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超神兵王 > 第396章 找他有点小事
    张文清从林中钻了出来。

    师兄弟二人四目相对,同时咧嘴一笑,都松了口气。肖强说道:“谁找你的?”

    “武当的几个牛鼻子老道。”张文清回了一句,说话间已来到肖强身边,目光在肖强肩膀的伤口处看了一眼,然后又看了一眼地上的青龙尸体,最后皱眉道:“就这么一个普通的雇佣兵就让你落了这么重的伤?”

    “他们可不像是普通的雇佣兵,尤其是这个家伙,倘若不是我这几个月来进步不少,今天这一战胜负难料。”肖强嘿然一笑。

    张文清心头微微一惊,对肖强的战斗力他还是有所了解的,能够将肖强逼到这个份上,还在肖强身上留下了这么醒目的一道伤口,可见这些袭击的雇佣兵当真不简单。

    “你不也一样么,被几个牛鼻子老道就逼到这个份上,还双手都伤了?”肖强很想找点心理上的平衡,打击道。

    张文清见他还能开玩笑,不由得笑了起来,说道:“看来伤的不重嘛,要不咱们再切磋一下?”

    肖强脸色一白,忙苦着脸道:“别啊师兄,我嘴贱,也就说说,您别往心里去。”

    张文清冷哼了一声,眸中闪过一抹阴冷之色,道:“那几个牛鼻子老道似乎不知道攻击你的这些人的身份,他们应该不是一伙的。”

    肖强闻言皱起了眉头,疑惑道:“不是一伙的?”

    这的确是个令人意外的消息。

    “不会这么巧吧?”肖强脑海中浮现出之前的情景,说道:“或许那几个牛鼻子老道不知道这些雇佣兵的存在,但这些雇佣兵,一定知道这些牛鼻子老道过来找你我的麻烦了。”

    张文清点了点头,望着肖强笑了起来:“你得罪的人还真多。”

    “的确不少。”肖强点了点头,但脸上依然流露出疑惑之色,说道:“我总觉得,无论是王家也好,还是其他人也罢,他们这么费尽心机的想要将我铲除,似乎不仅仅是因为我曾经的罪过他们。尤其是在干掉王飞扬之前,王家似乎没必要这么针对我。可能,还有别的原因,才是他们必须要将我除去的。”

    “听说楚家有个叫做楚慕白的,是武当派的弟子,而且,是武当派千年难得一见的练武奇才。”张文清突然说道。

    肖强心头一动,想到那个张的比自己还要漂亮的男人,不由得皱起眉头,说道:“虽然没有证据,但我觉得这件事情与他有关。而且,此人阴险狡诈,很喜欢背后做一些小动作,但他的实力很强,而且做事都滴水不漏,让人查不到任何线索与证据。”

    “你讨厌他?”张文清笑着问道。

    “是啊,的确很讨厌他,所以上次找他打了一架,不过没分出胜负来,那小子的确很强,有些资本。”肖强承认道。

    “为了孟家那个丫头争风吃醋?”张文清问道。

    肖强立刻跳了起来:“靠,别黑我,师兄,我和孟家那丫头可半点关系都没有。”

    “看吧,如果没意思,你有必要这么激动嘛,看来还是对人家小姑娘有意思。”张文清笑着说道:“不过也没什么,男人嘛,谁这辈子还没几个女人,多多益善。”

    肖强望着张文清,突然笑了起来,也不和他争辩了,而且,他发现这个看上去老实巴交的农民师兄实际上也是个有故事有趣味的人,与自己应该属于同类。

    “男人都喜欢美女,这个我倒是承认。”肖强说着,突然皱了一下眉头。

    张文清看了肖强的伤口一眼,皱眉道:“有问题?”

    “有,还有颗子弹在里面。”肖强说道。

    张文清神色一凝,走过去道:“还能行?”

