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超神兵王 > 第一百六十五章 重病伤员
    军医院,高干病房。

    肖强身上C满了银针,尤其是右手肩膀部位的X道几乎全都C了一根银针。做为肖强施针,秦可人都是分两次才完成的,因为肖强的伤势太重,需要施针的地方实在是太多,她的暗劲还不够浑厚,无法一次性给肖强施完针。

    就算是分两次才完成,秦可人最后一针落下之后也依然满头大汗,甚至连面色都显得有些苍白,整个人看上去略显疲惫与憔悴。

    肖强看的有些心疼,道:“这些天累坏了吧,两头跑。”

    秦可人并非在肖强受伤之后才赶来京城专门为他疗伤的,当然,她的确是肖强亲自请来的,但肖强之前的意思却只是让秦可人为孟老爷子施针。

    孟老爷子体内的暗疾藏了很多年,与肖强受内伤的情况大同小异,若非如此,当初为老爷子把脉之后,肖强也不会保证说能治好他的旧疾了。

    不巧的是,秦可人刚到京城,肖强就被抓了,而且伤上加伤,于是这几日来,秦可人非但要为肖强施针,还要去给孟老爷子治疗就上,两边儿来回跑本来没什么,但都是需要施针的病人,她功力又不够,所以这几天非常憔悴。

    “还行吧。”秦可人冷冷说道。

    肖强伸手,想要拉她,但刚动一下,就牵动了伤口,疼的龇牙咧嘴。

    秦可人外冷内热,见他痛苦的样子便心软了,嘴上却道:“让你乱动,疼死了好。花心大萝卜。”

    肖强一阵苦笑,道:“我哪里花心了?”

    “先有孟芯澜,好吧,就算你们是假扮的男女朋友关系,那林月妍这个女人又怎么说?”秦可人擦拭着额头的汗珠,俏脸寒霜的说道。

    “她啊。”

    肖强笑了笑,看着秦可人道:“吃醋了?”

    秦可人俏脸一红,但立刻板着脸道:“吃醋又怎么了,我是你的正牌女朋友,当然不允许你在外面沾花惹草,说,你和林月妍到底是怎么回事,别想骗我,如果你们之间没什么事情,她不可能天天过来看你,而且,王飞扬也不可能用她来要挟你。”

    肖强一脸笑容的望着秦可人,也不C话。

    秦可人见肖强就这么望着自己也不说话,哼道:“怎么不说了,心虚了吗?”

    肖强与秦可人四目相对,目光一点都没有回避,脸不红气不喘的道:“我心虚什么。与她之间已经是过去式了,你才是现在式。”

    秦可人俏脸一红:“呸,什么过去式与现在式,你……你老实交代,到底与她是什么关系,除了她之外,还有过多少前任?”

    “这个,我算算啊!”

    肖强说着,用他那支左手一根手指一根手指的数着,数完之后可怜兮兮的望着秦可人道:“右手伤了,不好数,要不你借我一双手用用?”

    “少臭美了,哪有可能这么多前任。”秦可人见肖强吹牛,立刻不服气的说道。

    肖强点头道:“是啊,那你还不相信我。如果我说你是我的第一任女朋友,你相信吗?”

    秦可人心头狂跳了一下,对于女孩子来说,爱上的男人第一个爱的就是自己,这绝对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只是,她很快就找到了肖强话语中的矛盾之处,哼道:“你刚才说了,我是现在式,林月妍是过去式,她就是你的前任,现在却说我是你的第一任女友,当我是三岁小孩呢?”

    “过去式和前任是两码事儿。”肖强纠正道。

    “强词夺理,哪里是两码事了,这本就是一回事。”秦可人真有点生气了,她不喜欢别人骗她,尤其是肖强。

    对肖强的过去,她并不是特别了解,虽然与肖强之间已经确立了男女朋友关系,而且肖强也给她解释了与孟芯澜之间的关系,但她对肖强的其他事情真的不够了解,尤其是过去的感情经历,因此她总有种患得患失,总有种飘在云端的感觉,只觉得她与肖强之间的感情实在是太不牢固,仿佛一阵风就能吹散一样。

    当然,秦可人对肖强是真的动心了的,而且肖强还是她这辈子第一个真正意义上动心的男人。可是她却不清楚肖强对她到底是否真心。

    在感情的问题上,尤其是刚刚步入爱河的年轻男女,女孩子总是比男孩子更患得患失,更害怕失去,害怕男生对自己不够专心,不够用情。

    恰恰,肖强又是那种谜一样的男人,这种男人对女人的吸引力很大,但同时也让女人捉摸不透,容易患得患失。

    “我和她算得上是初恋吧,但那却是八年前快九年前的事情了,而且当时我们都是情犊初开,所以你懂的,那个时候我们都还小,甚至还未成年,什么都做不了啊,哪像现在我和你这样,当时我们最多也就拉拉手。”

    肖强一边说着,脑海中却已经浮现出当年的许多回忆画面。

    那个时候的他,嚣张跋扈不可一世,在学校是真正的纨绔子弟,他总是拉着林月妍的手在学校后山逛荡,自然也会上下其手,亲嘴之类的自然也是家常便饭,或许是年龄太小,所以就差最后一步没做过了。

    不过现在,肖强说他和林月妍之间只拉过手的时候,却是一点都没有撒谎的觉悟,秦可人甚至都不好意思再追问他了。

    “很久没亲亲了,我要亲亲。”肖强脑海中浮现出与林月妍‘打嘴仗’的画面,目光望着秦可人那张小嘴儿,忍不住吞了口口水。

    秦可人顿时俏脸通红,就像是做贼似的向门口方向看了一眼,确认门关着之后,才松了口气,起身道:“我得过去给梦老爷爷扎针了,你自己好好休息。”

    “哎,别走啊,亲一个再走啊。”肖强急了,但秦可人却不理他,推门走了出去。

    没亲到秦可人的小嘴儿,肖强心中那叫一个失落,但他现在满脑子都是当年与林月妍的初恋记忆,这厮也感到一阵愧疚,只觉得有些对不起秦可人。

    至于林月妍,算了,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就当自己与她是有缘无分!

    想着这些个女人,肖强突然发现,如果真的对一个女人动力心,感情这玩意儿就是人世间最复杂的事情,怎么都理不顺,也想不通。

    接下来几天,肖强是在医院度过的。秦可人每天都是来回跑,给他和孟老爷子两人是扎针,几日下来,肖强身体的其他机能已经完全恢复,但右手依然还吊着,就算有秦可人帮忙护理,至少也得一个多月才能完全恢复。

    孟芯澜身为肖强名义上正牌女友,自然是每天都过来探望的,但肖强现在受伤住院,他那支小队又不能停止训练,所以孟芯澜又要代替肖强充当教官的角色,因此每天来医院探望的时间便相对缩短了许多。

    令肖强有些失落的是,林月妍在某天与她父亲一起来医院探望过肖强之后,就再也没有来过,对此,肖强心中是非常失落的,但同时理智又告诉他,这样也好。

    又在医院里休养了两日,整整一个星期之后,在肖强个人的坚持之下,他出院了,出院之后,便直接向军区秘密基地赶去,今天是三个小组第一次成绩测试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