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超神兵王 > 第224章 两个女人的苦
    中国,北京城王府井,一家咖啡厅中。【最新章节www.yuehuatai.com

    林月妍安安静静的坐在一个角落里翻看着一本杂志,她整个人看上去很休闲轻松,但实际上眉宇之间又多了一丝憔悴与担忧,这段时间她过的并不好。

    不时用手机翻看一下时间,这个小小的举动暴露了她此刻心中的焦躁与不安,她在等人,显得有些焦急。又或许因为别的事情,感觉很焦虑。

    “对不起,让你久等了。”不多时,一道高挑的身影出现在视线中,孟芯澜穿着一套浅黄色连体裙,手里提着一个R白色的手提包出现在林月妍的视线之中。

    “没有,我也刚来一会儿。”林月妍站起身来,这还是她第三次真正意义上的与孟芯澜见面,因为肖强的原因,林月妍感觉有些对不住孟芯澜,今天她又是过来求孟芯澜的,所以显得更加卑微。

    实际上孟芯澜心中也是觉得对不起林月妍的,她觉得是自己和肖强一起欺骗了林月妍,才导致肖强狠狠的伤害了她,即便后来肖强因为林月妍的事情而在订婚宴上放了她的鸽子,孟芯澜心中也只是对肖强有点意见,对林月妍,却是没有半点恨意的。

    “服务员,来杯爱尔兰咖啡,谢谢!”孟芯澜坐下之后,一名服务员便跟了过来,她直接叫了一杯咖啡,显得很随意。

    孟芯澜的随意与落落大方让林月妍也感觉压力小了许多,她想到了李王娇跟她说过,孟芯澜也是个苦命的女子,性格很好,不是那种娇蛮的大小姐。

    “你订婚宴的那件事情,我真的非常抱……”林月妍率先开口,只是话还没有说完,孟芯澜就打断了她,很豁达的笑了笑,摇头道:“那件事情就别提了,你并没有对不起我,甚至从某个立场上来说,他也没有对不起我,只是事情太巧合了,仅此而已,你别往心里去,真的没事儿。”

    “可是……”林月妍还是觉得过意不去,她太过善良,无论是对肖强还是面对此刻的孟芯澜,总是只为别人着想。

    “哎呀,别可是了,以前也只听说过你和他的故事,对于你这个人,我也不是特别了解,最近从姣姐那边打听了一些,我真的很佩服你,因为你能够为了自己心爱的男人默默等候这么多年,真的了不起。”孟芯澜笑着说道。

    自从订婚宴的变故发生之后,孟芯澜遭受了无数的白眼,更因为被孟老在家里关了几天,所以现在在孟家的地位也急转而下,很多孟家年轻一辈见着她都是冷嘲热讽,至于外人,虽然不敢当面怎么着,却也暗地里乱嚼舌根,没太多的好话说给她听。

    期初几日,孟芯澜还有些烦心,不过后来她便想通了,她本就是个恬然自得的女子,前段时间若非肖强的出现而假扮男女朋友关系,她的人生中也不会多了那么多奇奇怪怪的故事,她依然安安静静的过她的生活。

    现在,她只当又回到了从前,至于别人在背后怎么评价她,那是别人的事情,她管不着,也不会去理会。

    每每想到林月妍为了当初那份青涩的爱情竟然等待了八年多的时间,她便觉得佩服不已。

    在小说中,她看见杨过为了等待小龙女而一等就是十六年,更在最后绝望之时白了鬓角发丝,那种至情至性,那种坚贞不渝的爱情,是她渴望与追求的爱情。

    但是,这样的爱情太美好,太单纯,在现在这个拜金世界之中,那样的爱情已经不可能出现了,却没想到在现实中,她竟然也遇上了。

    那就是林月妍对肖强的感情。

    本来,当初肖强以她为挡箭牌伤害林月妍的时候,孟芯澜便觉得肖强太过残忍,认为肖强对林月妍或许没有那么深的感情。

    可是那天在订婚宴上,在那样的情况下,肖强不惜得罪那么多的权贵,不惜得罪孟家与彻底失去唐家,也义无反顾的离开,就因为林月妍出来车祸躺在医院里。

    那一刻,孟芯澜只觉得自己失去了什么最重要的东西,同时也让她看见了真正伟大的爱情,让她对林月妍生不出半点恨意,甚至连对肖强,她都有些不忍去狠,因为这个男人虽然对不起她,却对林月妍用情很深很真。

