岁,永远都不会死。”

    孟国钊呵呵一笑,慈爱的看了孟芯澜一眼,然后继续向肖强说道:“我孟国钊这辈子活够了,也值了。这段时间,我早就不理家里的事情,国家的事情也已经与我无关,我操心不动了。倒是当年那些一起走过来的战友,或刚上了战场就死了的,或跟着我打了很多年,眼看着就要胜利了却死了的,那些老伙计啊……老兄弟啊,都从脑子里冒出来了……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那些一起干仗的战友,都在等着我呢。”

    孟国钊知道肖强是个军人,是个真正的军人,所以他看见肖强,便说着这些事情,说了很久很多,最多的还是提起唐蜀宁,也就是肖强的外公,看得出来,他和唐蜀宁这辈子的战友之情兄弟之情太深了。

    “我是要下去见他了,可是又没有脸去见他。”孟老看着肖强说道。

    肖强心里感到很沉重,感觉突然之间就被孟国钊在身上放了一道枷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