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超神兵王 > 第402章 看不下去了
    “还不去开门。”李浩然瞪着肖强说道。

    肖强撇了撇嘴,走过去将门拉开,果然看见孟芯澜站在门外。

    在基地,孟芯澜一般都是穿着军装,今天也不列外。现在虽是冬季,天气寒冷,但这基地属于地下室深处,再加上一年四季都是空调系统控温,所以军装并不厚。

    看着眼前的女子,肖强冲她点了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

    孟芯澜一双明亮的大眼睛直勾勾的望着肖强,眼神之中包含着很多复杂的东西。

    肖强赶忙将目光移开,不敢与她对视。

    无论怎样,他都有些亏欠孟芯澜,心里总觉得有些歉疚。

    “首长好。”

    直到肖强主动将目光移开,孟芯澜才放过了他,转而望着李浩然,敬礼请示。

    “小孟来了啊。很好,这次你去日本,就由肖强负责你的安全,出门在外,又是在日本那个特殊的国家,你们两人要相互照顾,多多扶持。”李浩然向孟芯澜说道。

    孟芯澜回头看了肖强一眼,然后说道:“是,我服从命令。”

    肖强听了咧嘴一笑,这女人还是与一年多前一样,倔强着呢。什么叫服从命令嘛,言外之意是不怎么乐意和我搭档呗,奶奶滴,要不是看在你是美女的份上,老子还不乐意去日本呢。

    从基地出来,肖强坐在孟芯澜的车上,孟芯澜开着车。

    这辆车肖强没少坐,当初与孟芯澜假扮情侣的时候两人每天都是一起来去,而且经常还是肖强开的车。

    自从订婚宴那场变故之后,肖强和孟芯澜的见面就很少,尤其是这一年多来,根本就没见过,再加上那件事情的缘故,现在坐在车上,肖强也觉得气氛有点沉闷,有些尴尬。

    “咳咳,那啥,孟老的身体还行吧?”

    肖强实在是找不到别的话题,而且,他也是真心比较感激孟老,关心孟老的身体。再者,这次两人要去日本,要一起呆一段时间,总不能就这么尴尬的相处下去吧,这不利于今后的合作啊,所以他主动缓解这种气氛。

    “爷爷的身体很差,可能也就这几个月的时间了。我本来是辞职在家照顾他老人家,想着陪伴他走完最后这段人生历程的,可突然却受到了日本方面的邀请,李老让我去,爷爷也坚持让我去。”孟芯澜轻声说道。

    肖强沉默,他想去孟家看看孟老,但想到自己现在与孟家的关系,便也不好意思开口。而且,老人家现在身体很糟糕,心情是最重要的,如果因为自己的冒昧求见而惹怒了他,岂不是罪过?

    孟芯澜侧过头来看了肖强一眼,然后没有说话。车子进入市区之后,顺着肖强曾经熟悉的那条道路前行,肖强心中带着疑惑,却也没问。

    当车子停靠在孟家大院外的时候,肖强终于明白孟芯澜的意思了。

    “爷爷之前就说过要和你见个面,既然你这次回来了,就去见见吧。”孟芯澜面无表情的向肖强说道:“他身体越来越差,现在他的愿望,家里人能满足的都会尽量满足。”

    肖强看了孟家大院的门口一眼,苦笑道:“不会有人给我打黑滚吧?”

    孟芯澜轻轻咬着嘴唇,哼了一声。

    肖强暗自在嘴角抽了一下,尼玛,嘴又犯贱了,这不是故意往人伤口上撒盐么。

    “怎么了,当初那种豁出命不要也要退婚的气势去哪儿了?当初可没见你对我们孟家人有一点害怕的地方啊,现在怎么还害怕了?”孟芯澜直勾勾的望着肖强,冷笑着说道。

    果然!

    肖强暗骂自己嘴贱,面对孟芯澜那双连他这个情场老手也看不明白的复杂眼神,他真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怎么就偏偏得罪女人了呢,而且还是这么漂亮的女人。

    “对不起!”

    肖强不是个矫情的人,也不是个喜欢婆婆妈妈的人。诚然,在那件事情上肖强是对不起孟芯澜的,但也并没有多大的对不起,只不过他违背当初的约定,有些太过分了而已。

    但那件事情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却不仅仅只是合约被肖强撕毁那么简单,更重要的还是名声。

    即便事情过去了一年半的时间,到现在肖强还能听到一些风声,都说是自己将孟芯澜玩过之后就抛弃了。所以,对孟芯澜而言,这是一种名誉上的伤害。

    肖强觉得自己欠她一句对不起,欠她一个解释,之前他装疯卖傻,现在面对她的质问,面对孟家这道大门,想着孟家大门里面的那位老爷子对自己的恩德与厚爱,他说出了这三个字。

    听着肖强认认真真诚诚恳恳的说出这三个字,孟芯澜心头没来由的一阵失落。她之前也以为自己想要的是肖强这三个字的道歉,想要的是肖强对那件事情给自己一个交代和解释。可是现在,她发现这并非自己想要的。

    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么?

