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最强魂王 > 997
    还不等吴浩天说什么,赵腾飞就竖起了自己的大拇指。

    “副帅,你果然有一套!”赵腾飞忍不住说道,“即使是我练兵,也绝对达不到这种程度。”

    吴浩天听后开心的笑了笑,“其实是他们没见过什么大世面,才会被我吓唬到。”

    就在赵腾飞还要说出什么的时候,突然一个士兵小跑过来,对着两人喊道,“报告。”

    “说。”吴浩天说道。

    “副帅,慕容竣枫找您。”这人马上对吴浩天说道。

    吴浩天听后身体一震,脸上的笑容不禁更加灿烂了。

    嘉陵城,官府,一处办公房屋。

    吴浩天谢天谢地,他终于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办公屋,这让这个两世为人的吴浩天体验到了一把白领的感觉。

    不对,是领导的感觉。

    吴浩天舒舒服服的坐在这屋子里的椅子上,上面铺着一层厚厚的毛毯,即使坐上去、靠上去也不会觉得难受。

    吴浩天不禁觉得,怪不得那么多人都愿意当领导,原来当领导特权这么多。

    坐了一会,吴浩天还是忍不住站了起来,打量着这间屋子。

    没错,在外人看起来,吴浩天的的确确是在打量着这个屋子,一圈一圈的转着,眼睛不停的打量着周围的事物。

    其实,吴浩天还真没有,他是在想一件事---------一件他觉得自己忘了的事。

    一定有什么很重要的事情自己忘记了,吴浩天皱着眉头想道,他不停的在房间里踱步,这种什么东西被遗忘的感觉很不好受。

    仅仅过了一会,就来了一个人打破了吴浩天的思考。

    “报告,慕容竣枫求见!”一个护卫在门外大声喊道。

    “让他进来。”吴浩天说道。

    “是!”这人接完命令后就小步跑了出去,过了不一会吴浩天就看见一个贼一样的男人一阵风飘了进来。

    说他像贼,因为他的神情紧张,他的速度极快,眼神还不停向周围张望着,仿佛在躲避着什么。

    最重要的是,这个人脸上还带着面纱。

    这下子就轮到吴浩天纳闷了,他从对方的速度、实力、身高、外形、气质上绝对肯定这个人就是慕容,怎么他这么一副打扮?

    慕容一溜烟的钻进了屋子里,手法极为迅速的将门关上,关上门后还用眼睛透过窗向周围望了望,才肯安心。

    吴浩天一脸茫然的看着这一幕,不知道慕容又是在闹哪一出。

    吴浩天走到了慕容的身后,看着还贼眉鼠眼像窗外望着的慕容,也跟着神经兮兮的小心翼翼起来,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啊!”慕容惊呼道。

    “啊!”吴浩天惊呼道。

    “你干什么!走路一点声音都没有,想吓死我啊?”慕容看着背后的吴浩天不禁吼了出来,抚摸着自己被惊吓到的心。

    吴浩天惊呼,是因为慕容吓到他了。

    “----------”吴浩天一脸无语的看着吴浩天,皱着眉头问道,“你又干嘛?一路过来鬼鬼祟祟的,跟做贼一样。”

    “还不是被你害的?”慕容仇恨的看着吴浩天。

    “我?”吴浩天一愣,莫名其妙的说道,“我什么时候让你这幅打扮了?”

    “就是因为你!让我这么好的脸蛋毁了,肿的比馒头都高!”慕容恶狠狠的说道,“我这是为你好,这要是被我们组的那几个小妹妹知道了,一定会拿着菜刀和你拼命。”

    “--------”

    吴浩天见过自恋的,没见过这么自恋的。

    吴浩天见过风S的,没见过这么风S的。

    吴浩天长长的舒出一口气,潇洒的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说道,“你来干嘛来了?”

    慕容一听,马上堆起自己的笑脸,极为谄媚的对着吴浩天说道,“那个,不是来找你治病来了嘛。”

    “哦,是这么回事啊-------”吴浩天恍然大悟的说道,而慕容心里早已经将其诅咒了一万遍,“治病好啊!”

    “对对对,治人一病胜造七级浮屠,快给我治病吧!”慕容眼巴巴的说道,甚至将自己的裤腿撩了起来。

    但是,吴浩天却在座位上纹丝未动,丝毫没有过去。

    “快来个我治病啊!”慕容再次催促,可是吴浩天仍然没有动地方。

    慕容看着吴浩天纳闷了,怎么这小子抽风了?

    就在这个时候,吴浩天笑了笑,对着慕容渐渐伸出一只手,并将手心向上。

    “你这是干嘛?”慕容有点疑惑的问道,并将自己的手送了上去---------如果吴浩天好那口的话,自己宁可不治病也要为姐姐守身如玉,慕容愤愤的想道。

    “谁要你的手了。”吴浩天拍走了慕容伸过来的手掌,好笑的说道,“我要钱,钱,你看病不交钱的啊?”

    “----------”

    这绝对是故意的,慕容愤愤的看着吴浩天,直接把手C进了自己的裤兜里----------他要把所有的钱拿出来,然后甩在吴浩天的脸上。

    可是,当他的手一C进裤兜,却发现连一个铜子都没有。

    尴尬。

    慕容不甘心,把自己的手伸得更深了-------还是没有。

    “别掏了。”吴浩天看着眼前这一幕不禁开口说道,“算了算了,就当我义诊了。”

    言毕,吴浩天拿起自己的针包,看着慕容的小腿不禁转了两圈。

    “把手给我。”吴浩天突然抬头,对着慕容说道。

    “不给!”慕容想都没想就说到,“吴浩天,我看错你了,我以为你是一个正经人,对人友善和睦,没想到你有这种癖好--------”

    还不等慕容说完,吴浩天就直接把慕容的手抢了过来,并把他按在了椅子上,开始号脉。

    看着吴浩天沉思起来,慕容也学乖了不再卖萌。

    最开始,吴浩天的眉头越来越紧锁,到最后,吴浩天的眉头完全舒展开。

    直到吴浩天将手从慕容的手腕上拿开后,慕容才急忙的出声问道,“怎么样怎么样?我的病有的治没?”

    吴浩天有些不悦的低头看了一眼慕容,说道,“你是在怀疑我的医术?”

    “不是不是,当然不是。”慕容马上赔笑说道。

    “你的病不仅仅是表面这些,表现出来的都是内在的损害。”吴浩天淡淡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