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超神兵王 > 第248章 奥斯卡影帝
    肖强绝对没想到王飞扬会出现在意大利罗马。【风云小说www.yuehuatai.com网】

    当初在京城,他与王飞扬的那场过节虽然过去,但肖强也明白,这事儿还没完,而且,他和整个王家算是真的对上了,除非有一方彻底倒下,否则另一方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那件事情发生之后,王飞扬就离开了京城,对于这件事情肖强是清楚的,但他并不知道王飞扬到底去了哪里。

    可现在,这家伙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难怪普菲斯会对自己的身份产生怀疑,有王飞扬这个对自己过去的身份了如指掌的家伙在这里,普菲斯想不怀疑都难。

    但现在,肖强最担心的不是王飞扬知道他过去那些身份的事,他所怀疑的,是王飞扬对他在龙隐的事情到底知道多少。

    看见肖强,王飞扬显得非常兴奋,自从肖强在埃及的事情传开之后他就兴奋无比,他毫不犹豫的带着他师傅一起出国来寻找肖强的下落,目的就是干掉肖强,不干掉肖强,他这辈子都不能真的翻身,不能抬起头来。

    寻找了一个多月,现在,他终于找到肖强了,而且他手里还掌握着可以致肖强于死地的劲爆信息,他有的是机会玩死肖强。

    “哈哈哈哈,没想到吧,肖强,你绝对没想到我会出现在这里,绝对不会想到,你最终还是死在我王飞扬的手里,对吧?”

    看见肖强,王飞扬便无法保持绝对的平静,他这一辈子都是被肖强给毁了,所以他对肖强恨之入骨,即便有了上次在京城的那场教训,可他依然在看见肖强之后忍不住走到了场中,指着肖强发泄着心中对他的怨恨与愤怒。

    肖强将目光转向普菲斯,突然笑了起来:“普菲斯先生,您所说的那个证人,就是这个家伙?”

    普菲斯笑着点头,看着王飞扬说道:“你最好不要骗我,他可是我一位尊贵的客人,如果你骗我,我会让你无法走出这里。”

    普菲斯的话令王飞扬心头一沉,他身边那名男子也是微微皱起了眉头。

    突然间,王飞扬意识到自己似乎进入了一个身不由己的地方,今天如果他不能搞死肖强,那么死的人一定是他!

    一种莫名的恐惧与紧张油然而生,王飞扬指着肖强大声说道:“你是不是肖强?”

    “是又如何?”肖强很平静的回答道。

    “你是不是中国人,是不是军方的特工?”王飞扬继续问道。

    肖强冷笑一声,望着他道:“你是想说出我在中国的身份吧?没错,我的确在中国一个叫做‘龙隐’的特殊部门干了几年,但这又能说明什么?老子现在是中国通缉的叛徒,难道你他么的没看国际新闻吗?哈哈哈哈……”

    四周很多被各国通缉的一些要犯听见肖强的话,都忍不住跟着笑了起来。

    在世界黑-道混的人,哪个又不是被国家通缉的人?甚至很多人都是被好多个国家联合通缉的对象,如果没被通缉,你都不好意思出来混。

    “我怀疑这一切都是假的。你是唐家的外甥,更是孟家的未来孙女婿,这么好的条件,你为何要背叛祖国,为何要成为通缉犯,这实在是太不合理,太不科学了,你一定是国家派来的卧底,对不对?”王飞扬一针见血,指出了问题的关键。

    是啊,如果肖强真的拥有那么多身份背景,谁他么脑子被驴踢了背叛国家成为通缉犯啊?

    而且,肖强本就是中国神秘组织龙隐的人,更拥有死神的称号,身为死神,他曾经可是在金三角干掉了蓝鹰佣兵团的数十名精英,更将毒蝎子佣兵团的一支精锐之师干掉,之后万里追杀,跑到迪拜将金永诚都给干掉了,这样的猛人,正是中**队里的一把尖刀,大好的前途等待着他,他怎么可能叛国?

    唯一的解释,便是他在执行什么特殊的秘密任务,是来当卧底的。

    “别在我面前提唐家,更不要提孟家!”

    突然间,肖强整个人气势都变了,他一双眸子之中迸S出愤怒无比的神色,英俊的脸上一片狰狞,显得非常可怕。

    “九年前老子就已经不是唐家的人,与孟家,更不可能有任何狗P关系,当年他们要是保我,我何必背井离乡?那年老子才十五岁,十五岁啊!”

    肖强双目血红,一脸的怨天尤人,完全是那种少年时期受到巨大打击之后心理产生扭曲而变-态的模样。

    “如果不是恩师。”肖强指着石永邢,继续说道:“如果不是他老人家,我九年前就已经死了。是恩师让我重新活了下来,是恩师给了我第二次生命,而且让我变得越来越强,活的像个人。”

    “你不要狡辩,你就是卧底,是国家派来的卧底。”

    王飞扬突然有些慌了,因为肖强的样子实在是太*真太可怕了,任谁听了肖强之前这番话,都会本能的产生同情,然后理解成他少年时期受到了巨大的打击,从此心理扭曲,发生了极大的变化,变得愤恨唐家与孟家。

    “国家?”

    肖强双目血红,真个人变得癫狂无比。

    他的确是在演戏,是在借题发挥,然而很多时候也算得上是他内心世界的真情流露。若无真情流露,他不可能表现的如此完美,如此令人只看一眼就被他的表演拉进了他的故事之中。

    “别跟我提国家。我他么不需要那样的国家!”

    肖强愤怒的咆哮着:“我父亲是怎么死的,啊?你应该不知道吧,哈哈哈哈,老子在龙隐这么多年,总算查出了真相。告诉你们,我父亲肖建军,身为中国-军人,为国家出生入死,为孟家的那个少爷,不惜只身犯险,最后被as组织给活捉了。可是你知道国家是怎么对待他的吗,孟家与唐家,又是如何对他的吗?”

    肖强完全变得疯狂起来,他双目血红,整个人的气势都癫狂无比,完全进入了他内心中的邪恶世界,似乎他经历过的一切痛苦与委屈这一刻都浮现在了众人眼前,也彻底影响了他的心灵,让他活在了对那个国家与环境的仇恨与抱怨之中。

    普菲斯眯着双眼,他的视线从始至终都锁定着肖强的脸,始终保持着迷人的微笑。

    石永邢也看着肖强,他轻轻的叹息了一声,也没有去看普菲斯,而是缓缓摇头,仿佛是自言自语:“如果是他现在这样的状态,就算不服用亢奋剂,乔恩也不是他的对手,他在癫狂的情况下爆发出的战斗力,连我都感到恐惧。”

    普菲斯微微一笑,点头道:“一个人在绝对的愤怒状态下,的确能爆发出令人可怕的潜能。”

    场中,肖强神情癫狂的大声嘶吼道:“他们竟然看着我父亲活活被敌人一刀一刀的凌迟处死,却依然不肯答应那个简单的要求。哈哈哈哈,什么狗P国家尊严,难道一个尊严就比人的生命还值钱还重要,难道他们就没想过,我父亲为这个祖国和人民付出了多少鲜血与努力吗?这样的国家,你还想我肖强为他卖命?”

    “你……你撒谎,你根本就是卧底,普菲斯先生,您一定要相信我,这家伙真的是中国的军人,他拥有着强大的身份背景,更是龙隐特战大队的优秀成员,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叛国,他出现在这里,一定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王飞扬隐隐意识到情况有点不对劲,立刻转头对普菲斯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