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超神兵王 > 第一百三十三章 大黑是你杀的?
    房间里,肖强平躺在孟芯澜的小床上睡着了。【全文字www.yuehuatai.com】孟芯澜用手掌挡在眼前,遮挡住视线中肖强的下半张面孔,只看见了肖强双眼以上的部位。

    仿佛,这个画面已经与脑海中记忆的那个画面完全重叠在了一起。

    可这时,肖强又皱了一下眉头,他额头上露出了那道浅浅的伤疤,这道疤痕就像是隐藏在他眉毛里的一条小蜈蚣一样,在他睡熟的时候展现出来,不再具备他醒着时的那种独特魅力,反而显得有些狰狞。

    这道伤疤的出现,令孟芯澜脑海中叠合在一起的两幅画面消失。

    的确很像,可是……可是这道伤疤是怎么回事,不应该有这道伤疤的啊。

    孟芯澜心情依然持续着激动,她找了那个人很多年,虽然一直都杳无音讯,但她是个执着且固执的女子,她放不下心中那份对爱情的第一次冲动与憧憬,所以她坚持到了现在。

    可是,茫茫人海,不知姓名与长相,她上哪里去找那个人?

    她以为自己这辈子都不会有机会再与那人相遇,所以开始向爷爷妥协。

    实际上,命运让她不得不开始妥协。

    但现在,她却吃惊的发现,这个躺在自己床上的男人,这个仿佛冥冥之中注定了要与自己有诸多牵连与纠缠的男人,竟与自己脑海中记忆力的那个模样如此的相似!

    孟芯澜的心彻底乱了。

    她不知道该不该相信肖强就是自己要找的人,因为她真的无法确定这就是她要找的那个人。

    可是,如果真的是,那这道伤疤又怎么解释?

    孟芯澜快急疯了,她甚至好几次都忍不住想要将肖强叫醒,然后当面问一问他那道伤疤是什么时候有的,是怎么来的,问一问他三年前有没有在夏威夷的那个地方出现过,是否曾经救了一个中国留学生。

    最终,孟芯澜还是压抑住了心中的这份冲动。

    一来,熟睡中的肖强看上去实在是睡的太沉,他应该太累了;二来,如果事情不是自己猜测的那样,岂不是当面向肖强表露了自己的心声,让她知道了自己喜欢的那个人竟是从没有真正见过,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要真是这样的话,这家伙今后还不笑话死自己啊。

    肖强这一觉竟然从中午睡到了下午五点多钟,睡了整整四个多小时。

    醒来的时候,房间的门是关着的,孟芯澜也不知道去了哪里。想到自己竟然在这么一个陌生的小房间里睡着了,还睡了那么长的时间,肖强不禁暗自苦笑。

    看来,最近实在是太累了,这段时间在京城就好好休息,将伤彻底养好了再说吧。

    起床,整理了一下衣裤,肖强钻进了房内的洗浴室,用冷水洗了一把脸,想找毛巾擦一擦,但卫生间里只挂着几条粉色的毛巾,想着这些应该都是孟芯澜的,心里便一阵激动,就算是擦脚的也不错啊。

    好吧,肖强也就这么贱贱的想一想罢了,他倒不会真的犯贱了用孟芯澜擦脚的毛巾去擦脸。

    从洗浴室刚出来,房门突然被推开了,只见孟芯澜走了进来。

    两人四目相对,孟芯澜脑海中第一时间想到的是洗浴室里有没有不该被他看到的东西,而肖强则是暗自松了口气,还好老子没擦脸,不然说不清了。

    孟芯澜很快也松了口气,她暗自庆幸自己的习惯很好,没有将那些不该被男生看见的东西随便丢在卫生间里,同时,她看见肖强脸上的水珠,便明白这个男人很有礼貌,并没有乱用自己的毛巾。

    “醒了啊,这里有毛巾的,你擦擦。”孟芯澜很快恢复了自然,走过去从一个壁柜中找出了一条新毛巾,递给肖强。

    毛巾是新的,但却是洗过一回的那种,所以没有什么味道,肖强直接擦了一把脸,说了声谢谢。

    “不好意思,可能太累了,竟然睡了这么久。”肖强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突然,他觉得孟芯澜在看着自己,而且眼神有点不一样了,不由得在脸上摸了一下,疑惑道:“怎么了,脸没洗干净?”

    孟芯澜回过神来,忙移开了视线,道:“没有。对了,王婶将饭菜都做好了,家里能回来的都回来了,爷爷今天食欲不错,就等你了。”

    肖强闻言,忙道:“感情让大家都等着呢,得,先吃饭去,我也饿了。”

    “还……还有件事。”孟芯澜再次说道。

    肖强见孟芯澜欲言又止,不由得问道:“什么事?”

    “大黑是我大伯养的狗,平时家里的人也都比较喜欢,大伯对它更是有了很深的感情,等会儿你说话别那么冲,他毕竟是长辈。”孟芯澜说着,似乎想起了死去的大黑,也有些不忍与不舍。

    肖强脸一黑,当时几枪将那条藏獒崩了还真是一时气愤,现在回想起来,当时自己的确可以忍一忍的。

    不过肖强也不后悔,这事儿要怪也只能怪孟涛,就算他说的是真的,只是让大黑吓唬吓唬自己,但一般人又哪能受得了这样的惊吓,万一大黑控制不住伤了人怎么办?

    “行,能忍的我一定忍。”肖强说着,突然问道:“你爷爷喜欢大黑吗?”

    孟芯澜忍不住一笑,摇头道:“他不是怎么喜欢。”

    肖强顿时放下心来,点头道:“得了,吃饭去。”

    天气比较炎热,饭桌就架在外面的榕树下,院子里现在比较凉快,一张大太师椅上,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坐在那里,正在喝汤,而饭桌旁边则围了六七个人,都是上了年纪的人,有的看上去六七十来岁了,有的则只有四十来岁的模样。

    肖强与孟芯澜出来的时候,院子里的那些人都看了过来。

    一下子被几位经常在新闻联播上看见的面孔注视着,纵使是肖强,也感到了一定的压力,他只能冲着那些人露出一张自认为很随意很帅的笑脸,在孟芯澜的带领下来到院子里。

    “这是爷爷,这是大伯、二伯、三姑、三姑夫,这是四伯,这是小姑与小姑夫。”孟芯澜从长到幼,依次向肖强将饭桌上的这些人都介绍了一遍。

    肖强心里我了个草,这饭桌上坐的可都是大人物啊,除了两个商人气息很浓之外,其他人都是一副官相,官威十足!

    跟着孟芯澜,肖强对这些长辈们纷纷叫了一声,算是打了招呼,正是见面了。

    孟家老爷子在喝汤,没理会,其他人都纷纷点了点头。

    “小伙子不错,坐下吃饭吧!”

    小姑看上去只有三十多岁,颇具成熟-女人的风味,气场也很足,但她此刻却很是平易近人,和蔼可亲,将椅子拉开,让肖强与孟芯澜先坐下吃饭。

    肖强立马跟见了亲人似的,便要坐在小姑身边。

    可就在这时,大伯冷哼了一声,一双深邃的眸子看着肖强道:“大黑是你杀的?”

    此言一出,三姑与小姑以及他们的男人都吃了一惊,发出了惊呼,就连四伯也一怔,诧异的望着肖强,然后望着他大哥道:“老大,大黑真死了?我就说怎么回来这么久没见它出来呢。”说完,他看向肖强,神色复杂,眼神之中带着满满的同情之色。

    (第三更,求推荐票,求土豪打赏支持。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