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超神兵王 > 第257章 暗号
    “浩然啊,你回去告诉小周,就说我王孟良还没有老糊涂。【风云小说www.yuehuatai.com网】”

    清早,王家大院,王孟良在办公室见了李浩然,看完一号让李浩然送过来的文件资料之后,王孟良神情沉重的表达了他的态度与立场。

    李浩然点了点头,道:“王老哥能这么想,相信他一定会很高兴的。”

    王孟良冷哼一声,瞥了李浩然一眼,道:“我孙子很多,虽然死一个让我有些伤心,却也不至于就犯了糊涂。飞扬那孩子被人当枪使了,我王家难道还能被当炮使不成?告诉一号,我王家是国家的一杆炮,除了国家和人民,任何私人都使用不动。”

    李浩然深深望了王孟良一眼,郑重的点了点头,起身告辞离去。

    李浩然一走,王国兴便从隔壁房间里出来,急匆匆的进了老头子的办公室。王孟良看了这个儿子一眼,叹息一声,招收道:“先把门关上,过来给你看样东西。”

    王国兴招办着将房门关上,来到王孟良的办公桌前,接过老父给他的那份资料看了几眼,面色便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刚刚死去了儿子,王兴国本就在极度悲伤之中,因为他连儿子的尸体都无法弄回来。

    此刻,再看见这样的一份文件资料,王兴国的愤怒可想而知,他望着王孟良道:“爸,您相信这些东西?”

    “一号让李浩然送来的东西。这种东西没必要作假,很容易就能查明白是否属实,二来,他们根本没必要造一些假消息送过来。”王孟良冷冷说道。

    “难道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不管怎样,飞扬是那混蛋亲手杀的啊!”王兴国一脸愤怒,充满了仇恨,情绪依然比较激动。

    王孟良冷冷的瞥了王兴国一眼,没有说话。

    王兴国被老父的这种眼神盯着,突然浑身打了个寒颤,逐渐冷静了下来。

    “你生了个好儿子,生了个能将你甚至将我整个王家拉入万劫不复境地的好儿子啊!”王孟良冷笑着说道。

    王兴国的心再次一沉,只觉得浑身都变得冰冷无比。

    “与整个王家的兴衰荣辱相比,一个人的死算得了什么?更何况,即便有仇,即便要报仇,方法也多的是。”

    王孟良语气一如既往的冰冷,他一双深邃的眸子自始至终的盯着王兴国没有离开,继续说道:“最近你的表现让我非常失望。尤其是悄悄将飞扬送走的事情,我更是非常失望。但你知道我最生气的是什么吗?”

    王国兴在动怒的父亲面前噤若寒蝉,丝毫不敢顶嘴。

    王孟良叹息一声,道:“我最生气的,是你既然知道飞扬带着他的师傅出国的事情,知道他是一心冲着那小子去的,你为何不告诉我,为何不阻止?在原则性的问题上,我王家绝对不能走错一步,因为只要走错一步,便有的是人将我王家推入万丈深渊!”

    王兴国丧失爱子的仇恨瞬间被冲淡了不少,他想到了父亲从小到大对自己的教诲,想到了这些年来所见过的那些真正触犯的家族与风云人物的最终下场,不由得感到浑身寒冷,莫名恐惧。

    “内斗这种事情,从不允许,但也没有真正反对过,可是这种争斗,必须要有一定的底线,这根底线是绝对不能触碰的,无论是谁,只要触碰了这根底线,最终都没有好下场。”

    王孟良的声音缓和了许多,望着他最器重的这个儿子,继续说道:“你儿子被人当枪使了,不管幕后是谁,你心里有个数就行了,不管是谁亲手杀了他,你只要记住,真正害死他的是谁。将来有机会的时候,再通过不逾越那条红线的手段将对手一个一个击败,这才是你未来要走的路,要做的事。”

    ……

    意大利,罗马城。

    经历过王飞扬那件事情之后,肖强又在古堡的大床上趟了两天两夜。与上次相比,肖强恢复过来的时间要短了很多,而且他醒来之后的身体状况也要比上次好,R身机能以及体内暗劲的恢复速度,也比较快,数日便完全恢复了过来。

    对石永邢研制出的这种亢奋药剂,肖强倒是有些喜欢上了。如果这次不是那支亢奋药剂,他根本不可能与管云飞硬抗那么长的时间,最终他只能死在王飞扬师徒的手中。

    不过,这些天休养的日子,肖强对管云飞当日突然逃走的举动非常怀疑。当日服用了亢奋药剂的自己虽然能够与管云飞正面抗衡,可肖强依然看得出来,管云飞还是没有出尽全力。

    而且,自一开始,管云飞在占据绝对优势的情况下也没有直接痛下杀手。

    仔细回想起来,肖强便发现很多可疑的地方。

    第一,管云飞本来是一直都没有说话的,后来与自己交手,他不止一次的问过自己师出何人。

    第二,管云飞一开始动手的时候,肖强的药效并没有发作,在那样的情况下,就算抛开第一招试探,他也有很大的优势先将肖强重伤或者直接干掉,可他并没有怎么做。

    第三,他为何会逃走?当时管云飞逃走的时候,肖强虽然战斗状态越来越好,但却受伤也越来越重,而且再继续斗下去,肖强体内的能量将会被消耗一口,最终的胜利属于管云飞的机会依然是最大的。

    身为王飞扬的师傅,又陪着王飞扬一起不远万里的来到国外寻找自己,他怎么在好不容易找到自己之后临阵脱逃?

    管云飞的事情在肖强心中成为了一个谜,一个让他想不明白的迷。

    不过,肖强也没有刻意的去纠结这个问题,因为还有一个疑惑困扰着他。

    齐腾菜菜子。

    五年前,肖强的确在摩洛哥见过齐腾菜菜子,但那个时候的两人都不认识,而且按照肖强的说法,当时的肖强不过是一个小角色,而齐腾菜菜子却是高高在上的大人物,所以他对齐腾菜菜子印象比较深,对方却不记得他。

    令肖强真正疑惑的,是齐腾菜菜子这次出现在这里的目的到底是什么,那天他倒在地上的时候,齐腾菜菜子说的那番话又到底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假的,还有,她为何要说出那么一番话来?

    不管出于什么原因,齐腾菜菜子在肖强耳旁低声说的那番话肖强都没有告诉别人,他不想引起石永邢的怀疑。毕竟,这种事情一旦说出去,石永邢心里到底会怎么想,会不会对肖强生出戒心还真难说,所以不说出去是最好的。

    日子过的很平静,也很安宁,普菲斯真的言出必践,对肖强的身份不再追究不说,事后还送来了很多东西,表示出了对肖强的关心,也算是道歉了。

    身为一方枭雄,普菲斯能主动向肖强道歉,也算是给足了肖强面子。当然,这份面子,实际上是他给‘山本太郎’的。

    石永邢是在一家医院里进行研究试验,他基本上都没有回来居住,往往都是住在普菲斯的家里,这表现出了普菲斯对他的绝对重视与尊重。所以偌大的古堡,平时基本上都只有肖强四个人居住。

    这天晚上,凌晨两点多钟,肖强睡梦中隐隐被一道熟悉的声音所惊醒。

    是暗号!

    龙隐内部联络的一种特殊暗号,而且这种暗号,连赵抗日与王阔两个新人都还不怎么熟悉。不过身为龙隐的老成员,肖强对这种暗号再熟悉不过。

    他轻轻推开窗户,跳了下去,在楼下一个黑暗的角落里,一个让他有些意外的人正站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