    至少,这个男人并不是自己之前认为的那种滥情与花心的男人;至少,他是动了真心的。

    见孟芯澜一脸真诚,林月妍也颇为感动,由衷道:“对你,我也是很佩服的。”

    孟芯澜有些不好意思,说道:“我有什么值得你佩服的。这么大了还一事无成,就连自己追求的那份爱情,都险些失守。”

    林月妍一听,心头猛然紧张了起来,望着孟芯澜。

    孟芯澜知道她误会了,忙解释道:“别误会了,我心中坚守的那份爱情可与你那个男人无关,那是我在夏威夷的时候遇上的一个男人。”

    林月妍暗自松了口气,她也是知道肖强与孟芯澜之间是假扮的情侣关系,所以今天才敢真正的来见孟芯澜,否则她认为是自己的原因才导致孟芯澜和肖强之间的订婚宴被破坏,她一定是不会来见孟芯澜的。

    “说真的,随着与肖强的不断相处,我甚至都快妥协了,认为这辈子既然迟早要嫁人的,又与肖强从小便有婚约在身,而他,也是个优秀的男人,更难得的得到我爷爷的喜欢,我便想着就这么一辈子与他过日子也不错。”

    孟芯澜说的笑了起来,摇头道:“所以我真的很佩服你呢,因为你可以为你的爱情守候这么长的时间,可是我,却只是守候了不到两年的时间,便险些背叛了自己的爱情。”

    林月妍问道:“冒昧的问一句,你喜欢的那个人是谁,既然你有这么大的勇气敢找肖强一起假扮情侣去瞒过孟老他们,为何就不敢带那个男子去见孟老,争取得到孟老他们的认可呢?”

    孟芯澜脸上露出一丝苦涩,喝了一口咖啡,望着林月妍道:“我不知道他是谁,他……也不知道我是谁,我是不是很傻?”

    林月妍愣住。

    她绝对没想到孟芯澜的爱情,竟是这种镜花水月一样的事情。

    她对别人,竟只是单相思?

    不,这甚至连单相思都算不上,因为连她自己,都没有真正见过那个人。这或许根本就算不得是爱情吧,只能算是一种精神方面的寄托,是女人犯花痴时候的一种症状?

    当然,林月妍不认为孟芯澜会是那种犯花痴的人。

    只是,孟芯澜的爱情,也太令人无语,令人哭笑不得了。

    “恕我直言,如果真是你说的这样,我想那应该不能算作爱情吧。你能为这种感觉而坚守两年,比我为肖强等候八年多时间更感人呢。我和肖强,是有太多太多的回忆支撑着,是曾经拥有与发生过的真实的接触与感情,所以我才能守候这么多年。所以,你根本不用介意这种事情的。”林月妍忍不住劝说道。

    孟芯澜潇洒的笑了笑,点头道:“是啊,我知道这不过是一种魔障罢了,但因为你们的事情,却使我相信了爱情。所以,我愿意等,要么有朝一日能再见到他,要么,能够等来真正属于我的真命天子。”

    林月妍见孟芯澜什么都想清楚了,也为她高兴,祝福道:“你一定会得到属于你的幸福的。”

    孟芯澜笑了笑,只是脑海中却出现了一个人影,那是肖强,肖强的样子,与她内心世界里残存的那个记忆,甚至是内心世界里构造的那个真命天子的身影,竟无法分辨……

    “其实我今天来找你……找你……”两人聊的很快乐,不知不觉聊了很多事情,相互了解的更多了一些,林月妍终于说出了今天约见孟芯澜的目的。

    “是为了肖强的事吧?”孟芯澜说道。

    林月妍没有隐瞒,点着头,期待的望着孟芯澜道:“虽然有些冒失,也有些唐突,可是……可是我真的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孟小姐,你能帮我问一问孟老,让他帮忙问问肖强的事吗?我……我真的好担心他,真的好想他……”

    看着林月妍憔悴与担忧的神色,孟芯澜也是一阵不忍,只是她自己,身躯也微微颤抖着,更是默默咬着嘴唇。

    这段日子以来,她又何尝真的回到过往日的那种宁静心态?她又何尝不想知道那个男人的消息?

    可是,即便是爷爷亲自去见李浩然,也依然没能得到确切的答案。

    肖强,可能再也回不到国内了。

    甚至,他能否逃过各大国家的追杀与追捕,都是个未知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