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超神兵王 > 第五章 约炮还差不多
    北京城,孟家大院。

    榕树下的石桌两旁,一名白发老者正与一名身穿百褶裙的年轻女子对弈,女子执白子,正皱着眉头盯着眼前的那盘棋。

    这盘棋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刻,黑子已经占据上风,如果三步之内再不能破局,败局便无法挽回。

    “丫头,这下棋是需要静心的,你的心已乱,如何胜我啊?”白发老者呵呵笑了起来。

    白衣女子秀美微蹙,无暇的脸上写满了专注与认真的神情,她不为所动,依然盯着那盘棋,全部的思想与精神都汇聚在了这盘棋上。

    “哎呀,别看了,五步之内必败无疑,认输吧丫头,呵呵呵呵……”老人继续说着,笑的更加得意。

    如果让外面的人瞧见老人如此神态,只怕得惊掉大牙。整个北京城,整个孟家上下,能逗这位老爷子如此开心的人,也唯有眼前这白衣女子了。

    “还是不肯认输是吧,这一个月来,爷爷也就赢了你两次,这次也是赢定了,哎呀呀,半年前开始爷爷每个月在你手底下就没赢过两局,这回是彻底打破纪录了,晚上让你母亲多添几个菜,要不是身体不行了,还真得喝上几小杯。”老爷子继续说着,心情好的没法形容。

    白衣女子依然不为所动。

    老头儿这下有些急了,他眼珠子一转,眸中闪过一抹狡黠之色:“听他们说,唐家那个早年离家的外孙回来了,当初唐老头子很喜欢这个外孙,经常在我面前提起,加上你们两个年岁相当,我就在口头上答应了一句,将你许配给……”

    “这局你还是得输!”白衣女子终于皱眉,眸中闪过一丝不悦之色,说话声中,果断落了一子,也打断了老爷子的声音。

    孟家这位老爷子被孙女打断了话也不生气,但却立刻从椅子上蹦了起来,盯着棋盘上孙女落下的那颗棋子,一脸吃惊之色:“这是什么路数?”然而,待他纵观全局看了一会儿,面色顿时变得有些难看起来。

    “丫头啊,你要是敢再赢这一局,我就做主将那小子找回来。”孟老爷子吹胡子瞪眼,就像个老顽童一样盯着白衣女子。

    孟芯澜嘻嘻一笑,道:“我才不信爷爷会狠心将我推向一个不喜欢的人的怀抱。是吧爷爷?”

    孟老爷子顿时就像个泄气的皮球一样,没辙了。

    “爷爷没几年好活了。”过了片刻,孟老爷子突然轻声说了一句,望着孟芯澜的眼神中充满了慈爱与怜意。

    孟芯澜面色变得有些难看,忙起身走到爷爷身后,为他轻轻拍着肩膀,道:“不会的,爷爷会长命百岁。”

    “老子九十八岁了,长命百岁也最多只有两年可活,有什么用!”孟老爷子吹胡子瞪眼道。

    孟芯澜吐了吐舌头,如此可爱的一面,也唯有在老人家这里才能看见,平日里北京城那些公子哥太子爷们,想要博取芳心,逗其一笑,手段用尽却也没人能瞧见这等风采与美景。

    “我活不了几年了,我一走,家里人不会再由着你,你有自己喜欢的人,趁我这把老骨头还在,就带回家吧。”

    孟老爷子回头,疼爱的看着孙女说道:“我孟家已不需要联姻这种手段来博取发展,但这都是我压着,如果我一走,底下那些人就不会不顾这些了。”

    孟芯澜眸中深处闪过一丝担忧,但更多的是坚定与倔强,她轻轻咬着嘴唇,说道:“爷爷不会走的。”

    孟老爷子很认真的看着眼前的孙女,道:“两年前你在威尼斯游玩回来之后,说有了自己喜欢的人,当时家里给你找的几门亲事就这么被挡了下来,可两年来你从没有将这人带回家,大家都知道你是在找借口,就连外面那些人也对此毫不在乎了,所以,如果真的有喜欢的人,就带回家来,有爷爷在,无论那小子是否歪瓜裂枣,只要你自己真心喜欢,都没人能说什么。”

    “爷爷……”孟芯澜羞红着脸,嗔道:“在你眼里,芯澜的眼光就这么差啊!”

