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超神兵王 > 第389章 还有人
    同为道家一脉,张文清是念着情面的,所以迟迟没有出手,而且一直都在提醒无尘和无妄三人。

    当然,对于一开始就出手重创无垢,这也不能算是张文清的错。这是他的习惯。当敌强己弱的时候,他最先想到的就是扭转这种局面,而且,无垢老道也着实令他有些讨厌,所以他先将无垢打一顿,在无垢受伤之后,他将敌强己弱的局势扭转,更因为展现出强大的战斗力而震慑住对方三人,从而有了与他们谈话的资本。

    江湖中人,想要拥有话语权,想要对方听你的,你就得表现出足够的实力来。拳头才是最大的道理。

    然而,张文清依然没想到,他说了这么多,无尘和无妄都理解了,但无垢还是死性不改,竟然还要对他动手。

    既然你要动手,那就死吧,师傅当年虽然让自己顾念一下道门一脉的情分,可自己的性命总是最重要的。

    无垢的突袭很突然,突然到令无尘和无妄也都没想到,直到张文清出手的那一刻,两人才弄明白情况,纷纷出口何止。

    但依然迟了。

    软剑破开了张文清左侧肩膀上的衣服,带出了一丝鲜血。

    张文清爆退开的身躯并没有移开多远的距离,他的身躯贴着那柄软剑,双手如闪电般抓了出去,一手直接抓在了软剑的剑身上。

    剑体刺进,强大的力量之下,张文清虽抓住了剑体,但剑体却在他手心向前滑动了一段距离,鲜血迸射。

    软剑很长,材质柔软,在无垢手中挥舞成了一道铁片,刚硬霸道,但却在电光火石之间突然被张文清那支握在剑体中央的手强行拧弯。

    噗呲!

    软剑划破了张文清的胳膊,刺破了他的手心,但这些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它回转头来刺进了主人的身体之中。

    剑体穿进无垢右侧胸口的那一刻,张文清那只带着鲜血的手也在无垢灰色的练功服上留下了一道血印。

    “嘭!”

    无垢的身子向后倒飞了出去,口中与胸口部位都是鲜血狂喷,痛苦声也随之喷了出来。

    这一幕实际上有些诡异,那柄软剑的剑柄还捏在无垢的手中,但剑身却被折弯了,一百八十度反转之后刺进的不是敌人的身体,而是剑主人的身体。

    狂暴、霸气、狠辣!

    与无垢的狠辣突袭相比,张文清的反击更加直接,也更加心狠手辣。

    当然,最重要的是,张文清的反应速度以及力量都强大到完爆无垢几条街的水准,所以在无垢的突袭之下,他依然能第一时间发动反击,而且给了无垢最沉重最致命的一击。

    “师弟!”

    “无垢师弟!”

    无尘与无妄两人面色大变,这一切变故实在是太快,两人想要呵止住无垢的时候,已经迟了,然而两人依然没想到张文清的反击如此狠辣,如此的不留情面。

    当然,最让两人没想到的是,张文清的实战战斗力竟强悍如斯。

    说来话长,实则这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说来简单,实则张文清能在无垢的突袭之中反杀无垢,这看上去只是张文清的速度诡异莫测,可实际上也证明了张文清的力量也更胜无垢一筹,倘若力量不够,根本无法将软剑折返回去,也就无法对无垢一击必杀。

    速度、绝对的力量,当你将这两种东西都稳稳的占据之后,注定实战无敌!

    很显然,张文清就是真正的实战派。

    无垢倒在了地上,剑还握在他自己手中,当然,剑尖部位还在他体内,他不敢拔出来,那样会无法止血,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些鲜血从剑与伤口的缝隙部位慢慢的冒出来。

    无妄冲到无垢身边,将他扶住,无垢嘴角流淌着鲜血,倒还没有死去,毕竟张文清终究还是念在了道家一脉的份上,没有将剑尖刺进他左侧心脏部位。

    “你!”无妄大怒,等着张文清。

    张文清看着自己的右手手掌心,然后又低头看了一眼左侧肩膀部位,当无妄向他望来的时候,他也回望了过去,眼神冰冷的可怕。

    “我死了,你会不会冲无垢老道发火?就算会,可又能如何呢,我都死了,你总不至于杀了他。所以,还是他倒下的好。”

    无尘嘴角动了几下,有愤怒,也有说不出的无奈。刚才无垢突袭张文清,的确太过分了。但现在毕竟是无垢倒在血泊之中,所以,身为弱势的一方,无垢反而又让人同情,更何况,他们三人本就是同门师兄弟,如手足,无垢被欺负了,即便是站不住理,也总得讨个公道。

    缓缓的,无尘拔出了一柄长剑,望着张文清道:“武当两仪剑法,请赐教。”

    张文清叹息一声,人终究还是有私心的,能够站在真正的道理和大义上辨别是非的人,不多了!

    既然如此,武当派,就暂且先没落衰败下去吧。

    ……

    有了时间限制,肖强下山的速度很快,到附近的镇上时,只用了二十几分钟的时间。他先打了一壶酒,然后买了二十斤牛肉,提着这两样东西,他才找了个电话亭给林月妍打了个电话。

    电话粥煲了半个多小时,肖强估算着时间,向林月妍道:“我在这边很好,你别担心,另外,自己小心点,天气转凉了,别冻着,过些日子我去看你。”

    “嗯,你也要小心些,吃好点,别瘦了。”林月妍关心道。

    “瘦点好,床上运动更持久。”肖强坏笑了一声。

    林月妍哼了一声,说了句流-氓,肖强脑海中已浮现出她羞红了脸的娇羞模样,忍不住心儿一阵荡漾,低声道:“真想好好将你抱在怀里,亲个够。”

    林月妍的声音很小:“我……也想。”

    肖强这一刻真恨不得能插上翅膀飞到她身边,但终究还是不现实,感受到裤裆那玩意儿的蠢蠢欲动,不由得苦笑道:“火升起来了,却没办法灭。”

    “自找的,嘻嘻!”林月妍笑了起来。

    肖强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将杂念赶出脑海,说道:“真得走了,要记得想我。”

    “每天都想,时时刻刻都想。”林月妍说道。

    肖强的心都快融化了,温柔乡,英雄冢,倘若真有这等温柔,英雄不当也罢!

    柔情是需要的,但总不能真的泡在温柔乡里头了。关键是现在这种泡法,对身体有害无利,一股邪火无处发泄,憋着的依然是自己,所以肖强还是咬牙挂断了电话,看了下时间,尼玛,只有半小时了。

    下山的时候能二十几分钟搞定,但回去是要上山的,三十分钟哪里能够?

    不够也得够,否则只能被师兄揍。

    肖强也不怕吓着乡下人,提着东西便疯狂向山里冲去。

    一头扎进山里之后,肖强的速度非但不减,反而提升了许多。就像一头穿梭在丛林中的山羊一样,在林中穿梭如履平地。

    保持着呼吸节奏,依靠强大的身体素质以及越来越强的暗劲支持,肖强很快就冲到了半山腰上,不知何时,耳中突然传来了一些声响。

    似乎是打斗声,而且,正是来自他要去的那个方向。

    肖强不由得心头一沉,难道出事了?

    不过,他很快又平静下来,倘若师兄都会出事,自己急也没用。与张文清相处的越久,肖强对他就越发自信。

    当然,好奇心的驱使下,还是让肖强不由得加快了速度,甚至于连那壶酒和二十斤牛肉都直接丢在了地上,便要轻装上阵向山上爬去的时候,耳中又听见了一道异响。

    心头微微一动,肖强的心再次变得沉重了几分。

    还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