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超神兵王 > 第三十章 节操碎了一地
    呜呜……

    关押室内安静的可怕,唯有王建飞口中发出呜呜的挣扎声响,他很想说点什么但是咽喉被一只钢铁一样的手握着,令他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所有人都倒抽了一口冷气。

    之前发生在众人眼前的那一幕实在是太快也太令人心惊胆战了。

    在王建飞移动枪口并且开枪的同一时间,肖强也开始移动,他瞬间爆发出的力量与速度实在是太恐怖,竟能精准无比的避开王建飞那颗子弹,更在第一时间将王建飞击飞出去,令他根本没办法开第二枪。

    此刻,王建飞整个双足离开了地面,整个人都被肖强一手遏住咽喉高举在空中。

    肖强换换转过身来,于是,在众人的视线之中,只见他双手高举着,看上去两只手将王建飞的整个身躯举了起来,实际上他真正用力的却只有一只手。没办法,谁叫他现在还戴着铐子呢,两只手相距太近,没办法不保持一样的动作。

    震惊过后,王刚、陈子睿以及刘彪等人终于回过神来,刘彪脸上再次流露出骇然之色,肖强给他心里留下的阴影再次出现,而且无限扩大。

    这家伙的气势,还有那眼神,实在是太可怕了!

    谁都不会怀疑,肖强绝对有干掉王建飞的能力与胆量。

    而且,这一刻所有人都被肖强身上散发出的那股凛冽杀意所慑。这家伙绝对杀过人!

    “杀你只会脏了我的手,在我眼中,你们不过是一群跳梁小丑罢了!”

    王建飞的脸因为血液循环不畅而变成了猪肝色,呼吸急促,已经开始翻白眼了。看见此人如此模样,肖强身上的戾气逐渐消失,那股暴戾的杀气也随之渐渐消失。

    一松手,王建飞被如同一堆烂泥一样瘫软在地上,大口喘息的同时,剧烈的咳嗽着。

    如果说以前王建飞只记得肖强给他的耻辱,那么现在,他就像刘彪一样,不,比刘彪更甚,他心灵深处已经彻底服软,彻底产生了恐惧。

    他可以肯定,肖强绝对不是普通人,绝对是亲手杀过人的主,而且前一刻,肖强绝对有杀了他的心思,对于刚刚从死亡边缘徘徊过一次的人来说,王建飞这次是真的被吓破胆了。

    虽然到现在为止,所有人都不知道肖强到底是什么人,但稍微聪明一点的人都已经明白,他们与肖强绝对不是一个级别的对手,甚至,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在肖强眼中,他们真的不过是一群跳梁小丑罢了!

    “咔嚓!”

    就在众人都暗自松了口气的时候,突然传来的骨头碎裂声令在场所有人的心再次沉到谷底,犹如坠入了冰天雪地之中。

    本来肖强说杀王建飞会脏了他的手,而且还将王建飞给放了,他身上爆发出的那股凛冽气势也已经消失不见,让整个关押室的气氛都为之轻松了不少。可是谁又能想到接下来,肖强竟会做出如此举动?

    “啊!!!”

    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从王建飞口中咆哮而出,他双手死死的捏住右边大腿部位,痛苦的抽搐扭曲着。

    看着那只踩在王建飞右腿膝盖部位的脚,所有人都倒抽了一口冷气,一股莫名的恐惧感席卷心头,令人窒息。

    肖强脸上露出一丝迷人的笑意,蹲下身看着王建飞,在众目睽睽之下,一把将王建飞的头发攥着,将其脑袋提了起来,这样,王建飞就算一万个不乐意,也不得不与肖强面对面的看着了。

    “啊……我……我要杀了你,我……我一定会杀了你!”

    王建飞本来对肖强已经生出了浓浓的惧意,可是现在,肖强竟将他的一条腿给踩折了,士可杀不可辱啊!

    “废话就是你这种人说出来的。因为你根本就杀不了我,在你今后的人生中,我就是你心中的一个噩梦。”

    肖强淡淡一笑,对于王建飞的恐吓丝毫不以为意,他眸中闪过一丝冰冷的寒意,一只手落在了王建飞的右臂肩膀上。

    五指捏抓之下,王建飞再次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哀嚎。

    “我……我错了,大哥,大爷,爹,……啊,放手,我求……求求你了,饶了我吧!”

    肖强的手抓放在王建飞的肩膀上,没有人看见他用力,但王建飞却痛苦的哀嚎了起来。

    别人不知道,可王建飞却正在亲身体会着肖强手抓的捏合之力有多么的恐怖。

    “我不怕你找我报仇,但我这个人不喜欢麻烦,所以只能让你尽快打消这个并不好的念头。”肖强看着王建飞,依然挂着人畜无害的迷人笑容。

    在王建飞眼中,肖强的笑简直比恶魔还要可怕,他连连点头,此时此刻,他是一点报仇的念头都没有了,只想远离肖强这个恶魔。

    关押室内,所有人都倒抽了一口冷气,望着那个脸上挂着迷人笑容但却干着恶魔才会干的事情的年轻人,所有人都只感到了发自内心的恐惧与敬畏。

    这家伙简直就是个恶魔,不是他脑子有问题,而是他们所有人的脑子都出了问题,脑子没问题的人谁他妈会没事儿来得罪这个疯子啊!

    王建飞既然已经彻底服软服输,肖强的目光抬了起来,看向陈子睿与刘彪。

    “噗通!”

    刘彪双腿一颤,直接跪在了地上。

    他早就被肖强打的没了脾气,现在又亲眼看见肖强谈笑间将王建飞的一条腿给废了,当场便吓的跪着了。

    “哥,强哥,强爷,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他妈不该听信谗言对付您,我不是人,不知悔改,我该死!”

    刘彪跪在地上,一边说着一边给自己脸上使劲儿的扇着耳光。

    王刚等警察同志们傻眼了,尼玛,之前一个个叫嚣的那么厉害,现在怎么软蛋了,认怂了?

    刘彪也是不得已啊,尼玛,王建飞那小子的腿都被废了,前车之鉴,血淋淋的教训就在眼前啊,只要能保住健全的四肢,现在低眉顺眼又算的了什么?这家伙就是个疯子啊,谁他妈和疯子对着干,这不是找死么。

    “知错能改,是个好孩子。”肖强向刘彪点了点头,一脸欣慰的样子,就像刘彪真是他孙子似得。

    然后,肖强抬头看着陈子睿。

    陈子睿的身子在颤抖,英俊的脸上流露出的是倔强与屈辱,他紧紧咬着嘴唇,一脸挣扎与痛苦之色。

    士可杀不可辱,这样做,简直是欺人太甚了!

    不是,王建飞与刘彪这两个混账东西,仅仅是这样的认错姿态,怎么够呢。

    噗通!

    陈子睿双腿一颤,果断无比的跪在了地上,像条哈趴狗一样双手双脚齐用,爬到了肖强身边,然后一连磕了几个响头,一脸崇拜之色的望着肖强道:“强哥,我错了,我有眼不识泰山,有眼无珠,您大人大量不要与小弟一般见识,从今天起您就是我大哥,不,是我亲哥,我陈子睿今后就跟您混了,鞍前马后你一句话……”

    肖强傻眼了,王刚等警察也愣住了。

    王建飞似乎觉得腿也不疼,目瞪口呆的望着陈子睿。

    刘彪一脸崇拜。

    人至贱则无敌啊!

    尼玛,见过不要脸的,可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啊,节操呢,说好的节操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