    “这倒是。”孟老爷子哈哈大笑,却依然不忘正事,继续道:“那就带回来吧。别每隔一段时间就去国外旅游,搞的神神秘秘的。”

    孟芯澜眸中流露出一丝哀伤,轻咬着嘴唇,孟老爷子慧眼如炬,随即叹息了一声,道:“丫头,说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不知道他是谁,甚至……甚至只是与他见过一面而已。可是从那次见面之后,我就知道自己再也不会喜欢上别的男人了。爷爷,这两年来我每年都出去好几次,就是想着能再见到他,可是却再也没有见到过,爷爷,我……我好苦……”

    孟老爷子闻言,脸上流露出疼爱无比的神色,拍了拍孙女的肩膀,摇头道:“丫头,我知道你心里难过,也知道我孟家儿女的性格倔强,执拗,但如果真是你说的这样的话,就早点忘掉吧。当年我答应过唐老哥,既然他那么喜欢这个外孙,这小子必然有不同之处,我会见见他,如果他能入了我老头子的法眼,你就试着与他相处吧,也算是全了我对唐老哥的恩情。”

    孟芯澜见爷爷这么说,她虽不甘,但也知道,自己这几年来的确是在做梦,做一个连她自己都不敢相信会实现的梦。

    只是,唐家的那个外孙,肖强吗?

    那个当年据说因一个女人而争风吃醋,失手废掉了王家那位太子爷一条腿的唐家外孙吗?

    当年,唐家都已经彻底放弃了这个外甥,现在他还敢回来?爷爷又为何还执意让自己去见他甚至嫁给他?

    孟芯澜默默念叨着这个名字,蕙质兰心的她,聪明无比,很快想到了很多事情。

    从小到大,肖强这个名字她便一直非常熟悉,虽然还没有与这个人见面,但小时候她就知道,爷爷与唐家那位老爷子很想自己将来能嫁给他。

    ……

    “阿嚏……阿嚏!”

    天茂集团保安部办公室,刚刚荣升为保安部副部长的肖强连续打了好几个喷嚏,揉了揉有些痒痒的鼻子,自言自语道:“尼玛,谁想老子想的这么猛,这是爱啊还是怨呢?”

    自从上次在泰国执行任务之后,肖强负伤而归,身体出了很大的问题,他本来想就此离开了龙隐,却被李浩然无情的拒绝,更被李浩然一道命令丢入了中海市。

    来到中海市之后,肖强按照上面给的资料结识了天茂集团保安部的张文昌,由此人推荐加入了天茂集团保安部,本来想在保安部老老实实的呆着,养伤的同时顺便调查一下宋家的事情,却没想到早上遇上了陈子睿追求宋子彤的那档子事儿,更没想到自己一个没忍住,大出风头,砸车砸出个副部长来了。

    太优秀的人无论走到哪里都低调不起来啊!

    肖强臭屁的感叹着。

    “嘿嘿,肯定是爱啊。肖部长早上在公司大门口砸车时挥舞扳手的那霸气动作早已深深虏获了公司无数单身美女的芳心啊,这时候公司上下无人不谈起肖部长您的风采啊,这不快下班了么,可能很多美女在念叨着要不要来约肖部长吃饭呢。”

    一名二十多岁年轻保安钻进了办公室,笑着拍马屁。

    肖强对这年轻人印象不错,嘿嘿一笑,道:“约吃饭有屁用啊,约-炮还差不多。”

    那年轻保安立刻竖起了一个大拇指,一脸崇拜之色。

    只是,下一刻肖强的脸色就变了,看着门口一脸尴尬。

    然而这年轻保安并不知情,用男人都懂的眼神看着肖强道:“那是当然,强哥你这么威猛霸道,现在那些女人最爱的除了高富帅,就是您这种啊,我估摸着连咱们总裁身边那个灭情师太也会喜欢强哥这种威猛型的男人,啧啧,灭情师太那身材脸蛋,也只有强哥您能在床上降服得了啊。咿,强哥,你怎么了,嘴巴不舒服么,怎么歪了?”

    门口,被天茂集团所有男员工甚至许多女性都私底下称之为灭情师太的姜楠浑身颤抖的站在那里,胸前那两团伟岸,更是急剧起伏,看的强哥的眼睛都快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