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超神兵王 > 第388章 那就,死吧!
    “勉勉强强,总算没有丢了师傅他老人家的脸。”张文清面对无垢三人的惊呼声,淡淡笑了一下,这份笑容之中更多的是一种绝对的自信。

    内家拳修炼者,能自内而生的生出暗劲,已属不易,没有十几二十年是无法有所成就的,而要将暗劲凝聚成内劲,甚至可以将内劲爆发出来,这又是另一等境界。

    可是,要将内劲再凝练一下,形成真气,也就是传说中的内力,则已经有些传神了,至少,就算无垢无尘以及无妄三人是武当派辈分最老的老道士了,也只是在小时候听说过凝聚出真气的武学高手,可真正见到过的,却还没有。

    不,也不能说没有。

    至少,当年他们见到过张天峤。

    而身为道门一脉的传人之一,张天峤绝对是道家的骄傲。正因为如此,就算大家都不知道张天峤到底是出自道家的哪一门哪一派,张天峤自诩为道家正宗,其他宗派都没有人表示不服,因为张天峤的武学造诣和水平,的确能够代表道家正宗。

    然而,在无垢、无尘以及无妄三人的了解中,除了张天峤之外,正一道前代张天师似乎也凝集出过真气,至于其他武学宗派是否有真气境的高手坐镇,他们都无从得知。

    所以,当现在他们看见张文清竟然迈入了真气境的时候,都被这一幕给震慑住了。

    真气的凝聚强度要比内劲纯正得多,一般情况下,真气一旦凝聚而成,倘若还能被很好的运用在每一招每一式之中,这绝对是国术大家的水准,就算没有独创一脉,就算没有再武学理念上有所建树,也完全可以称之为宗师。

    真正的宗师!

    而武当派这三位强者虽然也被江湖中人尊称为宗师,但他们实际上只是伪宗师,还无法成为真正的宗师。

    如今,三位位宗师遇上一位凝练出了真气的真正宗师,压力可想而知。

    无尘深吸了一口冷气,望着张文清的眼神中流露出复杂无比的神色。这就是张天峤的传人啊,虽然了解不多,但看样子最多也就五十来岁吧,当然,如果真的看表面的话,张文清还没有五十来岁,但道家注重修身养性,所以基本上达到一定的境界,都会驻颜有术,表象年龄要比实际年龄小得多。

    张文清看上去顶多也就是四十二三岁的模样,可无尘等人却判定他超过了五十岁。

    可即便已经是五十岁甚至六十岁了,能够凝聚出真气,达到当今国术界很少有人能迈入的真气境层次,这依然是令人震惊的事情。

    据传,当年武当派的祖师爷张三丰真人,也是在花甲之年踏入的真正宗师境界。

    难道张文清能与张三丰相提并论?

    若真是如此,那张文清的天赋也就太高了,将来的成就,怕是比之张天峤也不会逊色多少。

    甚至有可能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对无尘三师兄来说,张文清展露出真气境的水平与气势,他们有些被打击到了。想他们也是真正的武林高手,是天赋绝佳的那一类内家拳修炼者,可是到了现在,一个个都是八十岁以上的高龄了,甚至无尘都已经九十三岁了,却依然没能跨入真正的宗师境界。

    而眼下,张文清这个相对他们来说年轻得多的小子竟然已经凝练出了真气。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不过,震惊归震惊,三人倒也不至于真的怕了张文清。

    身为武当派的真正强者,无尘三人的境界水平也已经无限接近宗师,凝聚真气也是迟早的事情,而且他们有三人,真动起手来放手一搏,张文清不见得就稳操胜券。

    “在动手之前,最后奉劝三位师兄一声,江湖险恶,以你们这样的年龄,呆在武当山修身养性冲击玄关最为重要,出来抛头露面,动手打架,呵呵,不适合你们了。”张文清望着无尘与无妄二人,笑着说道。

    无尘深吸了一口气,倒是对张文清的话有几分认同,点头道:“我等的确需要更加努力修炼才是,江湖是年轻人的江湖,我们这些老家伙的确不该出面的。但事关武当派未来的生死存亡,所以由不得我们不抛头露面。更何况,当年三丰祖师两百岁高龄尚且能抗击数百山匪,我等不足百岁,动动手也未尝不可。”

    张文清叹息一声,脸上没有了之前的笑容,望着无尘道:“无尘师兄,倘若我说紫阳真经真的下落不明,如果将来有一天我有机会得知其下落,一定送还武当,你信还是不信?”

    张文清认真的表情,以及说话的态度和语气,令无尘生不出丝毫的怀疑来,但不等无尘开口,无垢便大声说道:“师兄,休要听他言语,紫阳真经乃我武当秘典,他如果真的得到,又岂会送还?就算真的会送还武当,如果抄录副本,我武当派今后的武学便流传于外了。”

    张文清眸中寒光一闪而过,猛然回头盯着无垢:“你想死?”

    简简单单的三个字,却爆发出令人心悸的寒意与杀气,这种杀气,纯粹到比他身上爆发出的真气更加可怕,无垢面对张文清那双眼神,竟是吓的说不出话来。

    见无垢不说话,张文清回过头来,望着无尘与无妄道:“动手之前,考虑清楚了。否则拳脚无眼,在下以一敌三,自当全力以赴,若真有死伤,文清会对不起恩师当年的提醒,但若不全力以赴,怕是更对不住自己。”

    这已经是张文清最后的警告。他不是怕了武当派的三人,而是一再念在张天峤当年的叮嘱与吩咐上,对武当派有着特殊的照顾,否则他根本不会与这些老道士废话。

    无尘并非老糊涂,同样,无妄也被张文清一再提醒他们免动干戈而触动。当然,如果张文清没有展现出真气境,尤其是没有释放出刚才这股凌厉的杀气与气势来,他们还真不见得就愿意免息干戈,可现在,他们即便全力以赴,也不一定能真的胜过张文清,而且,拳怕少壮,张文清一旦出手势必如之前重创无垢一样,以杀人为目的。

    谁都不想死。

    武林与江湖虽然存在,但没有人愿意放着好日子不过,对于年事已高的三位武当派老道来说,反而更加珍惜生命。

    思索许久,无尘沉重的点了点头,望着张文清道:“念在当年张天峤前辈与我武当的情分上,我自然是相信张师弟你的。”

    张文清闻言,杀意消散。

    然而就在这时,身后的无垢如幽灵一样飘向张文清而来,他腰间缠着一把软剑,软剑如灵蛇吐信一样喷涌而出,凌厉的杀机瞬间将张文清笼罩。

    张文清没料到无垢竟会突然出手,而且还是杀招,但他可是连武当派三人都不知道的天榜上的真正猛人,对危险的感知何其灵敏,只在无垢出剑的下一刻,他足下泥土便嘭地一声爆裂开来,被奇强的力道踏成粉碎。

    同一时刻,张文清的身子倒纵而出,山避开无垢那一剑的同时,于侧面向无垢合身扑了过去。

    “那就……死吧!”

    冰冷的声音从张文清口中吐出,犹如一根寒刺,深深刺进了无垢的灵魂深处,也刺破了无尘与无妄两人的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