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超神兵王 > 第一百四十八章 一个电话
    “那啥,您老这不还健康着么,结婚的事情也不能太急了啊,不急,不急。【全文字www.yuehuatai.com】”肖强终于回过神来。

    答应与孟芯澜演戏是一回事,结婚又是另一回事。

    在肖强看来,就算是联姻结婚,两人现在也才二十二三岁,还可以等几年,却没想到老爷子这么心急,他不由得有些慌了。

    孟芯澜也跟着说道:“是啊爷爷,太急了吧?”

    “老子能不急嘛?万一哪天双眼一闭就睁不开了,去了下面我如何向唐蜀宁交代,如何对得起那几个小辈?这事儿必须得急。老大,交给你办,尽快张罗好了。”孟老爷子直接将事情丢给了孟建国。

    孟建国谁都不怕,唯独对他这个老爸是一点办法都没有,而且唯命是从。只是现在也被弄的哭笑不得,苦笑着道:“爸,结婚的话,的确太急迫了一点。”见孟老爷子吹胡子瞪眼,他立刻道:“您看这样行不,下个月,对,就下个月咱们就给他们先办一个订婚宴。咱们孟家怎么也是大家族,这小子也不是个普通人,他们的婚事当然要办的热热闹闹。等订婚之后,再过个三五个月的,就结婚,您老看成不?”

    小姑也立刻说道:“对啊爸,您老现在还需要养身体,等下个月他们订婚的时候,您老身体好了,到时候也可以出去热闹热闹。”

    “是啊,爸,这事儿虽然要急着办,但也不能仓促了。”

    “……”

    顿时间,所有人都同意了孟建国的提议。孟老爷子听着也觉得有道理,便也不固执,点头道:“行,你们都这么说,那就这么办吧。建国和小蓝留下,其他人都出去吧,老子要休息。”

    大家都离开之后,房间里就剩下了一家三口。孟建国与孟瑞蓝,孟瑞蓝就是小姑,虽然四十来岁了,但在老爷子眼中依然只是个丫头。

    “爸,您应该多休息,其他的事情不用再C心了。”孟瑞蓝坐在父亲床边,拿着老人家的手关心的说道。

    老爷子缓缓摇头,神色变的真正严肃起来,望着眼前的这对儿女,叹了口气,说道:“当初这小子出事的时候我就说过,他要是不能承受这挫折,就这么完了,当年的婚约就当是放P,就这么算了。但我也说过,如果他能活着回来,像个男人一样活着回来,这婚约就有效。”

    孟建国一脸严肃,点头道:“爸,我记得,我都记得。只是您应该清楚,这件事情决定之后的后果是什么。”

    孟老爷子眸中精光一闪,盯着孟建国。

    后者低下头去,不敢迎着老人的目光。

    “没用的东西,老子当年什么都不怕,怎么到你头上就怕这怕那?”老爷子骂道。

    孟建国苦笑:“老爷子哎,当年您就一个人,什么都没有,自然敢打敢拼,可现在着孟家,那么大一家子,您让我怎么不怕这怕那?”

    “是啊,爸,您也别怪大哥了,他也有他的难处。”孟瑞蓝开始帮着孟建国说话了。

    孟建国见老爷子气消了不少,苦着脸道:“而且,您老就不怕这小子知道他父亲的真正死因之后,不心怀恨意?”

    孟老爷子沉默了下来,孟瑞蓝当年还小,似乎也不怎么清楚这件事情,不由得流露出吃惊之色,望着父亲与大哥。

    许久之后,老爷子拍板道:“我相信他,这小子是个明事理的人,他身上有股子浩然正气,这种气势现在的年轻人已经很少了,他既然有,就一定分得清善恶,分得清什么是真正的大义!”

    ……

    “我爷爷的身体是不是很糟糕了?”车上,孟芯澜向肖强问道。

    老爷子既然已经醒了,而且并无大碍,还能说这么多话,家里又有人照顾,两人也没必要刘在孟家大院,基地那边还有事等着他们呢,所以两人就直接开车离开了。

    肖强看了她一眼,道:“你听谁说的?”

    孟芯澜见肖强不像是骗自己的样子,暗自松了口气,问道:“你说那个可以帮我爷爷治好旧疾的人,是真的吗?”

    肖强苦笑:“合着在你眼里,我这个人就这么不可信啊?”

    孟芯澜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忙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太担心爷爷的身体了。”

    肖强道:“放心吧,老爷子的身体实际上并没有太大的问题,如果能将他的旧疾治好,他还能活一两年,但也最多就一两年的寿命了,他毕竟老了。”

    孟芯澜点了点头,实际上上次爷爷就对她说过,那是权威医师给爷爷做过生命判定,只要不出意外,他还能活一两年。

    “你……”

    突然,两人同时看了对方一眼,说了一个字。

    四目相对,孟芯澜连忙移开视线,肖强则忍不住笑了笑,道:“女士优先。”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想谢谢你,谢谢你能让我爷爷这么开心。”孟芯澜说道。

    她是说真的,因为孟家上下,能让爷爷开心的人也就是她了,而她却看得出,爷爷很喜欢肖强,虽然不知道原因,可这是事实。

    “老爷子很有趣,而且,他是革-命英雄,是前辈,与我外公关系也那么好,我尊重他,让他开心是应该的。”肖强说道。

    孟芯澜嗯了一声,问道:“你呢,刚才想说什么?”

    “忘了!”肖强笑着道。

    孟芯澜微微一笑,车内再次沉默了下来。

    但两人都隐隐发现,关系似乎拉进了一步,以前的那种冷漠与距离感,似乎一下子消失了不少。

    或许,是因为爷爷辈的关系很好,又或许,两人真的是同病相怜,都是从小无父无母,而且两人的父亲,当年更是亲如兄弟吧。

    无论怎样,两家都算得上是世交了,既然是世交,他们做晚辈的,关系总不能一直僵着。

    这样也好。肖强默默想着。

    这样很好。孟芯澜心里显得很踏实很安宁,前所未有的宁静与舒畅。

    肖强的车速不是太快,至少比之前赶往孟家大院的时候慢得多,听着车内舒缓的音乐,肖强也感觉前所未有的宁静与放松。

    突然,电话铃声响起,安静的气氛被彻底打破,肖强本能的皱了皱眉眉头,是他的手机响了。

    是个陌生号码,肖强直接接通道:“谁?”

    “老大,终于有人接了。”电话那头传来一个不怎么清晰的声音。

    肖强微微皱眉,听对方的意思,打自己这个电话打很久了啊。

    正疑惑着,就听一道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肖强,你还真是个大忙人啊,可算接电话了。你若再不接电话,我还真不知道那些个刚从号子里出来憋了大半年的家伙会不会忍得住不动你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