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超神兵王 > 第一百五十八章 打针
    “肖强同志你好,我是廖正阳,隶属军区检察院,有确切的消息称你在地方上与人打架斗殴,而且伤人致死,请你回去配合我们接受调查。【最新章节www.yuehuatai.com】”

    进来的人是一群身穿军装的男子,为首之人也是四十来岁的模样,主动自我介绍,并且将一本军官证递在肖强眼前看了一下,说了他来此的目的。

    肖强看着对方的军官证,的确是军检察院的人,还是个中校,与自己级别一样。他笑了笑,目光从这些人脸上扫过,知道自己想在医院好好养伤是不行的了,当即点了点头,先向林月妍道:“医院检查的验伤报告你拿着。”

    林月妍神色焦急,脸上带着浓浓的担忧之色,但面对军检察院的人,她一个弱女子也无能为力,此刻听见肖强的叮嘱,她马上回过神来,知道肖强是让她保护好证据,以免他被带走之后被人伤害,到时候也有个证据。

    “肖强,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你出事的,我马上给我爸电话。”林月妍这么多年来从没开口求过她父亲,但现在为了肖强,她绝对不会退缩。

    肖强并没有再说什么,站起身跟着廖正阳他们走了,医院外面停了很多警车与军方牌照的车,四周有不少人围观,肖强被带上了一辆军车之后,警车也跟着散了。

    肖强被带走的那一刻,林月妍也拨通了她父亲的电话,对面传来一个严肃而充满威严的声音:“月妍,爸正在开会,等会儿打给你。”

    “天大的事情也要听我说完。”林月妍第一次在父亲面前表现的如此执着与倔强。

    江南省行政大楼的会议室内,林昊向众人压了压手,做了个打电话的手势,然后起身出去了。

    会议室内的那些大佬脸上顿时流露出复杂的神色,有的暗自猜测着是不是这位一把手遇上麻烦事了,是不是自己的机会来了。有的则暗自担心着。官-场上,勾心斗角无处不在。

    来到外面,林昊在嘴里放了一根香烟,听着电话中传来的消息,他眉头皱了起来,忘记了点烟,此时此刻,没有人能发现,这位平日里以稳重形象示人的江南省大佬眸中陡然间迸S出了两道锋利无比的光芒,一股怒意随着他身上那股上位者的强大气势威压散发了出来。

    “你别急,他不会有事的。听爸的话,你先回去,什么都不要管。嗯,乖,听话,爸会处理的!”

    林昊安慰好林月妍之后挂断了电话,自言自语道:“老王家还真是当他们能一手遮天了啊。当年我林昊就忍了,退步了,现在又欺负到我头上,欺人太甚!”

    ……

    肖强被军检察院的人带走了,这种事情本来传的不快,可因为林月妍的一个电话,上面很多人都第一时间知道了。

    孟建国得到消息的时候也在开会,他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就不管了,因为他比谁都清楚,家里那位老爷子会解决好这一切,不需要他亲自出面,他现在的身份,太敏感了。

    唐家也得到了消息,唐家自唐蜀宁死后就是由肖强的大舅唐正武当权,得到消息之后,唐正武气的笑了起来:“王兴国啊王兴国,你迟早死在你这儿子手里。”

    同一时间,这几天在家里休息的李浩然也得到了消息,甚至他得到消息的时间比其他几个更早一点。

    听见了这种事情,李浩然根本没去问来龙去脉,没有去询问肖强是否真的犯法了,直接一个电话打到军检察院头头那里,劈头盖脸就开骂道:“孙老二,老子还没死呢,老子的兵要是少了一根头发,你那检察院就等着重建吧。送回来,马上给老子将人乖乖的送回来,否则别怪老子堵了你的检察院。”说完之后,压根没给对方说话的机会,李浩然便啪地一声挂了电话。

    挂断电话之后,李浩然坐了一下就坐不住了。

    王家那货到底是什么意思,这么输道理的事情也要去做,为什么?

    突然,李浩然眸中精光一闪,想到了一种可能,面色骤然一变,站起身就走。

    如果肖强死了,或者彻底废了,对唐家、孟家来说,这样的人还值得去救,值得去培养嘛?

    很显然,这不可能!

    为了一个死人或者残废,有些人或许可以不顾一切,但如唐家与孟家那种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庞然大物,是必然要考虑后果的。

    当然,唐家与孟家那种庞然大物更注重的是自己的尊严与威信,是不允许别人挑战他们的权威的。

    可是,当年他们就忍过一次,让过一回,现在你能指望他们就没有忍让第二次的可能?

    李浩然越想越觉得不对劲,他身上爆发出一股就连肖强都从没有见识过的强大气势,直接冲出了家门,亲自开车冲了出去!

    “你们都忘了,老子还有个外号,叫做李疯子!”

    ……

    王家,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正在院子里打太极。如果仔细去看,你会发现老人家打的太极与外面那些练太极拳的套路略有不同,他的姿势似乎更加归整,仙风道骨之中更带着一股子凌厉气息。

    王兴国从医院看望儿子之后便回到了这里,此刻正静静的候在一旁。

    “也好,看看他们的反应。这两年很关键,你和孟家那位迟早有一战,现在先试试对方的反应也是好的。”老人一边打着太极一边说道。

    “关键是他们想与唐家重归于好。”王兴国一针见血的说道。

    老人家点了点头,道:“不得不防。”

    “那些人都处理了?”老人家突然回头,望着王兴国道。

    王兴国看见了父亲那双深邃的眸子中迸S出的两道凌厉光芒,心头一凛。

    “都控制起来了!”

    老人缓缓摇头:“任何把柄都不能留给对方,否则容易被对方倒打一把!”

    王兴国浑身一震,他明白了父亲的意思,沉重的点了点头。

    ……

    黄天化死了,被他带去跟王飞扬一起办事的那群人都死了。要么出车祸,要么突然暴毙,好吧,有的还是趴在女人肚皮上就抽搐着死了。

    欧阳胜的伤不轻,所以也住进了医院,加上他本就是王飞扬的同门师兄,所以他得到了王飞扬同样的待遇,也住着一间干部病房里,还配备了一个漂亮的女护士照顾,这位中年汉子的心都热了。

    不管怎样,师弟对自己的还是不错的。欧阳胜心里有些感激的想着,而且,师弟的背景如此雄厚,今后自己跟着他,一辈子人上人,也值了。

    病房的门突然被推开,一名身穿白大褂的医生戴着口罩走了进来。

    欧阳胜看着这名医生走进房间的动作,心头不由得微微一跳。他是个练家子,所以能看出这名医生走路的与众不同,此人气息很沉稳,而且步伐轻盈之中却带着稳健,怎么看去都不应该像个单纯的医生。

    心中升起疑惑,就听那医生道:“先做个皮试,等会儿还要打几针,防止体内发炎。”

    欧阳胜点了点头,等那名一声拿着注S器走过来要给他打针的时候,他猛然间想起了什么,回头望着对方道:“不是打过针了吗……”

    话音还没有落下,那名医生眸中寒光一闪,注S器直接向欧阳胜身上扎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