    孟芯澜深深的望着肖强,没有接受肖强的道歉,但也没有继续在这个问题上纠缠,深吸了一口气,移开了目光,说道:“走吧,这个时候爷爷应该是清醒的。我们等会儿还得赶飞机呢。”

    孟芯澜的态度令肖强微微一愣,但既然对方没继续纠结这个问题,他也就松了口气。

    只是,望着孟家这道大门,肖强却并没有走进去。

    一年半之前,他在心中默默的告诉自己,孟家再见,不,是不见!

    如今,他又回来了,这算什么,算是妥协吗?

    这一年多来经历了很多事情,尤其是石永邢的死,让他的心性成长与改变了许多,对于孟家当年的见死不救,他也释怀了不少,看的很开,只是,心里依然有道坎迈步过去。

    孟芯澜见肖强没有跟过来,回头望着他,也想起了一年半之前的那件事情,她轻咬着嘴唇,压低了声音道:“就当是我求你一次,爷爷,真的快不行了。”

    肖强脑海中冒出孟老爷子的音容笑貌,终究还是心软了,迈步走了过去。

    时间是下午,快到饭点了,所以孟家大院平时虽然人不多,但住在这里的一些小辈却按时回到了家里,还有几个下班早的长辈也都回来了,在院子里说着话。

    这些人见孟芯澜将肖强带了回来,一个个都流露出愤慨之色,其中一个十五六岁大的少年更是一下子冲了过来,指着肖强便大声说道:“你来这里干什么,是不是真当我们孟家的人好欺负?”

    说着,这少年又猛然转头望着孟芯澜,脸上露出复杂神色,说道:“芯澜姐,我本是不该这么说你的,可是你有没有想过我们孟家其他人的感受?你不要脸不要尊严也就算了,总不能让我们整个孟家人都跟着你一起丢脸吧?”

    “小毅哥哥,你不能这样说芯澜姐。”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女孩拉住了那名少年,焦急的劝说着,但目光看见肖强的时候,还是流露出了几分敌意,壮着胆子说道:“我们孟家不欢迎你,你伤害过孟家,伤害了芯澜姐姐,你不是个好人。”

    关于孟家这些人对自己的态度,肖强早有心理准备,也正的没往心里去,但看见这些年轻的小辈都敢如此羞辱孟芯澜,而旁边一些孟家的长辈,竟然也都似笑非笑的望着孟芯澜,肖强的心突然被刺了一下,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突然席卷心头,不由得望向孟芯澜。

    孟芯澜很平静,她神色间没有任何变化,就仿佛对这种事情早已司空见惯,早就已经对周围人对她的态度麻木与免疫了。

    可越是如此,肖强的心里就越不是滋味。他突然发现,自己当初那个决定对孟芯澜的伤害原来并不是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

    在自己看来,只是有些对不起她的违背了之前的约定,自己只欠她一句对不起。可实际上那次的举动,却是将孟芯澜在孟家的地位,以及整她在个京城圈子里的地位,狠狠的一脚踩进了万丈深渊。

    “别理会他们,我们上楼去见爷爷。”孟芯澜面无表情,反而安慰了肖强一句。

    肖强心里的一根玄被拨动了,深吸了一口气,便跟在孟芯澜身边向楼上走去。

    “贱人!涛哥他们果然没说错,我孟家这么就出了这么一个不要脸的贱女人!”那名少年见孟芯澜还要邀请肖强去楼上见爷爷,顿时大怒,忍不住恶狠狠的骂了一句。

    孟芯澜的身子微微一颤,胸口剧烈的起伏着,但依然坚定无比的向楼上走去,在这个家里,只要爷爷还活着,她都能忍。爷爷身体越来越糟糕,她可不想因为这种事情害爷爷再生气动怒。

    孟芯澜不计较,可是,就算只是个外人,肖强也看不下去了。

    而且,肖强固执的认为,孟芯澜之所以在孟家这些人眼里成了公敌,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一切都是他害的。

    肖强没有跟着孟芯澜上楼,他目光扫视了一眼,四周已经有好几个成年人出来,都在看着热闹,于是,他的心更冷。

    一入侯门深似海。

    高门大户人家,果然是人情淡漠,无情无义!

    “孟老爷子一世英雄,却想不到后代之中出了这么一个无情寡意的废物。”肖强咧嘴一笑,然后冲着那少年冷冷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