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超神兵王 > 第398章 堂堂正正
    虽然不明白这是为什么,可墨吏必须得拦住,楚慕白是他第三部门这一批中最优秀的兵,更是楚老爷子最疼爱的孙子之一。

    然而,墨吏抓不住张文清,张文清向前走出的身子,陡然间消失,已经来到了楚慕白面前。

    楚慕白向后疾退,速度达到了顶峰,他早就防备着张文清呢,却依然没想到张文清敢在这里对他动手。

    楚慕白倒退的同时,他身边的两名教官迎了上来,试图拦住张文清。

    第三部门的所有人都很愤怒。

    竟然有人敢在这里动手,这就是对第三部门的挑衅,简直就是找死!

    所以,张文清与楚慕白的私事就变成了他和整个第三部门的事情,没有人能够在第三部门闹事之后还好好的走出去,而且,第三部门自成立以来,便没有发生过被人打上门的事情。

    因此,张文清在这里对楚慕白动手,固然让楚慕白吃惊和意外,同样却让他笑了起来,因为张文清这就相当于和整个第三部门都对上了。

    四周,很多第三部门的人都第一时间围了过来,这群人都是国家最顶尖的特种兵人才,他们一旦动起来,就如同倾斜而出的洪水,瞬间汹涌而至。

    或者说,就像是一群猎豹见到猎物之后突然发动了攻击一般,动作都迅猛到令人难以想象。

    然而,如墨吏所知道的那样,没有人能挡得住老三。

    那两名第一时间从左右围上来的强大教官,双双被张文清两个肩膀就这么直接顶飞了出去,下一刻,在急退之中的楚慕白感觉领口被人抓住,然后就是一阵腾云驾雾,身子被举在了高空,然后就是天旋地转。

    “砰砰砰!!!”

    楚慕白的身体成为了张文清的武器,他一把抓住楚慕白的领口将楚慕白完全提了起来,然后抡起他的身体就开始原地旋转,楚慕白的双脚犹如两根铁棍一样横扫八方,四周围攻而来的那些单兵之王级别的精锐高手一个个被逼退,好几个更是被扫飞了出去,发出沉闷的痛呼。

    当身体被张文清抡起来横扫了一周之后,楚慕白完全才从这种状态中反应过来,他立刻弯曲双腿,腰部在虚空中骤然发力,身子向后一翻的同时,双脚狠狠向张文清面部踢了过去。

    楚慕白的反应不可谓不快,可依然到这个时候才真正反应过来,可以想象张文清的攻击有多霸道,有多迅猛快捷。

    一只手将楚慕白高举在头顶,将四周逼上来的那些人挡开之后,楚慕白的反击虽然凌厉与漂亮,落入张文清眼中却依然不过如此,他左手格挡而出,看上去轻飘飘的横在了楚慕白的双腿前方,在外人看来,这样的动作怎么都无法挡住楚慕白那一击。

    可最终,楚慕白却发出了一声痛呼,他向后翻飞的身躯没能翻出去,依然被张文清死死的抓住了领口部位,同时,那双踢向张文清的腿被张文清很轻松的就这么挡了下来,非但如此,张文清的左手更是第一时间抓住了那两条腿的裤管。

    于是,楚慕白就成了整个人被张文清双手高举在头顶,完全被勒住,被束缚住,动弹不得!

    全场震惊!

    包括楚慕白自己,完全被吓出了一身冷汗,继而,一种前所未有的耻辱席卷全身。

    谁都没想到这个乡下把式的农夫竟如此之强,在电光火石之间便能冲开两名强大的教官的拦截,第一时间控制了战斗力同样强大的楚慕白,而且还逼退了四周围上来的六名单兵之王。

    这是什么战斗力?

    这简直是吊炸天的战斗力水平啊!

    墨吏苦笑,立刻冲四周大声喝道:“都别动,自己人。”然后立刻向张文清道:“老三,你到底想要干嘛啊,兄弟求你了,先将他放下,有什么话咱好好说,行不?”

