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最强魂王 > 977
    她苦,比自己还要苦。顶点小说更新最快

    吴浩天轻轻的走到微生月寒面前,抬手,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脸。

    “辛苦你了。”吴浩天轻轻的说道,眼睛中满是柔情。

    微生月寒笑了,抬手轻轻的抚上了吴浩天抚摸自己脸颊的手掌,说道,“有你这句话,什么都值了。”

    当夜,吴浩天没有走,而是贪恋的留在了家里,与母亲和月寒聊着事情。只是聊着聊着,就到了深夜。

    林依柔恋恋不舍的看着自己的儿子,却知道该是自己放手的时候了。

    毕竟自己在这里,这两个人有太多的话不能说。

    于是,林依柔便说自己困了,该睡觉了,而吴浩天与月寒又岂能不懂。

    他们回到了房中,属于他们自己二人世界的家。

    关上门,关上窗,趁着烛火,吴浩天便肆无忌惮的爬上了微生月寒的身体。

    跟着,无尽的春色提前在这寒冷的冬天里绽放。房间内,无限引人遐想的声音娓娓而出,撩拨人的心弦。

    终于,过了好久,吴浩天才有些疲惫的趴在了月寒的身上,胸口不断起伏着。

    而他身下的月寒更是娇*喘吁吁,娇颜上香汗淋漓。

    过了一会,两人都齐齐的躺在了床上,吴浩天有些霸道的将微生月寒搂在怀里,甚至力道都有些大。

    微生月寒则是安静的躺在吴浩天怀里,贪婪的享受着属于自己的一刻。

    “什么时候走?”她还是开口,问出了自己最不愿意问的问题。

    “明早就走。”吴浩天说的时候心里一痛,向月寒解释着,“没办法,我们刚拒绝两大帝国的要求,我怕他们有什么动作,只能明早就走。”

    “急什么,我又没有怪你。”微生月寒看着吴浩天着急的脸庞不禁笑了出来,“我知道,其实你今天下午就应该走的---------我知道这些,但是却没有阻拦你留下来,你不会怪我吧?”

    “怎么会。”吴浩天怜惜的说道,“这是我自愿的,就算你赶我走我都不走!”

    微生月寒开心的笑了笑,**的身体在吴浩天的身体上拱了拱。

    顿时,小吴浩天就又要复苏了。

    吴浩天想,如果自己再要她一次,她会不会以为自己只是贪恋她的身体。所以,吴浩天很自觉的控制住了。

    为此,吴浩天为自己的忍耐力而感到自豪。

    “听说,她已经回来了。”月寒轻声的说道。

    “谁?”吴浩天出声问道,其实他又如何不知道,微生月寒是在说苏妍。

    这是最令他头疼的事,即使是三国之战也没有这件事头疼。两个女人自己怎么办才好?

    “你放心,我不会添乱的。”微生月寒看着吴浩天的样子笑着说道,“我不会争什么,我和你在一起的时候就知道会有这一天,反而我感觉来得有些晚了呢。”

    吴浩天笑笑,抚摸着月寒长长的头发,什么也没有说。

    跟着,微生月寒说道,“我想去战场。”

    吴浩天一愣,问道,“为了她?”

    微生月寒笑着摇摇头,抬起头,身体趴在了吴浩天身上,“为了你。”

    无可避免,两人的身体亲密接触,摩擦出无数的火花。

    这一次,吴浩天没有再忍,也忍无可忍,直接将她再次放倒在床上。

    吴浩天承认,他现在很焦虑,而且很凌乱。

    越往嘉陵城飞,他的心就像小鹿一样乱跳,好像完全不受他控制了一样。

    前面剑仙正用精神力带着吴浩天与微生月寒行路,吴浩天与微生月寒就在后面那么拥抱着说是拥抱,其实就是吴浩天搂着微生月寒,不让她掉下去。

    当然,这些都是吴浩天一厢情愿的。

    身体无可避免的触碰,吴浩天原本以为自己三年后,都突破了凶渊的意境,难道还会击不败女色吗?

    然而事实证明,他还真就输了。

    在微生月寒面前,吴浩天发现自己总是那么不堪一击。

    当然,此时此刻对于吴浩天来说,这一切都是次要的。自己有了那方面的想法,忍下去就是了。可是这越飞离嘉陵城就越近,这一点让吴浩天很焦虑。

    也就是,他担心着苏妍与微生月寒两个人的见面。

    两个从未谋面的女子,两个同样风华绝代的女子,两个都是自己妻子的女子会不会闹出什么事情来?

    吴浩天想,前世那些恐怖的电视剧中,国产穿越剧还有韩剧中各种三角恋、生死恋、虐心恋,已经给吴浩天这幼小的心灵造成了难以磨灭的阴影。

    吴浩天很害怕,这两个女子互相勾心斗角,弄个你死我活的,那可就头疼了。

    在吴浩天从帝都出来的时候,心里满满的他以为这两个女人都属于自己,那么自己说什么她们就要听什么,可是马上要到了地方,却发现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

    吴浩天发誓,他现在连想哭的心思都有了。

    还好,吴浩天很坚强,并没有真的哭出来。

    怀揣着极为忐忑的心理的吴浩天直接选择了什么都不想。反正横竖都是一刀,干嘛那么吓自己?

    不得不说,剑仙的速度实在太快了,又过了一会,吴浩天与微生月寒便到了嘉陵城,而且还是官府里。

    当剑仙极为满意自己的速度,回头看了看自己徒弟的时候,却看到吴浩天那幽怨的眼神,不禁莫名其妙起来。

    剑仙怎么知道,吴浩天心里正在说着:师父,你怎么飞这么快------

    可是,既然都到了这里,吴浩天便没有了任何逃跑的理由。于是,他便牵起微生月寒的手,硬着头皮往大堂走去。

    微生月寒来到这里,理应先去拜见一下父亲。

    当吴浩天牵起微生月寒的小手时,那冰凉的感觉一下子让吴浩天放松下来,吴浩天有些心疼的回头看着月寒,问道,“手怎么这么凉?”

    “没人疼嘛。”微生月寒竟然撒娇似的说道。

    吴浩天听后笑了笑,将微生月寒的手牵得更紧了,“老公疼。”

    微生月寒也笑了,任凭吴浩天牵着她的手往前走去,丝毫不在意他人的目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