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超神兵王 > 第一百九十六章 真相
    肖强急匆匆的赶到了医院,看见了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的林月妍。【风云小说www.yuehuatai.com网】

    林月妍经过抢救并没有生命大碍,只不过失血过多,加上头部有碰撞,因此暂时昏迷不醒而已。

    实际上这次车祸对林月妍最大的伤害,还是她因为流产而大出血引起的后遗症。按照医生的诊断,她ZG也因为受到剧烈碰撞而有些破裂,再加上失血过多,对她的生育功能还是带来了一定的影响,所以她这辈子有可能再也无法怀孕了。

    看着林月妍面色苍白憔悴的躺在床上,肖强的心情与林淼当时差不多。只不过他心中没有没有恨意,只有无尽的自责以及对事情真相的怀疑,以至于现在的他心情非常复杂,非常纠结。

    如果自己当初没有伤害她,没有说的那么绝情,她应该会一直等着自己吧。

    只要她等着自己,就不会怀孕,也就不会受到这么大的伤害。

    她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是哪个混账的?

    肖强到现在都还没弄明白,正因为如此,他才感到莫名的愤怒,更有一种被人在头顶上戴上一顶绿帽子的羞辱感。

    林淼在龙门的时候就说了,说他姐肚子里的孩子就是肖强的。

    可是肖强一直都没想明白这一点,回到国内之后,他虽然与林月妍见过几次面,但尼玛两人之间连拉手都没拉过,自己怎么可能导致林月妍怀孕?

    至少,在肖强的记忆中,他清楚的记得自己从没有与林月妍太亲密的接触过,所以对林淼说林月妍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这种可能,他是本能否认的。

    没有等到林月妍的到来,肖强却等来了孟芯澜,然后,重伤的林淼也来了,与他一起来的是李王娇。

    八年前,因为那场风波,林家也离开了京城,林昊去了江南省主政,林月妍自然也跟着过去了,更因为林家得罪了王家的关系,京城中还能将林月妍当成好朋友的似乎只有李王娇一个,所以现在林月妍出事,来看她的人竟没有几个。

    “她真是你姐?”

    肖强看见林淼出现,眉头微微一挑,问道。

    不知是怎么回事,林淼在肖强面前的态度竟好了许多。

    或许是他今天的目的达到了,又或许是肖强的战斗力比他更强,身为只崇拜真正强者的军人,林淼对肖强的能力是真的服了,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肖强能在之前那样的场合下毫不犹豫的离开,第一时间赶到医院来看望林月妍,让林淼冷静下来的林淼对他的态度有所改观了吧。

    “废话,要不是我姐,我能这么拼命?”说着,林淼突然咳嗽了一声,肖强最后那一击实在是太强,震伤了他。

    “她最近与哪个男人有没有走的特别近?”肖强问道。

    林淼顿时大怒,恶狠狠的瞪着肖强。肖强丝毫不惧,冷冷的望着他。

    似乎知道自己干不过肖强,林淼不得不服软,道:“你当我姐是什么人,她心里有谁你还不清楚么?”说着,这厮似乎终于有脑子了,竟还复杂的看了孟芯澜一眼,似乎觉得当着孟芯澜的面谈论肖强和他姐之间的事情还真有些不地道。

    一旁,一直没有说话的李王娇突然恶狠狠的瞪着肖强,大声吼道:“你这是什么意思,咱们月妍在你眼中就是那种水性杨花的女人么?”

    李王娇的声音很大,而且她的情绪显得尤为激动,三人都被吓了一跳,不明白她何来这么大的情绪。

    “姣姐,你……”

    孟芯澜在一旁有些吃惊的望着李王娇,她和李王娇相熟,是很好的闺蜜,所以了解李王娇的性格,李王娇是个大大咧咧的人,没有心思算计,但人却比谁都聪明,什么都能看透,而且她对朋友很好。

    只是,虽然李王娇平时就有点暴脾气,可也不至于现在这么激动吧。

    孟芯澜的心里陡然一沉,只觉得心里有些难受,她知道李王娇与林月妍关系很好,所以猜到了某种可能。

    李王娇看了孟芯澜一眼,脸上露出不忍之色,但当她看见床上躺着的林月妍之后,便再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冲肖强大声喝道:“你真不是个东西,月妍默默的为你付出了这么多,你眼睛瞎了啊,现在竟然还怀疑她,你良心让狗吃了吗?”

    李王娇一开口,就停不下来了,她实在是不能再沉默下去。她看着孟芯澜道:“对不起,芯澜,我不是针对你,也不想伤害你,但同时,我也可以向你保证,月妍也从没有想要对不起你,从没想过要伤害你。可现在事情已经确确实实的发生了,对你带来的伤害我这个做姐的也只能劝你想开点。”

    “到底怎么回事?”孟芯澜看着李王娇问道。虽然她已经猜到了结果,可是依然心生期待,希望从李王娇口中得知真相。

    肖强与林淼同样急切的望着李王娇。虽然是林月妍的弟弟,可林淼真心不知道林月妍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是谁的,对这事儿完全不了解啊。

    “那天晚上,哎呀,总之我不记得具体的日期了,他和他表哥一起在酒吧喝醉了,人事不知,我和月妍正好碰上了,月妍对他的感情你们又不是不知道,岂能看着他像个醉死鬼一样倒在街头,于是便将他送去了宾馆。就这样,这家伙碰了月妍,月妍后来就怀孕了。”

    李王娇简单的将事情说了,没办法不简单点啊,这里面还有她和唐炎钊两人的事儿呢,要是说的详细了,她怎么解释啊。

    肖强有些傻眼了。

    他终于想起了那天晚上醉酒的事情。

    那天晚上做梦了,而且还是一夜的春-梦!

    春-梦了无痕。第二天起来的时候自己也检查过,貌似没什么啊,哪里有与女人真实大战过的痕迹,怎么就真和林月妍睡了呢?

    肖强一脸疑惑,有些想不明白,更有些……懊恼。

    尼玛,到底干没干啊。

    要是真干了,他么的老子连滋味儿都没尝到啊,合着一整夜自己累死累活就让林月妍一个人舒服了?

    肖强真有点恼火了,他不禁恶狠狠的望向林月妍。

    林月妍面色苍白的躺在床上,憔悴无比,昏迷中。

    肖强顿时无语,又是一阵不忍与怜惜。

    现在说什么,反而都是自己对不起她了。可明明是这个女人那天晚上在清醒的状态下睡了他,更在他没有允许的情况下盗走了他无数的精华,然后怀孕了。

    谁允许她怀孕的?

    不是肖强自私,也不是他无耻与卑鄙。虽然站在现在的立场上,林月妍遭受了这么大的伤害,又是女性,是受害者,很可怜,很惹人疼。

    可站在肖强的立场上,他是什么都不知情的,在国外受到外国思想的影响,肖强觉得自己有些冤。

    然而,身为一个中国人,身为一个男人,他又只能认了,谁他么让他是个男人,谁他么让林月妍这么善良,这么让他心疼。

    ‘最后知道真相的我,眼泪掉下来……’肖强心里只能无辜的呻-吟着。

    无论怎样,肖强都认了,林月妍落成现在这个样子,他知道这一切都只能怪自己,这个责任与负担,他抗!

    嘭!

    突然间,身后传来一道轻响,紧接着,李王娇冲了过去,一脸焦急的说道:“芯澜,你……你怎么了?”

    肖强回头望去,孟芯澜倒退着靠在了墙上,目光望着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的林月妍,神情略显呆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