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超神兵王 > 第399章 走了
    &lt;&gt;&lt;/&gt;

    “老三,你这事儿我没法向上面交代啊。他是国家的人,你这么跑过来公然将他给伤了,算是藐视国家尊严,挑衅国家军威啊。”

    墨吏跟上张文清之后,一脸苦涩的说道。

    张文清点了点头,说道:“没事,这件事情你不用管,我会解决的。”

    “你怎么解决?”墨吏一愣,继而担忧道:“你可别乱来。”

    张文清终于冲他笑了一下,说道:“我还想好好多活几年,放心吧,我不会愚蠢到与整个国家为敌。”

    这个世界,无论个人实力再如何强大,与国家为敌就等于是找死,即便是身为站在天榜上的人物,张文清也深知这一点。

    当然,身为天榜上的人物,任何国家都是不会轻易招惹,不会与之为敌的,所以,只要不是太过分,天榜上的人物可是拥有着一定的特权的。

    离开基地之后,张文清直接来到市区,来到了楚家大院。

    楚家老爷子名叫楚先河,当张文清来到楚家大院的时候,他已经在这里等着了。

    “老爷子还没休息呢?”张文清坐在了楚先河的对面。

    楚先河挥了挥手,示意那几名警卫员先离开。可其中一人却警惕无比的盯着张文清,一脸为难。

    楚先河笑了一声,说道:“他若真有心针对我,你们也挡不住他,不是吗?”

    那名警卫高手老脸一红,不得不承认的点了点头,最终还是在楚先河的示意下先离开了。

    “喝口水吧,我记得你不喝茶。”楚先河给张文清倒了一杯水。张文清也不客气,接过来一口喝了。

    “这件事情我并没有针对你或者针对楚家。”张文清放下杯子,开门见山的说道。

    楚先河呵呵一笑,点头道:“我了解你,知道你的为人。”

    “怕这么多年过去你不再了解我,所以过来与你说一声。”张文清说道:“你们几个家族之间的事情,我可没兴趣管,但他,怎么着都是我的师弟,师傅他老人家十几年来没有了踪影,我总得帮着师弟一点。”

    楚先河还是很理解的点着头,叹息道:“当年我们这帮人都想将孙子孙女外孙之类的塞给张老先生,可他却偏偏看中了那小子。这么多年来你也是杳无音讯,没想到你还记得他这个师弟,第一次出山就是为了他。”

    张文清嗯了一声,有所指的说道:“堂堂正正的竞争,比试,甚至较量,我都不会干涉的。但这次,有些过分了。”

    楚先河点头,脸色也严肃了下来,说道:“我知道,我楚家这些小辈之中,他是天赋与天资都很好的一个,只是,他从小就养成了那种坏脾气,城府太深,看上去走阳谋大道,实则总少不了一些阴谋卑鄙的路子,能由你出手给他一点教训,我还得感谢你。”

    张文清哈哈一笑,忙说不敢。

    两人闲聊了一阵,楚先河留张文清一起吃饭,张文清拒绝了。

    “就像你说的这样,慕白这小子会堂堂正正的赢过他的,与唐蜀宁的那个外孙相比,我觉得我楚家这小子不会差,张老先生当年一定看走眼了。”在张文清转身离去的时候,楚先河突然开口,说了这么一句。

    张文清回头,看着楚先河,楚先河也看着他。

    两人对视了一眼,张文清很平静的说道:“只要是堂堂正正,输赢对我道家弟子来说,并不重要。”

    楚先河微微皱眉,随即气势一挫,叹道:“我又输了,都快入土的人了,竟还有这等争心,实为笑话。”

    张文清没有接话,看了楚先河一眼,转身离去。

    张文清走了,楚先河一个人静静的坐在那里,突然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真的老了啊。”

    夕阳西下,八宝山。

    张文清来到唐蜀宁墓前,仅仅的蹲在墓前坐了一会儿,不知过了多久,他抬头望向左侧,一个圆滚滚的身躯出现在视线之中。

    看见此人,张文清站了起来,然后敬礼,但却没有说话。

    挺着一个大肚腩的李浩然也向张文清敬了一个标准无比的军礼,两人对视了一眼,同时礼毕。

    “听说你回来了,我想就算你不来看我,也会过来看看他。”李浩然率先开口。

    “你们又没死,有什么好看的。”张文清笑了一声。

    李浩然哈哈大笑,一屁股坐在张文清身边,目光落在唐蜀宁的墓碑上,叹息道:“他死的太早了啊。”

    “相比很多人来说,的确早了点。”

    “你说的很多人里面,有没有我?”李浩然问道。

    张文清望着他笑道:“他们全都死了,你也不能死啊。”

    两人相视大笑,很多往事都浮现在脑海中,李浩然感叹道:“这世上,也就时间这东西最不是东西,过的太快了,快到连我都老了。看见你还是这个样子,还是这么年轻,我都有些嫉妒了。”

    张文清闻言笑了一声,说道:“我也快老了。”

    “不到六十,还年轻,还能再打十年。”李浩然眸中精光迸射,望着张文清说道。

    “你都打不动了,我找谁打?”张文清望着李浩然笑着说道。

    李浩然不干了,卷袖子道:“来来来,在你小子面前老子还是能打的动的。”

    张文清没理他,说道:“我可不想伤了你,你这样的年纪,伤着了可没那么容易好。”说到这里,似乎想起了什么事情,上下扫了李浩然一眼,道:“当年和蓝迪动手之后,伤还没痊愈?”

    李浩然眼珠子一瞪,道:“早痊愈了。”说完,又叹息了一声:“终究还是老了,即便已经痊愈,也无法恢复到当年的巅峰状态。”

    “他的确很强。”张文清感叹道。

    李浩然看着张文清,终究还是忍不住问道:“你有几成胜算?”

    “谁知道呢。他比我还要年轻五岁呢。”张文清淡淡说道。

    李浩然微微点头,神色凝重了许多。

    “尊师十多年来音信全无,不知是否还健在?”李浩然问道。

    “不知道。”张文清眉宇间露出担忧之色,沉声道:“他老人家已经一百四十多岁,即便健在,怕是也已经年老体衰。”

    李浩然忙摇头道:“不会的,只要他还活着,这天下,就没有人是他的对手。”

    张文清嘴角动了动,最终还是摇头:“论修为境界,他自是第一,但实战,他身体若是不行的话,是无法再保住第一的宝座的。”

    “不是还有你吗,伊贺春秋也老了,他现在第二,你只要击败他,天榜第一的位置,依然属于我们中国人。”李浩然说道。

    张文清目光落在墓碑上,看着唐蜀宁三个字,看着那张照片上的男人,嘴角突然上扬,笑着道:“就算不能击败他,我也会给师弟创造出足够的成长时间。师父曾经说过,师弟,将来会成为道家真正的继承者。”

    听张文清说到肖强,李浩然眸中也迸射出一道明亮的金光,目光同样落在唐蜀宁脸上,点头道:“是啊,他很有天赋,但还是太年轻,需要足够的成长时间。不过现在我放心了,有你这个师兄在,他会成长起来的。”

    “这是当然!”张文清笑了一声,站起身拍了拍屁股,说道:“走了。”

    李浩然起身相送,张文清摆了摆手,然后消失在夜幕之中。

    除了为数不多的几个人,谁都不知道有个农民来过京城,干了一件事,见了几个人,然后就于无声无息之中改变了京城很多大佬的部署与计划,无形中让肖强这个名字又在这些大人物的脑海中过了一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