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超神兵王 > 第六十六章 我可以疯
    推开房门,孟芯澜看见走廊对面靠墙站着抽烟的男人,一脸错愕:“你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不敲门?”

    肖强微微一笑,眯着的双眼越过孟芯澜看向她身后。

    孟芯澜突然意识到自己身后房里还有个人,更意识到这样的情景之下,无论怎样都会让人引起误会,她心里没来由的一阵慌乱。

    但很快,孟芯澜又平静了下来。

    慌什么,自己与他,也不过是逢场作戏罢了。

    不过在楚慕白面前,自己还是得扮演好自己的戏份,于是孟芯澜立刻向肖强解释道:“他叫楚慕白,楚大哥,刚刚到的中海市,过来看我。”

    听上去像是在解释什么,又似乎没有解释,只是陈述一件事情而已。

    肖强懂孟芯澜的意思,这丫头是在提醒自己,两人不过是演戏而已,相互合作,就算她房间里真的藏了个男人,也与你肖强无关。

    肖强点了点头,虽说有些不爽,但他不能否认自己与孟芯澜只是合作关系,他肖强虽然喜欢美女,但也并不是见到美女就迈不动腿的人,而且能让他肖强真正动感情的女人,还真没几个。

    “你好。”

    肖强伸出手,算是礼貌的向对方打了个招呼:“我叫肖强,芯澜的男朋友。”

    楚慕白看了肖强的手一眼,并没有与他握手。

    肖强淡淡一笑,很自然的又将手收了回来,看着孟芯澜道:“走吧。”

    孟芯澜微微皱眉,楚慕白当着她的面不与肖强握手,这不仅仅是不给肖强面子,也是没给她面子。虽然明白楚慕白一直爱慕与追求自己,见到自己的‘男人’,心里肯定不爽,但她依然没想到往日里风度翩翩的楚慕白会如此小气。

    “对,我也有些饿了。”楚慕白笑着说道。

    孟芯澜自始至终都还没来得及说话,肖强与楚慕白便对上了。

    “我们这是在谈恋爱,共进烛光晚餐之后,可能去看一场爱情电影,如果时间晚些的话,或许会重新开个房间休息,似乎不需要电灯泡吧?”

    肖强笑吟吟的望着楚慕白道。

    妈-的,既然你这么不要脸,那老子也没必要给你脸了。

    虽说老子与孟芯澜是在演戏,可这是我们之间的事情,你他-妈算老几,京城楚家的人就了不起么?

    肖强的话令楚慕白眼中毫不掩饰的闪过了一抹杀机。

    这道杀机凌厉无匹,毫不掩饰,肖强心头一凛,骤然抬头望着对方。

    两人四目相对,各自心头都是一怔。

    楚慕白暗自心惊不已,这厮好可怕的眼神,不是说他已经废了吗?

    肖强同样吃惊不小,能够拥有如此锐利的眼神,散发出那种恐怖的气势,这家伙绝对不简单。

    “芯澜是我楚慕白的女人,你最好给我老实点。我楚慕白可不是王家那个废物。”楚慕白盯着肖强,一字一句的说道。

    肖强笑了,香烟含在嘴角,突然一把将孟芯澜给拉了过去,直接搂在怀里,挑衅十足的瞪着楚慕白道:“十五岁的时候,京城那个圈子里就没人敢与我肖强争女人。现在,更不行。王家的人不行,楚家的人更不行。”

    孟芯澜被肖强突然一把给拉入怀中,顿时惊呼了一声,本能的挣扎着,同时心中大怒。

    不是说好只演戏的吗,这混蛋怎能这样?

