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超神兵王 > 第四十七章 我孙女婿啊
    “这就是传说中的单兵之王?”

    “简直太牛了,吊炸天啊!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击败那么多特种兵精英,简直是逆天了。”

    “要是我能有他一半,不,能有他十分之一厉害就爽了,单兵之王啊,传说中的超级强者!”

    短暂的寂静之后,全场沸腾,第十三集团军战狼团的所有战士都议论起来。身为军人,没有人不希望变强,没有人不渴望自己强大。现在,肖强展现出了单兵之王的恐怖作战能力,彻底点燃了所有人心中那颗成为强者的梦想之火。

    秦可人以及所有军医院的那些女护士与军医们都睁大了眼睛,一脸的不可思议。尤其是秦可人,她目光望着场中四肢朝天躺在地上的肖强,脸上流露出深深的惊讶之色。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她绝对无法想象到一个人的身体素质可以强横到这种程度。

    不,这不仅仅是身体素质的强悍表现,更重要的是一股气势,一口气,一种意志力。

    对,意志力。

    如果没有足够强大的心境,没有一颗强者之心以及坚韧无比的意志力,没有人能够在之前的状态下还完成与八十名特种兵精英的正面对抗。

    “快,给他们检查身体状态,千万不要出事。”秦可人冲了出去,向医疗队的那些成员下达了命令。

    很多士兵也冲上去帮忙,对于一些体力透支且伤势很重的伤员,他们马上用担架移走,而一些没有重伤却只是耗尽体能的人,他们则没动,任由那些人躺在地上自我恢复。

    肖强有点鼻青脸肿,嘴角也带着一丝丝干涸的血渍,他仰面躺在地上,大口喘息,整个人机会快要呈现出窒息状态。

    太累了。

    今天这场战斗让他达到了真正的极限,若非最后凭借一股极强的意志力一跃而起将王阔那三人击倒,他这场与八十名特种兵精英的较量就输了。

    身为这次龙隐特战队新成员选拔的总教官,肖强输不起,所以他拼尽了最后一口气,依然将敌人全部打倒在地。

    “你……没事吧?”

    秦可人蹲在肖强身边,轻声问道,语气听上去非常冷漠,但又隐隐透着一股子关心。

    对秦可人来说,肖强这个她今天才认识的男人实在是太过讨厌,这家伙竟然一见面就说自己大姨妈来了,而不巧的是,她这几天真的来大姨妈了。

    更糟糕的是,当她暴走想要教训肖强的时候,反而被肖强制服,而且占了便宜。

    呃,反正在秦可人看来,肖强当时的确是占了她的便宜,她却压根没想过若不是她脾气暴躁主动对肖强动手,肖强就算想占她便宜也没招啊。

    听见秦可人的声音,肖强努力才将沉重的眼皮睁开,看见秦可人那张冷艳绝美的脸,他咧嘴一笑:“美女,关心我呢?”

    秦可人又羞又怒,她真心从没见过这种男人。感觉有点没皮没脸啊。不过这样的男人对她来说,真的比较独特。

    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当某个男人给她留下与众不同的记忆与印象之后,她就已经开始沦陷,不,是注定沦陷!

    秦可人是正儿八经的**,更拥有着绝对的大小姐脾气,平日里心高气傲,一般人根本无法被她看在眼里,而实际上,她也绝非普通的女子。可是今天,肖强却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此刻肖强的态度,更是她没有料到的。

    看着肖强这张欠揍的脸,秦可人又羞又恼,哼道:“我是怕你死在这里,造成我的失职。”

    肖强哈哈一笑,似乎牵动了伤势,剧烈咳嗽了起来。

    “咳咳,放心吧,死不了。我可是注定要成为最强单兵之王的男人!”肖强嚣张无比的说道。

    秦可人撇了撇嘴,确认这家伙真的没事儿,否则哪里还有心思与自己贫嘴?

    “海贼王看多了吧。”说着,站起身来。

    “别啊,美女,我这伤着呢,给帮忙看看啊,别走啊,我是伤员呐!”

    见秦可人要走,肖强肠子都悔青了,尼玛,刚才为了装-*,说自己没事儿,现在美女要走了他才回过神来,这样的大美女医生陪着,就算没事儿也得有事儿啊。

    四周,倒在地上的那些等待着美女医生与护士给查看伤势检验身体情况的特种兵们都流露出鄙夷之色,尼玛,声音这么洪亮,中气十足,而且刚才都说没事儿了,现在却嚷嚷着说自己是伤员,简直是太无耻了!

    秦可人嘴角抽动了一下,差点没忍住笑了起来,她没有理会肖强,走向一旁的王阔等人,开始逐个的给大家检查身体情况。

    王阔见到秦可人亲自为自己检查伤势,口中的痛苦声更大了:“哎呀,好疼啊,我是不是要死了……”

    肖强眼珠子一瞪,盯着王阔道:“尼玛,老子刚才明明没痛下杀手,你他妈有本事再装一个试试,看老子接下来不整死你!”

    王阔与肖强距离最近,被肖强杀气腾腾的眼神盯着,吓的一哆嗦,可怜兮兮的望着秦可人道:“姐,我没事,我真的没事。”

    “嘭!”

    秦可人直接一脚踹在王阔的P墩上,骂道:“丢人的东西,让人揍成这样,全大院儿的脸都让你给丢光了。”

    ……

    热闹已经看过了,各大连队的集合声不断传开,围观的那些战士很快散开,秦文斌在张文举等人的陪同下也默默离开了现场。

    “首张,您给透个底呗,这小子到底是谁啊,看了他的简历,貌似才二十三岁吧,二十三岁就是中校了,可不简单啊!”张文举虽然是战狼团的团长,但依然只比肖强高了一级,可他都是四十好几的人了啊。想想那小子二十三岁就是中校,他感觉自己这大校也太窝囊了。

    “怎么,你认为他不够资格拥有中校军衔?”秦文斌笑吟吟的看着张文举道。

    张文举想到肖强今天表现出的恐怖个人能力,干咳一声:“哪能呢。”

    “哼,你当年要是有他这本事,现在都能是中将了。不该你打听的别打听。我还有事儿,滚蛋。”秦文斌骂了一声,丢下张文举走了。

    上了专车,秦文斌通过车载加密电话拨打了一个号码,等那边接通知后,这位中都军区的司令员脸上流露出外人无法看见的讨好表情:“老领导啊,您猜我今天看见谁了?”

    “有P就放!”北京城,孟家大院那颗老榕树下,孟老爷子与他最疼爱的孙女孟芯澜下围棋。

    老爷子皱着眉头,看着渐露败局的期盼,一脸不爽的对着警卫员放在他耳边的电话吼道。

    “我见着肖强了,您不是说让我帮您看看他吗?”电话里面传来秦文斌小心翼翼的声音,身为一方军部大佬,在与孟老爷子谈话的时候,秦文斌依然得陪着笑脸。

    孟老爷子皱着的眉头顿时舒展了不少,目光望着对面的孙女孟芯澜,笑着道:“啊,见着我孙女婿了啊,咋样,那小子还行吧?”

    对面,孟芯澜的脸上露出焦急之色,抬头看着老爷子撒娇道:“爷爷!”

    孟老爷子没有理会向自己撒娇的孙女,饶有兴趣的对电话问道:“说,说说这小子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