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超神兵王 > 第397章 曾经有个老三
    “没事,你知道他是武当弟子,我是道家传人,我找他是有点小事而已。”张文清淡淡说道。

    墨吏一想也是,顿时放心不少,马上道:“走,我带你去见他,你们道家一脉还真是出人才啊,这小子真心不错,了不起。”

    “嗯,我道门一脉当然出人才。”张文清淡淡点了点头,脑海中却只是浮现出肖强来,想到肖强这个小师弟,他嘴角微微上扬,笑了起来。

    墨吏哪里知道张文清指的是肖强,见他笑了起来,顿时心中大定,更觉得自己刚才多心了,忙大手一挥,让车跟了上来,然后对张文清道:“上车,这样快点。”

    张文清终于给了墨吏一个笑脸:“不错,坐车更快点。”

    两人上了车,司机心中震惊于张文清能给他这位牛-逼首长摆脸色,而自己这位威名赫赫的老首长却只能毕恭毕敬的陪着笑脸,他心中惊骇不已,却不敢问,只能专心开车,机车发出沉重的咆哮,快速向基地里面飞奔而去。

    一路上,墨吏又提了两次张文清找楚慕白有什么事儿,但张文清却没说,只说是小事,墨吏虽然还有点疑惑,却也不好继续过问,便问起张文清的近况,两人说着一些曾经的往事。

    “第三区。”

    来到基地深处,一个大门上方写着这三个字,张文清眯着双眼看了一眼这几个字,突然笑了一声。

    墨吏也跟着笑了起来,脸上露出绝对的自信与自豪。

    这就是基地最神秘的三大部门之一的第三区。

    基地里面其他部门知道第三区的人不少,可是,真正有资格进入第三区大门,真正能够知道第三区有哪些特殊成员的人,却是少之又少。

    不属于第三区的人,就算你级别再高,如果没有得到允许,都是绝对不能踏过这道大门的。

    张文清在墨吏前面走了进去。

    穿过一条长长的走廊,推开一道大门,一个偌大的训练广场出现在视线之中。

    不少正在训练的军人都本能的向着门口这边望了一眼。

    当他们看见出现在这里的是一个看上去怎么都不像是军人,反而更像是一个乡下把式的农民的时候,都傻眼了。

    有几名教官直接停下了手头上的工作,神色严肃的向这边走了过来,其中一人更是伸手指着张文清大声喝道:“站住,你是什么人,竟敢乱闯第三区禁地!”

    张文清眯着眼睛看了此人一眼,然后回头疑惑的向跟过来的墨吏道:“禁地?呵呵,什么时候这里成了禁地了?”

    墨吏额头上开始冒汗,忙解释道:“也就是平时不允许其他部队的人乱闯过来而已,哪里是什么禁地嘛。”

    说着,墨吏立刻走了出来,挡在了张文清身前冲偌大的训练广场吼道:“嚷嚷什么,吃饱了没事干是吧?”

    那几名本来冲着张文清来的教官以及学员见到墨吏出现,顿时都萎了,一个个老老实实的回归自己的训练之中。

    张文清笑着走到场中,大声道:“都停一下。”

    全场寂静,很快,所有人都将训练停了下来,不解的望着这个乡下把式,更疑惑的望着墨吏。

    墨吏对张文清实在是太了解了,所以见张文清这么做,他也不好说什么,只是站在一旁,对于那些属下望来的疑惑眼神,权当做没看见。

    当张文清出现在这里的那一刻,楚慕白就看见了他,然后,他脸上露出的震惊之色要比其他人多得到,因为在这里,除了墨吏之外,他也是认识张文清的。

    这不就是那个乡下把式吗?

    就在前天,楚慕白接到了来自武当的一道命令,凡武当弟子不可与张文清与肖强这对师兄弟作对,这是武当派下达的一级警备命令,是任何武当弟子都必须得听从与遵守的。

    当时楚慕白便知道那次计划失败了,心中还着实被震撼了一下。三位武当派最强大的老道都出山了,想不到竟然还是失败,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这位自己根本查不到根底,但却的的确确是个农夫的家伙实在是太强大了,强大到超出了自己的认知与想象。

    此事之后,楚慕白便也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但心里却对张文清此人有了全新的认识,同时,也暗自警惕着。

    当然,楚慕白也并不担心,因为这件事情是武当派做的,与他没有任何关系,至少,在外界调查的是时候,是不会有人知道这件事情与他有关的,因为青龙他们是不会泄露任何秘密,至于武当派那三位,则更不知情。

    但张文清出现在这里,却着实让楚慕白感到很吃惊,很意外,尤其是看见墨吏都跟在张文清身边,而且看上去很敬重此人的时候,楚慕白的心更是微微一沉,莫名其妙的担心起来。

    这家伙到底是何方神圣,连这种军事基地都能自由进出!

    就在楚慕白震惊莫名的时候,场中的张文清目光扫视四周,仿佛在每个人脸上都瞥了一眼,将每个人的长相都记在了脑海中,又仿佛只是很普通的向四周扫了一眼而已,实际上什么都没看见。

    “楚慕白是谁?”张文清淡淡说道。

    寂静的场中,不少人第一时间将目光望向了楚慕白,都是一脸疑惑。

    这家伙是谁啊,找楚慕白干什么?

    甚至,很多人都带着疑问的神色望着楚慕白,想要楚慕白给一个答案。

    楚慕白给不了任何人答案与解释,他自己也是一脸疑惑之色。当然,因为心里知道那件事情,所以他内心深处更是深深震动了一下,脑海中思绪如电闪。但很快,他就镇定下来。对方不可能是因为这件事情过来找自己,因为没有任何证据。

    而且,就算有证据,在这里,谁又敢轻易动自己?

    终究是第三区的精英,是楚家的天之骄子,楚慕白很快淡定下来,大步向场中走去,来到张文清的视线之中,说道:“我就是。”

    张文清看了楚慕白一眼,点了点头,说道:“跟我出来一下吧。”

    墨吏很了解张文清,之前他就觉得张文清找楚慕白有点不对劲,现在更加觉得问题不对了,忙说道:“老三,到底怎么个情况,你给我先说说啊。”

    楚慕白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危机,他只觉得自己不能跟出去,一种对危险的强大感知与敏锐嗅觉让他本能的抵触跟着张文清一起出去。

    有什么事就在这里说,在这里,老子才是最安全的。楚慕白心中这么想着,目光瞧见四周那么多战友与教官,不由得笑了起来,望着张文清道:“有什么事就在这里说吧,我在训练,实在是走不开。”

    张文清一愣,看了楚慕白一眼。

    楚慕白的样子看上去很谦和,但张文清却觉得这小子是在与自己耍心眼,他又岂能看不出楚慕白此时此刻的心思?

    张文清咧嘴一笑,点了点头,道:“本来的确只是有件事情要与你说一说,就算有些事情你真的做的很过分,可看在你爷爷的面子上,我也只是想和你说一说而已。可现在看来,你是个骄傲到骨子里的人呢。”

    墨吏与楚慕白两人的心顿时一沉。

    楚慕白身边,几名与他关系很好的教官与真正的特种高手也都不由自主的围了上来,警惕的望着张文清。

    张文清仿佛没看见这群人,他向楚慕白走去,继续说道:“往往骄傲到骨子里的人,都是有真本事的,我想看看你是不是配得上你的骄傲。”

    “老三!”墨吏面色大变,伸手便去抓张文清的手,想要拉住他。

    别人不知道张文清,墨吏能不知道?这可是老三啊,第三部门的老三,那个曾经令世界闻风丧胆的老三啊,他要教训楚慕白,后者不是找死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