    然而,孟芯澜的愤怒与挣扎都无济于事,肖强的手强而有力,犹如铁箍一样将她给箍住,她不动还好,越是挣扎,两人的身体反而贴的越紧。

    孟芯澜很快也意识到这一点,于是不再挣扎,因为肖强虽然搂着她的腰身,但却并没有乱来,还是很有分寸的。

    楚慕白眼睁睁看着自己心仪的女子被肖强抱着,目中快要喷出火来。

    楚慕白本是彬彬有礼的绅士公子,但面对肖强这个突然冒出来的情敌,他却无法保持足够的冷静。这是两个男人之间的争斗,可以与争夺女人无关,但却关乎着各自的尊严与面子。

    “对付女人,要么直接下手,要么敬而远之。你很想做个绅士公子,彬彬有礼,所以你不如我。”

    肖强看着楚慕白几乎喷出火来的眼神,淡淡一笑,搂着孟芯澜就转身向电梯口方向走去。

    楚慕白追了出来。他太在乎孟芯澜了,他不能容忍孟芯澜与肖强在一起,不管是真的也好,假的也罢,此时此刻看着孟芯澜被别的男人搂着离开,他的心都如同被针扎了一样痛苦。

    肖强骤然转身,冷冷的盯着楚慕白道:“我之前说过,我们要去约会,请你不要打扰。”

    冰冷的杀意毫不掩饰的从身上爆发出来。

    如果说之前楚慕白爆发出了杀意,那么现在,肖强也爆发了出来。

    同样凌厉的杀意弥漫虚空,楚慕白心头为之一凛,这一刻,他脑海中只有震惊与疑惑。

    不是说这家伙已经废了吗,可为何现在爆发出的气势,竟如此让人瘆得慌?

    之前,肖强让楚慕白心惊的是可怕的眼神,但此刻,却是一种气势,一种绝对强者的气势压迫。

    眼神可以是伪装的,但气势却伪装不来。

    只有真正的强者,才能散发出强大的气场,形成凌人的气势压迫。

    肖强转身拉着孟芯澜走了,楚慕白竟没有继续跟上去。

    他是个骄傲的人,但他更知道对方是个疯子,是个可以不顾一切的疯狗!

    身为楚家年青一代中的领军人物,楚慕白有着太多需要顾忌的地方,但肖强却是个光杆司令,属于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更何况,在没有确认肖强是否真的已废之前,他只能隐忍。

    望着消失在电梯口的肖强与孟芯澜的背影,楚慕白淡淡一笑,整个人放松了下来。

    “有本事活着,再与我楚慕白为敌吧!”

    ……

    “你以前就认识他,对吗?”电梯里,肖强早就已经将孟芯澜放开。孟芯澜并没有追究这件事情,而是好奇的望着肖强问道。

    肖强用快要抽完的那个烟头重新点上了一根香烟。

    看着肖强一根接一根的抽着烟,孟芯澜皱了皱眉,很是不喜。

    肖强装作没察觉,自顾自的抽着香烟,吞云吐雾之后,不答反问:“你与他关系不错?”

    孟芯澜被肖强这么一问,心头没来由的一阵慌乱,但神情不变,冷哼道:“与你无关。”嘴上这么说,却又忍不住解释道:“当年他上门提亲,长辈们都比较欣赏我们在一起。”

    肖强呵呵一笑:“看来,是我搞错了,第三者是我才对。”

    孟芯澜哼了一声,实际上也可以这么说。不过她当年没有答应这门亲事,也得到了孟老爷子的支持。

    在孟芯澜的人生中,如果她不能选择听从爷爷的劝告嫁给肖强,那么注定是要嫁给楚慕白的。楚家与孟家联手,背后牵扯的东西实在是太多,偌大的利益诱-惑之下,无论是楚家还是孟家,都没有几个人能够拒绝。

    “他比你要大好几岁,当初你在京城的时候,你们应该不认识吧?”孟芯澜好奇的望着肖强问道。

    肖强点头,道:“他是个很可怕的人。”

    孟芯澜心中越发好奇:“但他刚才看上去反而有些怕你。”

    肖强咧嘴一笑,眼眸深处有些落寞与无奈:“因为他考虑的比我多,他不能发疯,我却可以当疯子。一个人疯起来,是很可怕的。”

    孟芯澜似懂非懂。

    肖强微微眯着眼睛,他知道,自己的回国早已令很多人不爽了。仅仅只是不爽的话,有唐家那层关系,再加上李浩然对自己的厚爱,一切或许都还能得过且过。

    可是现在,李浩然似乎也遇上了一些麻烦,自己势必与李浩然站在同一阵营,再加上如今与孟芯澜接近,无形中已经威胁到了很多人的利益。

    山雨欲来风满楼!

    即便是躲在楼内,也会被山雨侵袭,更何况在楼外搅弄风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