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超神兵王 > 第218章 够狠
    “你觉得现在是问这个的时候吗?”石永邢望着肖强,他额头上冒出了豆大的汗珠,腹部的伤口与肖强被刺中的几乎一模一样,但真正对他带来致命威胁的明显不是这点伤势,而是中毒!

    如果不是中毒,之前追杀出来的那名忍者就算再如何厉害,以肖强的判断,石永邢都不会落荒而逃。

    之前那名忍者的确很猛,很霸道,是肖强遇上的对手之中最诡异的一个,若非肖强战术应变能力迅捷,果断采取以伤换命的打法,一旦被对方纠缠上,只怕死的那个人会是他自己。

    但不管怎样,身为能够与李浩然那种级别的人物相提并论的人,石永邢绝对拥有干掉那名忍者的实力,可他却落荒而逃,最大的原因就是他被下毒了,而且还被突袭所伤。

    肖强望着石永邢咧嘴一笑。

    石永邢心头突然一阵狂跳,一种不祥的感觉从心底升了起来。

    “我现在就想知道。”肖强笑着,突然将枪口对准了石永邢的脑袋。

    随着肖强的举动,龙十七、赵抗日以及王阔三人也同样如此,他们的枪早就拔出来了的,所以现在对准石永邢根本不需要用多少时间。

    四人的动作高度统一,可以说,赵抗日三人完全是看着肖强的脸色行事的。

    “我不想等下去,而且,我们都很讨厌这种不知道该干什么而漫无目的的被你带着到处跑的生活,所以我想听到一些有用的东西。”肖强望着石永邢说道。

    “你敢杀我?”

    石永邢深吸了一口气,本来高度紧张的他突然笑了起来,身子也放松了不少,望着肖强笑道:“我……我他么要不是中了毒,就凭你们几个小兔崽子也敢这么对……咳咳,这么对我?”

    肖强嘿嘿一笑,枪口突然下移。

    “砰!”

    枪声响起,紧接着便是石永邢的惨呼。

    就在石永邢的腹部伤口的基础上,一颗子弹穿S了进去。

    痛苦的惨叫从石永邢口中咆哮而出,他额头上的汗水更多,如雨点一样滚落了下来,双眸之中几乎喷出火来,冲着肖强怒吼道:“你……我他么要杀了你!”

    龙十七三人也被吓了一跳,绝对没想到肖强竟然真的敢对石永邢开枪。

    “老子不会给你机会。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的道理你都不知道吗?再说了,从埃及那场变故之后,咱们四个就已经是无根之萍,没人管了。李浩然那老头儿也没告诉我你就是我们的人,而且,就算你是我们的人,谁有能保证你这么多年没有变节呢?所以你要是死了,对我们没啥影响。大不了咱们几个不回去了。就算将来能回去,写报告的时候还不是我们四个动动笔的事儿?”

    肖强说的很轻松,但他身上散发出的那股子狠劲儿,那种不顾一切的气势与态度,却是令石永邢也感到了真正的畏惧。

    他突然发现,自己观察了这么多天,却依然看不透肖强这个人。

    比如,这小子刚才竟然敢对他开枪,这就是他绝对没想到的事情。

    这家伙就是个疯子。

    虽然他有可能只是用这种方法诈自己,想要从自己嘴里得到他想要的信息,可尼玛谁能保证他就不敢真的一枪崩了自己?

    枪口对准了石永邢的心脏部位,肖强眸中陡然间爆发出一股恶狠气息,压低了声音嘶吼道:“说,你到底是谁?”

    “石永邢,我他么就是石永邢啊,还要怎么说?”

    石永邢快哭了,他发誓,他这辈子被人吊打的次数不少,可还从没有被几个年轻小辈给吊打过,这事儿绝对不能传出去,传出去他这光辉而传奇的一生可就毁了。

    “你还嘴硬是吧?”肖强说着,伸手按住石永邢受伤的部位,一根手指头摸到了伤口裂开的地方,钻了进去。

    “啊……我,我是石永邢,还有个更出名的名字叫做山本……山本太郎……疼死了,你他乃乃的给老子住手,否则老子会扒了你的皮。哎哟,你死定了小子,啊……我错了,哥,我错了……”

    石永邢还想嘴硬,但终究还是扛不住肖强残酷无情的摧残,只能服软,而且这厮一服软,竟然连节C都不要,连哥都叫上了。

    “再叫声哥听听。”肖强咧嘴一笑,手指头松了不少。

    “哥,你是我哥,亲哥唉。你比李浩然那混蛋还毒啊你。我可是你们的亲师伯,你们几个王八崽子是欺师灭祖,大逆不道啊。”

    石永邢老泪纵横,没办法,这绝对不是装出来的,而是疼出来的,他本来就被下毒,虽然不致命,但他身子骨却感觉没什么力气了,若非如此,之前又岂会被一个忍者追的光P-股就跑?现在更不会让肖强几个有机会这么对他了。

    当然,石永邢也是绝对没想到肖强会这么混账,竟然敢对他动手,而且还是动真格的,这小子他么的简直就是毫无组织纪律性啊。

    “李浩然本来是让咱们将你带回去就完事儿了的,但咱们差点死在了埃及那村子里,之后更是莫名其妙的成为了被通缉的对象。我们的身份是怎么暴露出去的?这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

    肖强连续发问。

    “村子里的那场营救任务不是假的,埃及政府军出动也不是假的,别说是你们能否从那场轰炸中活下来,就连我这个老头子都不敢保证,因为这就是我们这种人该面对的命运。敌人和家里的人,都会在必要的时候对我们痛下杀手,毫不手软。”石永邢咧嘴一笑,道:“来根烟止止疼。”

    肖强向赵抗日打了个眼色,赵抗日将一根香烟点燃,塞进了石永邢嘴里。

    石永邢狠狠抽了几口香烟,不等肖强继续问便接着说道:“你们的任务就是跟着我,听我指挥,咱们组成一个特殊的团体,先与这边的一个黑手党家族取得联系,与他们建立合作关系,慢慢打开属于我们的市场。说白了咱们得先混黑,先混出名堂来才行。”

    “然后呢?”

    肖强几个充满了期待,望着石永邢问道。

    “现在不能告诉你们,就算你小子真一枪崩了我,也不能说,这是最高机密,时机没有成熟之前,不能说出去。”石永邢神色平静,但眸中却闪烁着倔强与坚定之色。

    看的出,他是绝对不会说的,至少没那么容易说。

    而肖强几个,也不可能真的像对待敌人那么对他。这一点,很显然石永邢也看出来了。

    “先离开这里吧,本来我约了他们晚上见面的,现在看来得换个地方,还得推迟几天了。妈-的,齐腾的人追的够快的,这么快就发现了咱们。”石永邢嘴里骂着,倒是对肖强冲他开了那一枪的事儿似乎没放在心上。

    “齐腾?”肖强几人脸上露出了浓浓的好奇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