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超神兵王 > 第一百四十五章 孟老爷子病重
    肖强的声音比较轻,再加上两人现在靠的比较近,所以在孟芯澜听来,这男人的语气有点怪怪的,充满了调-戏意味,更带着一种令人心颤的暧-昧。【全文字www.yuehuatai.com

    孟芯澜的脸唰地一下便红了,红彤彤的像个熟透的苹果,可爱极了,令肖强看的当场怔住,呼吸都有些跟不上来。

    太美了!

    孟芯澜的美是毋庸置疑的,尽管经常看见,但肖强依然不得不承认现在的孟芯澜看上去很美,是那种很自然很甜美的美。

    “别瞎说,正经点。”孟芯澜微微红着脸,破天荒的并没有责备肖强,而且,看上去更是没有生气的样子,这不由得令肖强微微一愣,心中升起了一丝好奇心。

    这女人今天怎么了?

    不过,肖强虽然口花花,但也不会没有底线,虽然孟芯澜没怪他,但他也没有继续调-戏她,岔开话题道:“为何突然想测试一下我的身体数据了?”

    “你是他们的教官,可以看出身体强度比他们高得多,而我曾经见过不少国外特种兵精英的身体强度,想要做个对比。”孟芯澜见肖强不再‘胡说八道’,暗自松了口气。

    肖强点了点头,神色也严肃了下来,道:“我暂时有伤,可能无法测量出最真实的数据,等过些天伤好了再说吧。”

    孟芯澜这才想起肖强身上是有伤的,当即道:“嗯,差点将这事忘了。”

    “像你这样的身份,应该会经常受伤吧。”略微沉默了一下,孟芯澜立刻又重启了一个话题。

    肖强诧异的看了孟芯澜一眼,发现她今天对自己的态度似乎与以往有所不同,但他也没多想,答道:“算是吧,枪林弹雨中能留一条命就不错了,受伤只能算是幸运,更多的人一旦上了战场,便只能以死亡的方式摆脱战争。”

    孟芯澜听的心里没来由的一阵紧张与难受,她看着肖强,脑海中便能浮现出一些战争场景,想到这个男人多年来都是从战场上过来的,便莫名的有种担心与心疼。

    “你眉毛里藏着的这道伤疤,也是战场上留下的吗?”孟芯澜追问道。

    肖强笑着点头,但并没有多说。

    孟芯澜见肖强对这种事情似乎不想多说,心中虽然充满了疑惑与好奇,更是渴望能够得到真相,却也不得不停止了继续询问。

    不知为何,她总是担心肖强知道她的心思,所以她想就这么在肖强不知情的情况下得知真相。

    除了孟芯澜,其余受训的成员都住在了这里,不分昼夜的训练着。

    每天二十四小时,所有人平均每天都只有三到四个小时的休息与睡眠时间。

    孟芯澜开始的时候还想全程跟进,记录大家训练的项目以及时间,同时记录下大家每个时间段的增长,但只坚持了不到两天,她就跟不上了,实在是太困。

    肖强让孟芯澜按照正常的作息时间来上班,至于其他的时间,他会负责帮她记录那些需要的数据,孟芯澜欣然接受,她知道自己与这些特种兵的身体素质不能相提并论,所以不会死撑着。

    每天清晨吃过早餐便来基地上班,中午的时候要么休息一下,要么便工作,到晚上七八点才离开,孟芯澜的生活过的非常充实。

    相对那些朝九晚五上班的人来说,孟芯澜的工作时间要长得多,但她的工作量并不是太大,所以并不是特别辛苦。

    至于肖强等人,他们的训练时间则太长了,而且训练项目也是全方位的,每天不累趴的直接睡过去,便不会善罢甘休。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转眼便过了半个月。

    在这半个月的时间内,肖强与所有受训的士兵一样,每天都完成了他自己规定的训练任务。他的外伤已经痊愈,内伤也在这段时间得到了一定的休养,好了许多。

    要知道,肖强这段时间一直跟着大家一起训练,他的身体强度得到巩固的同时,还有所提高,相比他什么都不做,内伤反而好的更快。

    这天中午,吃过午饭之后正是最宝贵的十分钟休息时间,赵抗日与王阔几个凑了过来找肖强吹牛聊天,孟芯澜突然从外面急匆匆的走了过来,向肖强道:“陪我出去一趟。”

    肖强见她一脸担忧与焦急之色,不由得问道:“怎么了?”