    肖强见张文清的目光落在那把军刀上,不由得打了个寒颤,但还是咬牙道:“能行。”

    张文清找来一些干柴干草点燃了一堆火,将军刀灼烧过之后,也不管上面留下的一些墨灰,直接用这把军刀将肖强的伤口重新撕裂开来,动作非常娴熟的为肖强找到了留在体内的那颗子弹,挑了出来,然后又用早就招来的草药将伤口重新敷上。

    肖强疼的叫了好几次,浑身上下都被汗水湿了个透,完事之后又流了很多血,面色变得更加苍白。

    “没有两三个月,这伤好不了。”张文清说道。

    肖强知道张文清说的没错,伤口愈合就得一段时间,而愈合之后的机能恢复,则需要更长的一段时间,所以,张文清说的两三个月还是根据肖强的身体强度判断的,如果是普通人,只怕得三五个月了。

    “你是继续留在这里,还是去别处养伤?”张文清问了一句,然后马上补充道:“在这边养伤的话,师兄我可没时间伺候你,而且,养伤是个很耗钱的事情,师兄我很穷啊。”

    肖强翻了个白眼,想到自己身受重伤,呆在这里继续锻炼也是不可能了,脑海中浮现出林月妍来,心里头一热,道:“我先离开吧。”

    张文清点头道:“也好,我还有件事情要做,然后就去找你。”

    “什么事啊,师兄?”肖强忍不住问道:“又要杀上武当派吗?”

    张文清瞥了他一眼,没有回答。

    ……

    三天后,肖强再次来到了华东省,回到了旗木县县城。

    几乎同一时间,张文清出现在京城国际机场。

    三小时之后,完全依靠小跑和步行,张文清出现在了京城郊外的一个秘密军事基地附近,各种暗哨都被他轻易避开,直到来到基地的大门口,因为入口只有这一个,再加上防守森严,全方位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监视之下,就算苍蝇都飞不进去,更何况一个人?

    “什么人,站住,请马上出示证件接受检查。”一名哨位走了过来,看见张文清很陌生,露出警惕之色,同时,关口其余哨兵也都纷纷紧张的盯着张文清,枪口都移了过来。

    重要军事秘密基地,闲杂人等闯入都可以射杀,所以这里的防守非常森严。

    张文清看了那名哨兵一眼,说道:“告诉老墨,就说老三来找他了。”

    那名哨兵听到老墨这个名字,顿时心头一惊,对张文清的警惕性少了许多,更多了一丝敬畏与敬重,但职责所在,依然道:“麻烦请配合,我们需要搜身检查。”

    张文清点了点头,倒是没有为难这些人。

    很快,检查完毕,那名哨兵马上敬礼道:“请首长稍等。”

    张文清笑了笑,倒也承受了对方这一礼。

    哨兵回到岗位之后,立刻打电话向里面请示,只过了片刻,挂掉电话之后便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向张文清再次敬礼道:“首长,墨首长让我们先送您进去,他马上开车过来迎您。”

    张文清摇了摇头,说道:“你们的岗位在这里,我自己走走就行。”

    “是!”哨兵再次敬了一个军礼,然后回头道:“开门,放行。”

    闸门打开,张文清抽着烟,直接走了进去。

    向里面走了几分钟,一辆机车狂奔而来,见到张文清之后停了下来,一名中将从车上跳了下来,冲到张文清面前就展开双手想要拥抱。

    张文清冷冷瞥了此人一眼,道:“别过来,我很不爽。”

    墨吏停在了张文清两米之外,不敢继续向前,望着张文清道:“老三,你这是怎么了?”

    张文清阴沉着一张脸向前走去,墨吏立刻跟着,神色间带着小心翼翼之色。

    车上,墨吏的司机直接傻眼了,更是倒抽了一口冷气。

    我-靠,这家伙谁啊,穿着民用解放鞋,卷着个裤管,一看就是个典型的小农民啊,可尼玛首长却对他小心翼翼,毕恭毕敬,尼玛,这什么状况啊?

    “老三,老三,您有什么事儿就说啊,我……貌似没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吧,用不着对我板着个脸啊。”墨吏跟着张文清向基地里面走了一段,一连问了好几次,但张文清就是不不回答。

    过了片刻,张文清终于回头看了墨吏一眼,问道:“你手底下有个兵,叫楚慕白是吧?”

    墨吏一怔,不明所以的点了点头,道:“是啊,怎么了?”

    “他没出任务?”张文清继续问道。

    “前天刚回来。老三,怎么了,这小子得罪你了,到底什么事儿啊?”墨吏急了,看张文清这样子,尼玛不会是来找楚慕白麻烦来的吧,到底怎么个情况啊?

    “没事,你知道他是武当弟子,我是道家传人,我找他是有点小事而已。”张文清淡淡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