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超神兵王 > 第五十四章 惴惴不安
    “哼,肖建军这个名字连提都不能提么,难道你还能杀了我不成?”

    感受到肖强身上散发出的那股凌厉气势,秦文斌心中暗自心惊的同时,也有一些后怕,他今天倒是没有让警卫员跟着,如果肖强真有心对他不利,他还真没机会活着离开。【全文字www.yuehuatai.com

    不过秦文斌毕竟是一方大佬,何等局面没有见过,而且他还算得上是肖强的长辈,又岂会将肖强这种气势放在眼中,一声冷哼,顿时令肖强的气势收敛,冷静了下来。

    肖强的记忆中是不认识秦文斌的,但现在对方一口就能叫出自己父亲的名字,他明白对方与父亲肖建军一定是认识的,当下冷静下来,深吸了一口气后,望着秦文斌道:“首长认识家父?”

    秦文斌见肖强彻底冷静了下来,想到那些听说的关于肖强当年在北京城的一些传闻,再结合现在肖强的紧张反应,动了恻隐之心,倒也不再怪他刚才的无礼,点头道:“肖将军当年也算得上是老子的兵。”

    肖强听了心头一动,忙向秦文斌道:“对不起首长,刚才是我失礼了。”

    秦文斌笑骂道:“滚蛋,你小子就和你父亲一样,都是刺头儿。当年我还真管不了你父亲,现在你也不是我的兵,老子更管不了你。”

    肖强配笑着道:“那是首长您仁厚,对我父子厚爱。”说着,他话锋一转,望着秦文斌道:“首长,我父亲当年在你手底下干了几年?”

    秦文斌呵呵一笑,望着肖强道:“你是想问你父亲当年是怎么死的吧?”

    肖强脸上的笑容彻底收敛,变得严肃了起来,但也并没有像之前那样爆发出凌厉的气势。他眯着眼睛,重新将那根早就取出来的香烟放在了嘴里,缓缓道:“我记忆中没有母亲,也没有父亲,他们说我还没出生的时候他就死了,我母亲太爱他,加上生我的时候出了点事,也死了。”

    秦文斌咳嗽一声,挥手道:“罢了,都是过去的事了,别提了。”

    肖强闻言,竟咧嘴一笑,也没有继续追问,点头道:“是啊,都过去二十多年了,加上我和他们根本就没见过面,完全没印象啊,不提也罢。”

    不提也罢?

    身为人子,连父母当年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又因何而死都不知道,什么都没弄明白,竟然说不提也罢?

    秦文斌微微愣了一下,眸中闪过一抹诧异之色,看着已经点上香烟的肖强,他心头微微一凛。这小子不简单呐!

    关于肖强父母生前的话题,肖强与秦文斌都似乎有了默契,闭口不提。

    肖强自然很想知道父母当年的事情,但既然秦文斌不说,他也不好追问。至于秦文斌,对肖强父亲的事情肯定是知道一些的,但他选择不说,或许有他的难处。

    “孟家你知道吧?”秦文斌直接将话题拉了回来,向肖强问道。

    “哪个孟家?”肖强倒是一愣,脑海中立刻想到了那个家族,但不敢确信。

    “中国除了那个孟家,还有哪个孟家有资格让我给你当牵线的月老?”秦文斌说着,笑道:“倒是忘记了,我这个月老并不合格,因为你们本来就有婚约在身。”

    肖强闻言微微一怔,他早就有婚约在身,这事儿他本人还真心不知道啊。

    其实当年唐家老爷子唐蜀宁与孟家老爷子的约定外人知道的并不多,再加上唐蜀宁死的早,而且肖强在北京城唐家生活的那段时间年龄并不大,即便有婚约在身,长辈们也不可能从小就告诉小辈,谁谁谁是你的老婆,谁谁谁又是你的未来丈夫,这样对小孩子与年轻人的成长还是会有影响的。

    所以,肖强并不知道自己与孟芯澜有婚约的事情并不奇怪。

    而且,在当年那件事情发生之后,唐家没有真正庇护过肖强,肖强便已经心灰意冷,就算唐家当年为他和孟家订了婚,他也不认为一个并不被唐家重视的外甥还能有资格继续与孟家那样的超级大家族联姻。

    可是现在,秦文斌却提到了这件事情,而且看样子还是孟家那边主动提起了当年的这件婚约,这又是什么情况?

    肖强微微皱眉,他实在想不通孟家为何会找到自己。以自己现在的身份背景,根本与孟家没得比,在孟家那种超级大家族眼中,自己虽然是龙隐的人,更是中校军衔了,但与普通贫民只怕也没有多大的分别。

    既然如此,为何孟家还要提出这件婚事?

    不过有一点肖强已经可以肯定了。秦文斌或许曾经的确是自己父亲的上司,但他与父亲之间的关系到底如何还不确定。只是,秦文斌一定是孟家的人,若非如此,孟家也不会直接让他安排自己与孟家那位女子的见面了。

    想到孟家那位女子竟已经等了自己两天,他也忍不住生出了一丝好奇来。虽然对这件他压根就不知道的婚事有些别扭甚至反感,但既然人家主动送上门来,没有不见的道理啊。

    如果太丑了……

    等等,尼玛,老子现在在孟家眼中与普通小老百姓无异,孟家干嘛要将一个女子倒贴给老子?

    不会是恐龙级别的存在吧?

    想到这里,肖强本能的打消了与对方见面的念头,望着秦文斌道:“那啥,首长啊,那边的训练正是紧要关头,不能离开太久,要不我先回去了?”

    秦文斌眼珠子一瞪,喝道:“混账东西,人家女孩子都等了你几天,你小子还来脾气了啊,她哪里配不上你?”

    肖强见秦文斌动怒,讪讪一笑,暗道老子连人都没见过,天晓得她配不配得上老子啊。想我肖强也是仪表堂堂风-流倜傥的人物,不说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最起码老子是注定要成为最强单兵之王的男人,一般女人老子还真看不上。

    就算看得上,老子也不是那种被一根裤腰带就能拴住的人,老子不要一棵大树,要一片茂密的森林。

    “上午九点半,华新路那家聚名轩,你去了说名字,自然会有人带你过去见她。”秦文斌还真怕肖强犯犟不去了,立刻丢下了一个地址。

    肖强见秦文斌态度严肃,而且人家女方也真的在这里等了自己好几天,要是不去见一见,真有点说不过去啊。

    再说了,万一是个美女呢!

    主动贴上来的美女,没道理不收是吧?

    嗯,见见,要是是个恐龙,凭老子的身手还脱不了身?

    惴惴不安的想着,肖强与秦文斌道了个别,驾车向中海市华新路方向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