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超神兵王 > 第一百五十七章 较量
    王兴国赶到京城第一医院的时候,王飞扬的伤势已经处理好了,躺在病床上休息着。【风云小说www.yuehuatai.com网】

    无论是那条被子弹贯穿了的腿还是被打飞的只剩下一半的耳朵,当时王飞扬的失血都比较多,送到医院的时候就已经昏迷不醒,现在虽然打了麻药,但他依然昏迷着,并没有醒过来。

    王兴国看着病床上的儿子,眼中的怒火都几乎化作真实的火焰喷了出来。

    王兴国的怒火既有针对肖强的,也有针对床上那个不孝子的。

    这不孝子实在是太过鲁莽,本以为当年的那件事情之后他已经懂得了隐忍,懂得了动脑子,想不到现在还是如此鲁莽,做事如此的不经过大脑,还是这么的癫狂。

    同时,唐家那个外孙,也实在是欺人太甚!

    这件事情绝对不能就这么算了,这几年来那些人都想挑衅王家的颜面,挑战王家在国内的地位狱尊严,正好借着这件事情让他们看看王家到底有多霸道,让他们知道,王家是不能轻易招惹的。

    黄喜凤也跟了进来,当她看见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的宝贝儿子之后,直接扑过去趴在床上哭了起来。

    “儿子,您……您怎么了,别吓唬妈妈啊,到底是哪个天杀的,竟然将你伤成这样。”

    王兴国皱了皱眉,呵斥道:“声音小点,还怕丢人丢的不够么?”

    黄喜凤对王兴国有几分畏惧,但看到床上昏迷不醒的儿子,她没来由的一阵愤怒,回头望着王兴国道:“是,我为儿子哭一哭就丢人了,你们王家就不丢人,儿子都被人打残废了,现在又打的住进了医院,连一只耳朵都没了,你们王家就不丢人了?”

    “啪!”

    王兴国一记耳光丢在黄喜凤脸上,压抑着声音低吼道:“给老子闭嘴。”

    黄喜凤愣住了,只是望着王兴国那凌厉的眼神,她也意识到自己刚才顶撞了男人,更意识到那番话的确说的不应该,于是趴在儿子身边呜呜哭了起来。

    病床上的王飞扬悠悠醒转了过来,一眼看见父亲,他面色一变,流露出一丝敬畏与害怕的神色。

    在外面,王飞扬嚣张跋扈,在王家内部,他甚至也可以横着走,这一切除了他是王家嫡系子孙之外,更重要的是他是王家第二代权势人物王兴国的儿子。

    王兴国,今年五十八岁,但却已经是重量级大佬,未来的前途不可限量,而且即便是现在,都是跺跺脚便能令很多人噤若寒蝉的大人物。

    王兴国膝下就王飞扬这么一个儿子,自小就非常溺爱,若非如此,王飞扬当年就成为一个瘸子了,如今又岂能在京城圈子里继续飞扬跋扈?

    “爸。”王飞扬小心翼翼的叫了他父亲一声,然后又叫了一声妈。

    黄喜凤见儿子醒了过来,心里大喜,连忙关切的问道:“儿子,还疼吗,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想吃什么妈妈给你买。”

    王飞扬摇了摇头,他刚刚醒来,实在是吃不下东西,而且,也没心情吃东西。

    “为什么还是这么冲动?”王兴国冷冷盯着王飞扬说道。

    王飞扬天不怕地不怕,对他这个父亲以及家里头的那位老爷子却是最为敬畏,被父亲质问,他神色变得紧张起来,但还是老老实实的道:“我以为可以轻松将他废掉。”

    “废物!”

    王兴国低吼了一声:“老子早就告诉过你,不出手则已,一旦出手,便要一击毙命,不要给敌人任何喘息的机会。上次是在龙门,你在圈子里暴露出了隐藏多年的秘密,却依然没能给那小子一个深刻的教训。非但如此,你竟连他的底细都还没摸清楚就又动手,而且还失败了,你真是太令人失望了!”

    王飞扬想解释,可最终没能开的了口。

    不错,他承认他父亲骂的对,他没有摸清肖强的真实底细就盲目的动手了,而且,今天这么好的机会,就是因为自己的大意才给了肖强反击的机会。

    当自己拿到枪的时候,就应该给他一枪,至少要先废掉他的双手双腿,让他对自己没有丝毫的威胁,然后再去羞辱他,折磨他。

    可自己,却太得意忘形,以至于给了他反击的机会!

    “这次事情之后,希望你能长点心。安心养伤吧,等你出院的时候,他会跪在你面前向你求饶的。”看着儿子一脸懊恼与后悔的样子,王兴国又骂不下去的,他就这么一个儿子,虽然王家未来的位子无法落在这个儿子身上了,但他依然不允许这个儿子受委屈。

    王飞扬心中一惊,抬头望着王兴国道:“爸,您……您要亲自对他出手?这种事情您不要牵扯进来,我一定会处理好。”

    王兴国看着王飞扬紧张的神色,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不孝子还知道关心他,没白疼他这么多年。

    “放心吧,这种事情还用不着你老子亲自出手。而且,老爷子也是想看看那些人的态度。你不用担心,好好养伤吧。”王兴国冷冷说道。

    ……

    肖强与林月妍住进了另一家医院。林月妍只是受到了一定的惊吓,身体并没有被伤害到,所以只有肖强一人住院。

    本来肖强是不住院的,但他额头上的伤不轻,再加上那条胳膊完全抬不起来,照片之后虽然没有发现骨折与错位的现象,但医生却认为他这条手伤的很严重,得住院观察。

    额头上缠着几层纱布,右手放在一旁,一台国内很少能看见的测量仪器正在对他的右臂进行测量与检查,按照医生的说法,还得两小时之后才能知道结果。

    肖强躺在那里,显得有些无聊,林月妍静静的坐在一旁,并没有说话。

    突然,门外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房门被推开,一名四十来岁的中年警察带着几名年轻干警一拥而入。

    瞧见床上的肖强之后,那名中年警察直接说道:“肖强是吧?”

    肖强见这些人来者不善,心头一动,隐隐猜到了对方的目的,笑着道:“是我。”

    “你们想干什么?”林月妍急忙挡在了床边,紧张的望着那些警察,她也猜到了一种可能。

    “带走!”

    那名带队的警察什么都不说,冷着一张脸下达了命令,同时目光死死的盯着肖强,身上爆发出一股凌厉的气势,似乎只要肖强敢反抗,他就要动手。

    四名年轻警察严肃的走到肖强病床前,便要动手抓人。

    肖强眸中精光一闪,左手中多了一个本子。

    “我是部队的人。没有军-方的文件,你们地方上谁敢抓我?”

    那四名年轻警察看见肖强的军官证,神色都是一变,进退不是的回头望向他们的头儿。

    中年警察皱了皱眉,但很快舒展开来,直接打了个电话,道:“老廖,还得你们出马才行了。”

    然后,一众警察便在房间里等着。过了片刻,门外传来沉重而嘈杂的脚步声,很快便有几道散发出凌厉气势的身影出现在病房中。

    看见这些人的着装,肖强心头微微一沉。

    想不到对方竟然动真格的了,难道他们不知道这是两败俱伤的事情,不知道今天的事情一旦真正追究下去,王飞扬也脱不了干系吗?

    或者说,他们真的敢无视法律法纪,无视道德与国威?

    (他么的系统延误,章节发上来了却提醒昨天发表的章节,拜月这属于躺枪啊,你们要骂骂系统吧,靠,我是冤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