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超神兵王 > 第376章 师兄弟
    武当山,紫霄宫外的这片广场上,紫懿真人等所有当代老一辈老道们都一脸震惊的望着那名中年男子,实在是说不出话来。

    肖强与林淼也双眼放光,一脸震惊的盯着这男子,简直帅呆了啊。尼玛,哥们儿什么时候才能达到这种程度啊,打这些武当派的国术宗世门就跟玩儿似的,也太牛叉了吧!

    大哥,你什么人啊,收徒弟不?

    就算肖强知道自己那个师傅似乎很牛-逼,此刻也不由得与林淼的想法一眼,只觉得倘若能够得到这位庄稼汉子的指点与提携,将来一定会更加牛叉。

    至于武当派那些第三代的内门弟子,则一个个更是傻眼了。

    肖强和林淼能够分别对战紫山真人,的确令他们感到敬佩,可毕竟还是被紫山真人一个人就给灭掉了威风,无法再对武当派其他高手构成任何威胁了。

    然而现在,这名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这里的庄稼汉子却轻描淡写的一招就将他们的师伯给击退,这等能耐,当真是神乎其技了,实在是太令人吃惊与震撼了。

    “我叫张文清。”庄稼汉子突然将目光落在了肖强脸上,笑着说了一句。

    肖强喉咙里滚动了一下,不由得望着这汉子道:“大……大哥收徒……”说到一半,猛然间惊醒过来,忙咳嗽道:“咳咳,那啥,大哥威武。”

    尼玛,差点丢人了,老子将来是会成为比这些人都更加强大的人,怎么能随随便便拜师呢。

    张文清见肖强没明白自己的意思,淡淡一笑,道:“我叫张文清,幼时师从一位老道,他叫张天峤。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

    肖强闻言,神色勃然大变。

    非但是肖强,武当派的紫懿、紫月等紫字辈的这些老道们都露出震惊之色,纷纷动容不已。

    只听几个老道更是发出了惊呼:“张天峤?”

    好吧,不管武当派的那些老道士们如何震惊动容,总之肖强是真心激动的跳了起来。他终于又听见了张天峤这个名字。

    更让他激动无比的是,张文清竟然说他曾经师从张天峤,也就是说,这牛-逼轰轰的男人,竟然是自己的师兄?

    终于找到亲人,找到组织了啊!

    肖强差点没哭了出来。

    尼玛,自从知道中国还有个国术界之后,自从知道自己也是国术高手的传人之后,他心里头还是很渴望能够再见到师尊张天峤的,更渴望能够多知道一些张天峤的信息,知道一下自己还有没有同门之类的。

    国术界的这些家伙,动不动都能有师傅师伯师叔以及师兄弟们撑腰,打起架来也是一拥而上,他虽然也是修炼内家拳的国术修炼者,可一直以来都觉得自己是孤家寡人一个,没组织没帮手,打起架来也是只能一个人上。

    现在,终于再次听见师尊张天峤的名字,更知道了自己还有一个同门师兄,肖强的心情还是挺激动的。

    当然了,真正让肖强激动的是,张文清太生猛了啊。

    如果张文清是个怂货怂包,他才不会这么激动,才不会承认自己也是张天峤的传人呢。

    “师兄啊!终于找到你了,师兄,我找你找的好辛苦啊。”肖强就像是见了亲人一样,无耻不要脸的一面完全被发挥到了极致,竟直接冲了过去,就差没跪在地上报抱张文清的大腿了。

    林淼嘴角抽动了一下,望着冲到张文清身边的肖强的背影,他嘴里骂了一句:无耻!

    但下一刻,林淼也跟着扑了上去,这厮直接抱住了张文清的大腿,可怜巴巴的向张文清道:“姐夫师兄,你终于来了啊!”

    武当派一众门人弟子无不绝倒。尼玛,见过无耻的,没见过这么无耻的。

    刚才这家伙出现的时候,没见你们两个和他认识啊,现在看见人家这么厉害,马上就去抱大腿拉关系,尊严呢,节操呢,还要不要了啊?

    “嘭!”

    肖强直接一脚将林淼踢翻了一个跟头,怒道:“老子才是你姐夫。”

    林淼一脸委屈的望着肖强,无辜道:“是啊,我没说你不是我姐夫啊。”

    “那你小子刚才叫他什么?”肖强怒道。

    “姐夫师兄啊。”林淼一本正经的道:“姐夫你刚才不是叫他师兄么,我叫你姐夫,叫他姐夫师兄有错吗?”

    肖强翻了个白眼:“靠,有这么叫的吗,误会,误会,起来吧。”

    林淼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望着张文清道:“姐夫师兄。我姐夫老喜欢欺负我了,你一定要好好管教他,帮我讨个公道啊。”

    张文清被这两个奇葩逗的哈哈大笑了起来,竟是大手一挥,喝道:“起来吧。”说着,他笑吟吟的看着肖强道:“你知道我是你师兄?”

    肖强迎着张文清的眼神,老脸不由得一红,低下头去。

    张文清哈哈大笑,在肖强肩膀上拍了拍,道:“我还真是你师兄,当年师傅倒是与我说起过你,不过那时候你应该才十来岁,还是个小孩。”说着,他一脸感慨与欣慰的望着肖强道:“师傅他老人家果然眼光独到,只是教了你几天,你便能拥有今天这等本事与成就,当真了不起。”

    肖强被张文清身上的那股独特气质与气息所感,也不逗逼了,望着张文清道:“师兄,师傅他老人家还在吗?”

    张文清缓缓摇头。

    肖强心头陡然一沉。虽说张天峤是在十几年前至于他见过一面,然后传授了他一套呼吸吐纳的口诀,但说实在的,如果不是张天峤的这套呼吸吐纳之术,他不可能活到今天,也不可能拥有今天的成就。

    所以,无论当初张天峤是否真心想要收他为徒,是否将他当成了弟子传人,在肖强内心深处,是将张天峤当成师傅了的。

    所以见张文清摇头,肖强的心便变得无比沉重与失落。

    然而,张文清马上笑了起来,说道:“你想哪儿去了呢。他老人家是否还活着我也不知道,最近一次见他,是在十年前,那时候他找到了我,说起了你的事情,否则我也不会知道还有个同门师弟了。”

    肖强闻言大喜,顿时放松了不少,不过想到张天峤当年就那么大岁数了,现在是否还活着还真有些不好说,不禁又有些担心与失落起来。

    张文清拍了拍肖强的肩膀,道:“先办正事,等办完了正事,咱们师兄两人再好好说道说道。”

    肖强顿时回过神来,这才想起了今天来这里的正事,不由得也好奇的向张文清道:“师兄,你也认识徐凤仪?”

    张文清点了点头,道:“若非认识,她也不会求到我头上,也不会让我过来了。”说着,他抬头望着武当派一众老道,旧事重提道:“我与武当派无冤无仇,也不想与你们动手,只求诸位能将故人交出来,我师兄弟几人立刻下山,绝不叨扰了道家清静之地。”

    张文清望着紫懿等一众武当派老道,再次说出了他的要求,言行举止都显得对武当派这些老人们非常重视与尊敬。

    只是,他的要求,对武当派来说却是一点都谈不上尊重与重视了。

    人家武当派的内部恩怨,你一个外人过来干涉,竟然要将人带走,这不是与武当派为敌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