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超神兵王 > 第385章 山里来人了
    孟老的王牌是什么他没说,孟芯澜询问了一句,见老人家不说,也就不再问了。她是个性情恬静的女孩儿,相信缘分,也慢慢的开始相信命数,她可以安安静静的等待着自己的幸福降临。

    如果幸福需要强求,她觉得没必要。

    所以,对于爷爷说的那张可以让肖强乖乖听话的王牌,她是没有任何期待的,甚至觉得有些无聊。

    这一年多来,孟芯澜更多的是在想着自己到底有没有爱过肖强这个男人。

    就算肖强是她追寻了两年的那个男人,可自己真的爱他吗?

    这个问题,实际上早就出现在孟芯澜的心里了,只不过因为身在孟家,更因为与那个唐家的外孙有婚约的缘故,所以她倔强的想要追求自己的爱情,便将那个曾经救过自己的人当成了遐想对象。

    直到这次肖强在订婚宴的现场说出那番话,彻底搅乱了这场带着欺骗性的虚假婚姻之后,孟芯澜才真正回到了现实中,真正愿意正面面对这个问题。于是,她开始询问自己,到底有没有爱过,又到底爱过谁。

    倘若肖强与那个她苦苦追寻了两年的男人是同一个人,那还真的有些巧合呢,还真的有点像是上天注定好的一场缘分呢。

    只是,他是吗?

    而且,现在这个局面,就算他是那个人,又有什么关系呢?

    他已经选择了自己的选择。听说连秦可人那边都彻底断掉了,他心里一定是很爱很爱林月妍的,所以才会彻底断掉了与秦可人之间的关系。

    至于自己……孟芯澜笑了笑,他偶尔能记得自己都不错了,对他来说,自己只不过是他精彩人生中的匆匆过客,仅此而已!

    一定是这样的吧!

    孟芯澜看着因为精力不济而渐渐沉睡过去的老人,她心里不再如两年前那样担心与焦急。

    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她成熟了许多。

    如果是一年多钱,她定然是担心爷爷离去的,因为爷爷一旦离去,她便只能成为孟家为稳固家庭权力而牺牲的一个筹码。

    现在,她不会再担心那些东西,她只是因为爷爷即将离去,即将永远的离去而感到有些伤感,毕竟从小到大,也就是爷爷最疼她最爱她。

    但即便与一年多前相比,孟芯澜心中的这份伤感与不舍也要淡了许多,因为她这一年多来还想明白了一件事情。人生匆匆,时光冉冉,人活着,总是要死的,爷爷这么大的年龄,又在最后这段岁月里没有受到任何身体上的疾病折磨,这已经是很好的归去方式与环境了。

    拉开窗帘,甩开心中的那份淡淡的惆怅,孟芯澜迎着那明媚的光束,深深做了一个呼吸,双手撑开,敞开心怀的拥抱着这个世界。

    突然,电话铃声响了起来,她担心的望了爷爷一眼,见老人家还没有被惊醒这才松了口气,赶忙将电话接通了,压低了声音说道:“喂,谁啊?”

    “有空吗,前段时间出任务,刚回来,想着你应该在京城,约你吃个饭。”电话里传来一道很有魅力的男子声音。

    是楚慕白。

    抛开曾经与肖强一起假扮男女朋友的那段时间不提,这些年来京城权贵子弟之中,唯楚慕白对她最为关怀,每次任务离去之前都会告诉她,回来之后也会约她一起吃饭或者喝咖啡坐一坐。

    这个习惯,即便是肖强和孟芯澜假扮男女朋友的时候,楚慕白依然没有改变,依然在坚持着,只是孟芯澜单方面的多次拒绝了他而已。

    那次订婚宴变故之后,京城里的公子哥追求她的依然不少,但她都婉言拒绝了,包括楚慕白。

    只是,楚慕白的坚持,还是像多年前一样,始终不变。

    他是个很执着的人吧。

    孟芯澜脑海中想着这些,回头看了看熟睡中的老爷子,不知为何,脑海中竟然又冒出了那个人,于是拒绝道:“不了,爷爷身体不好,我需要照顾他。谢谢楚大哥。”

    楚慕白也知道孟家老爷子的身体每况愈下的事情,见孟芯澜拒绝,他也没往心里去,说道:“那就下次吧,孟老爷子身体还行吧,改天与爷爷一起过来看看,他们可是老战友了呢。”

    “爷爷精神状况都很好,只不过年纪大一些罢了。谢谢。”孟芯澜也不好拒绝楚慕白上门拜访的事情,平静说道。

    “那……就这样吧,改天再聊,再见。”

    “再见!”

    如果没有什么大的变故,自己还是要从京城这些年轻才俊中找一个嫁了的。拿着电话,孟芯澜望着窗外,默默的想着。

    但,这并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呢。

    楚慕白看着手里的电话,嘴角勾勒着迷人的笑容,神色非常平静,只是,嘴里却轻声低语道:“你还是得死了才行。越早越好。虽然不知道她心里是否开始有了你的影子,但总是死了的好。一个死人,是最不能对别人带来威胁的。那就,死吧!”

    ……

    “阿嚏!阿嚏!”

    肖强连续打了几个喷嚏,揉了揉鼻子,从一堆树叶做成的窝子里爬了起来。这个时候并不是晚上休息睡觉的时候,可他却不知什么时候就睡着了。

    左右望了一眼,张文清不在,也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了。

    真是该死,这么久了还没有多大的效果,难道真像师兄说的这样自己没有天赋,也就是勤奋方面还凑合?

    半个多月,实际上算算日子,快二十天了,在深山里像野人一样与师兄一起住了二十天,每天都会将体内的那点微末暗劲耗费的干干净净,非但如此,肉身体能也会被张文清想着法子消耗掉,而且张文清也告诉了他如何将力量完全释放出去的方法,可他就是没有找到感觉,仿佛一点进步都没有。

    这让肖强不由得怀疑起自己的天赋来。因为这些天张文清也不屑的说了他很多次,资质平平,天赋太差。

    “怕是林月妍这几个月想我想的厉害了,尝试过男女之事的女人,难能受得了长时间没有男人的日子呢?”肖强揉着鼻子,刚才打了几个喷嚏,他想着一定是林月妍想自己了,便琢磨着是否下山一趟,给她打个电话报个平安。

    又过了几天,这天下午,肖强说要下山一趟,去镇上给林月妍打个电话,顺带也问问李浩然自己是否可以回去述职了。

    张文清还在睡觉,眯着眼睛道:“来回两个小时,顺便给我去打几斤酒,最好称几斤牛肉。”

    肖强听见时间限制的时候就将脸拉了下来,结果张文清还让他去打酒称牛肉,顿时跳了起来。

    张文清睁眼,瞪着他。

    肖强到嘴边的话又生生吞了回去,嗖地一声向山下钻了去,速度之快,怕是丛林中的野兔也比不上。

    迷迷糊糊中,张文清又睡了过去,他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只觉得迷迷糊糊中听见一些声音,好像有人过来了,只当是肖强回来了。

    “回来的挺快的嘛。”

    张文清眯着眼睛说了一句,半晌没听见回音,他猛然间睁开眼来,眸中迸射出两道精光,坐起身来。

    林中一片寂静,实际上没有多少声响,只有偶尔的风声吹拂树叶时的沙沙声和林中的鸟儿叫声。

    张文清突然笑了起来,说道:“三位来的好巧,正好让我这一觉睡的舒服了才过来。”他说的轻松,心里却暗自担心起来,估摸着时间,肖强也该回来了,可现在还没出现,而这附近又来了几位高手,也不知那小子有没有遇上什么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