    张文清咧嘴一笑,道:“我也是这个意思,可你这个兵却不是这么想的,他城府很深,故意让我在这里动怒,然后对他动手,认为这样,我便是与你们整个第三部门作对了。”

    楚慕白的脸一下子就白了,他绝对没想到自己的心思竟一下就被张文清给看透。

    似乎,无论是战斗力还是心机,自己在这个农夫面前都显得如此不堪一击,如此的不值一提!

    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对手啊。

    震惊之余,楚慕白受到了不小的打击,但他依然还是之前的那个心态,这里是秘密基地,是第三部门,就算张文清战斗力真的很强,而且脑瓜子也很聪明,他都不可能在这里真的将自己怎么着,顶多也就是像现在这样稍微羞辱一番。

    楚慕白想到这些,便又冷静下来,显得非常淡定,从空中望着张文清道:“前辈此言,着实是诛心之言,晚辈并没有这么想。而且,前辈一来就是这种语气和态度,也不与我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让晚辈如何配合你呢?”

    张文清眸中闪过一抹怒意,双手猛然向下一拉,然后松开。

    楚慕白的身子就这么从两米多高的地方狠狠向地面砸了过来。

    以楚慕白的身手,自然是第一时间双手伸出,试图撑住身子,避免被砸伤。

    他的确双手先落地,但在落地的那一刻,他感受到了一股奇大无比的力量灌入双臂之中,对方这一摔之力竟狂暴如斯!

    “咔嚓!”

    骨裂声响清脆无比的传了开来,楚慕白发出一声痛苦的闷哼,双臂一阵麻木,失去了知觉,非但如此,双腿脚腕部位也严重扭伤,竟在挣扎了一下之后没能站起来,直接蜷缩在了地上,黄豆粒大小的汗珠,一颗颗从额头上冒了出来,顺着英俊的脸颊滚落而下。

    张文清从口袋里摸出了一根香烟,看都没看楚慕白一眼,扭头望着墨吏:“忘记带火了。”

    墨吏看了地上的楚慕白一眼,然后又看了看张文清,一脸苦涩,但却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打火机,过来为张文清亲自将哪根香烟点上,压低了声音道:“到底怎么回事儿啊老三,这事儿闹的有点大啊。”

    “不会连累到你的。”张文清淡淡说道。

    墨吏脸一黑:“你这话什么意思,我墨吏还怕你连累?”

    “那不就行了么。”张文清冲他咧嘴一笑,在他肩膀上拍了拍。

    四周,那些教官与单兵之王中的精英们都有些傻眼了。

    尼玛,谁能解释一下,这到底是怎么个情况啊?

    诚然,楚慕白在第三部门的威信很高,尤其是在年轻一辈之中,绝对是佼佼者,是很多人拥护的对象。当然,能进入第三部门的人,也都不是怂货不是软蛋,所以还是有很大一部分人对楚慕白并不是特别友好的。

    现在这局面,很多人看热闹,但更多人则是被张文清的实力以及神秘身份给震慑住。

    连这里的最高指挥官墨吏都只是看着张文清教训楚慕白,他们还能说什么?

    张文清抽了一口香烟之后,回过头来蹲在了楚慕白身前,望着他。

    楚慕白脸上满是痛苦之色,看着张文清这张脸,他本能的生出了一种真正的恐惧与畏惧,同时,又正的非常怨恨此人。

    “肖强是我师弟,我师父就我和他两个徒弟,你说我这个做师兄的能看着他总是被人背后使绊子****招么?”

    张文清蹲在楚慕白身边,说的很清楚,很明白。

    “他这次受的伤可能得养三个多月,所以,为了公平一点,你也得养三个月才行。”张文清说完站起身来,准备走的时候,又看了楚慕白一眼,说道:“楚天雄当年是个英雄人物,他如果知道自己的儿子喜欢搞这些动作,可能会很失望。军人,就得有个军人的样子,什么事情都摆在明面上,堂堂正正!”

    丢下最后这句话,张文清转身向外面走去。

    墨吏看了楚慕白一眼,神色复杂的叹息了一声,喝道:“送医疗室。”然后急急忙忙的向张文清追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