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最强魂王 > 985
    这时,天下人都震惊了!

    因为,风令商行已经是一个商业帝国,所有人都在疯狂的猜测,这位老大口中的‘主人’会是谁?

    现在,在嘉陵城这小小的大堂内,所有人终于知道了!

    风少之令,犹如天命!

    原来风令商行之所以叫‘风令’,是因为这么一回事!

    而在这小小的屋子里,名字中唯一带一个‘风’字的,也只有吴浩天了!

    所有人齐刷刷的看向了吴浩天,眼中充满了不可置信!

    疯狂!

    这太疯狂了!

    青雪钱庄,风令商行,两大巨擘全都是吴浩天的手下,这太疯狂了!

    这就说明,吴浩天现在掌握着大汉所有的钱财!

    就连吴行雷看着自己的儿子都觉得全身发麻-----------------自己的儿子到底还有多少秘密?!

    “儿子----------他说的主人------是你吗?”吴行雷有些颤颤巍巍的问道,看着自己的儿子身体甚至有些发抖。?一看书?  ·COM

    此时,吴浩天又何尝不是!

    童谷!

    小乞丐童谷!

    吴浩天感觉自己头皮已经完全麻掉了,即使是他自己都非常想大喊一声,“这他妈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这也太刺激了一点吧?!

    吴浩天当然记得童谷,虽然没有楚青雪那么记忆犹新,但是当时童谷那破败的衣服,还有单薄的身体,都可怜的让人心疼。

    当时谁又敢相信,这小乞丐会有今天的成就?!

    吴浩天在所有人的目光下,还是点了点自己已经麻掉的脑袋。一看书

    顿时,所有人都瘫了。

    他们再也承受不住这种刺激,他们感觉自己的心已经快跳的没有节奏了。

    他们发现,就从吴浩天来到嘉陵城的第一天开始,这日子就没有一天正常过!

    吴浩天看着自己父亲惊愕的眼光,不禁苦笑着说道,“您别看我,我的惊讶不比你们少------”

    ‘咕嘟’一声,吴行雷咽下去一口口水,看着自己的儿子有些麻木的问道,“告诉我,这是怎么一回事。”

    “四年前,也就是我刚回家之前,在帝都里,我曾经在孙敬武的手下救了一个小乞丐---------就是童谷。”吴浩天有些艰难的说道,“当时他非要做我的仆人,我问他会什么,他说他会赚钱。”

    “当时我也没当真,只是把身上仅有的一百金币给他了,告诉他,如果他能在三年内把这一百金币变成一万金币,再回来找我。”

    众人听到这里,终于忍不住齐齐的咽口水。

    这岂止一万金币,这可是三千五百亿金币!

    天啊!

    他们的脑袋已经不好使了,谁能告诉他们三千五百亿金币能做什么?!

    吴浩天接着说道,“后来我就走了,这些年一直没在九魂大陆,更不知道什么状况。”

    “怪不得。”钱臣念念说道,“怪不得他一直说他要等他的主人回来。看他听少爷一个人的命令,其他人他根本不在乎。”

    众人的视线齐刷刷的看着吴浩天,而吴浩天则是傻傻的不知道看着什么地方。

    吴浩天想来自诩不屑于钱财,可是如今这么多钱掉下来,直接把他砸晕了。

    三千五百亿,放在前世相当于三百五十万亿美金----------------就连前世最厉害的罗斯柴尔德家族也仅仅有五十万亿。

    当然,这只是最初步的估计。

    钱到了这个份上已经不是钱了,而是忠心。

    吴浩天笑了笑,自己还真是有福啊。

    这时,吴行雷也重重的拍了拍肩膀。吴浩天抬头,看见了充满微笑的父亲。

    “干得好,儿子!”吴行雷开心的说道。

    “我明明什么也没做-------”吴浩天有些无奈的说道。

    “错!这一切就是你促成的!”吴行雷说道,“如果不是你救了楚青雪,如果不是你救了童谷,哪有现在的两大巨擘?”

    “没有人会为了一个青楼女子而丢弃一张紫金卡,也没有一个人会相信乞丐的话而给他一百金币。可是,你却做到了。”吴行雷赞赏的看着自己的儿子,“这也是你与所有人都不同的地方。所以,别人没成功是因为他们没做。你成功了,是因为你自己!”

    吴浩天一愣,看着自己的父亲点点头,心便释然起来。

    但他知道,话虽然这么说,世上忘恩负义的人难道少吗?

    不仅仅是他善良,他帮助的人也善良。

    吴浩天看着父亲赞赏的眼光,转头,又看见了所有人赞赏与羡慕的眼光,不禁莞尔一笑。

    “其实,我什么都没做。”吴浩天笑着说道,“我只是日行一善而已。”

    众人看着吴浩天所说的话不仅点点头,吴浩天的确做到了他们所做不到的,或者说不屑去做的,所以吴浩天成功了。

    所以,他们不难想象,这两件事情会变成大汉所为疯狂传唱的助人为乐的范例。

    这时,刚刚念完信函的那个人便又开口了,对着吴浩天说道,“外面还有风令商行的一个人,不知道要不要叫进来?”

    吴行雷看向了自己的儿子,吴浩天点点头,说道,“他们把全部家当都送来了,如此大的一份礼,我们怎么可以连人都不见,去叫进来吧。”

    “是!”那人听后马上转身,向外跑去,仅仅过了不一会,就有一个老人走了进来。

    没错,就是一个老人,一个仿佛随时都可能死去的老人。他的白发爬满了他的头颅,他干枯的手指显得有些狰狞,甚至后背也有些佝偻。

    只不过,那白发都整齐的梳在了一起,那衣服干净得仿佛刚刚生产出来一样。

    反倒是这个人的眼睛倒是异常的明亮,就仿佛两颗星星一样,这一点,让所有人都一下子注意到了。

    但是,即使是这样也不过是一个糟老头而已,一个糟老头能是什么重要人物,更能干什么?

    或许连个椅子都抬不起来吧,众人心里想道。

    只是,这一屋子人里只有钱臣一个人当看见了老人后惊讶的都合不上嘴。他只是用手指不停的指着老人。吴浩天知道,这老人不是一般的人物。

    这老人一进门,看到这么多人后也不怕生,只是小眼睛滴熘熘的转着,不停的在打量着面前的这些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