    “刚刚家里来电话,说爷爷吐血晕倒了。”孟芯澜一脸焦急的说着,眼眶已经被泪水湿润,就差没哭出来了。

    肖强闻言心头也是一惊,虽然与孟芯澜之间是演戏,但孟家那位老爷子却是个性情中人,而且对方与自己外公的关系非常好,更是对国家对人民有大功的前辈,肖强对他由衷敬佩,此刻听说他出事了,自然也跟着担心起来。

    “你们自己训练,都他-妈别偷懒。”肖强立刻向那些受训的士兵说了一句。

    “是!”

    众人大声回答着,都是一脸的严肃认真,能来这里,自然不会有人偷懒,因为他们也已经听到了一些风声,用不了多久就需要一场比赛,那是一场关于荣誉与尊严的比赛,所以绝对不能输。

    肖强带着孟芯澜离开了秘密基地,驾驶着孟芯澜的那辆奥迪r8,肖强只用了一个小时的时间便赶回了孟家大院。

    孟家门外停着好几辆车,其中一辆车尤其特别,院门口,好些陌生的警卫守候着,竟然将孟家很多闻讯赶回来的小辈都挡在了外面。

    是首长,共和国最高首长来探望孟老爷子了!

    孟芯澜也看出来了,对于这位最高首长,她这两年因为一直跟在爷爷身边,所以也见过几次,那几名首长身边的保镖她也认识。

    “爷爷怎样了?”孟芯澜看见了孟涛以及另外几位孟家的年轻人,立刻关切的询问着。

    “芯澜,你也回来了。没事,放心吧,虽然我们也没见着爷爷,但他老人家一定不会有事的。”一名看上去三十来岁的年轻男子向孟芯澜说道。

    其余几名孟家的小辈也失去了平日的嬉笑与纨绔姿态,一个个显得十分严肃,神情中带着些许担忧与紧张。

    孟老爷子可是孟家的一棵大树,这棵大树要是倒了,孟家多多少少还是会受到影响,这些小辈们平时虽然不说,但现在却是比谁都明白这其中的利害关系。

    众人都在担心着老爷子的安危,突然间孟涛说话了,指着孟芯澜身边的肖强说道:“芯澜,平时爷爷宠着你也就算了,今天怎么也这么不懂分寸,这小子算什么东西,与你既没订婚也没结婚,今天这么大的事,你带他过来干什么,还怕这种事情传的不够快是吗?”

    孟芯澜被孟涛这番话说的心口急剧起伏着,她紧紧的捏着拳头,但最终却是将心中的怒火压了下去。不是她懦弱,而是现在爷爷的状况还不知道,做孙子的如果在这个时候自己吵闹了起来,要是让爷爷知道,岂不是气他老人家嘛?

    只是,有些事情孟芯澜能忍,肖强却不能忍,他看出了孟芯澜的愤怒,更看出了孟芯澜的善良心思,想到她从小也失去了父母,与自己是一样的苦命人,怕是在这偌大的家族里也饱受人情冷漠吧。

    肖强一把抓住了孟芯澜的小手,直接挡在孟芯澜身前,目光冷厉的盯着孟涛道:“你是在诅咒老爷子有事吗,他老人家还在里面生死不知,你这个做孙儿的却在这里闹了起来,敢问你是何居心?”

    (月底求兄弟们火力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