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最强魂王 > 972
    自己作为战败国,女儿出嫁到战胜国,对方能善待自己女儿的可能性有多大?别说纳为小妾了,就是为仆为奴自己也说不出来一个‘不’字。顶点小说更新最快

    于是,九灵大帝忍不住了,在老泪纵横之前便转身离开,消失在女儿的房间里。

    而昨夜,梦嫣更是坐了一整晚。

    一直到现在,梦嫣还是这么傻傻的坐着,仿佛丢了魂一样,只是这路途的颠簸让她惊醒过来,望去,才发现车外已是遥遥的荒漠。

    原来帝都早已经过去了,梦嫣想着,想着那座恢弘的城市,梦嫣此时此刻竟没有丝毫的不舍或者眷恋。

    若说不舍,若说眷恋,也只有那个人了。

    听说那个人昨天回来了,可惜,自己没能见到他一面。可是,见到一面又如何呢?怕见了,自己就再没有下这个决心的勇气了。

    不想,这就是梦嫣让自己安静的唯一方法。

    什么都不想,就什么都不会不开心。

    可是就这么想着,梦嫣还是忍不住的看着自己手中的手帕,那娇艳的牡丹下绣着两排锦绣的小字。只是梦嫣看着看着,却竟是笑了。

    然后,便将这手帕放进了怀里,如同珍藏。

    长长的队伍还在行进着,与梦嫣的安静相比,这队伍的最前方,那剩下的九名谈判团正在热火朝天的讨论着。

    在出了大汉东城门后,他们的言语就肆无忌惮起来。

    此时此刻,他们如同得胜归来的将军一样昂起头,自豪的仿佛斗胜的公鸡。

    他们的确很开心,而且开心的不得了。他们完美的完成了上级交代的任务,如此之大的功劳,这次的奖赏必定不少!

    至于死了一个人,谁管他呢!

    那个人死了,西域剩下的四个人反而最开心,因为他死了,说不定他们四个中的哪一个就会被提拔起来。

    “金兄,你说我们这次回去,陛下能给我们什么奖励?”一个泰城队列中,长得极为清秀的男子一脸希冀,对着他们的老大问道。

    他们的老大叫做金泰隆,据说是哪个泰城帝国家族的后代。

    “封田赏金和美女是少不了的,至于官爵,那就不知道了。”这位被称为‘金兄’的人笑着说道,显然他也非常高兴,“放心吧,我们争取了这么多回去,上级赏赐得再多也是应该的!”

    言毕,这几个人都哈哈大笑,只是他们好像忘了,这一次的谈判其实他们什么都没有做。

    “金兄,这次回去后你一定又高升了,到时候别忘了我们兄弟几个啊!”另外一个泰城帝国的人笨拙的骑着马赶上了金泰隆的位置,谄媚的笑着说道。

    金泰隆在听到这话后明显很享受,大手拍了拍这个人的肩膀,仿佛极为豪气的说道,“放心吧,今天咱们来的这些人都是兄弟,而且都是出生入死过的兄弟,咱们以后谁能耐了都不能忘了别人,你说是不是!”

    语调铿锵有力,仿佛真是那么回事一样。

    “是是是,当然不能忘了别人!”这人马上开心的说道,“金兄果然义气,不愧是老大!”

    金泰隆看着这些人的应承,笑得更大声了。而西域帝国那边仿佛也受到这种气氛的感染,虽然他们没有笑得这么夸张,却也是跟着微笑起来。

    只是,在笑着的同时,心里还骂着泰城帝国这些人,“傻逼。”

    他们都因此快乐着,并且乐此不疲。

    那金泰隆想着回去后的封赏,想着回去后的美女在怀,想着回去后的任意妄为,兴奋的都想在这里大干一场。

    男人嘛,不都应该风流风流?

    此时,他更是想到了马车中的梦嫣公主。

    没错,当他看见梦嫣公主那绝美的脸蛋、绝美的身材、绝美的气质时,他便恨不得冲上去扒光她的衣服。

    她的脸蛋是那么柔情似水,她的身材完美到无可挑剔,尤其是她的气质他发誓,这种气质普天之下没有第二个人会拥有。

    这是只有在帝王世家受到最好的教育熏陶才能出现的气质知书达理,进退有度,仿佛琴棋书画无所不能,这才是每个男人都梦寐以求的贤妻良母。

    而正因为梦嫣公主的这种气质,单纯的仿佛不属于人世间的气质,才会激起这些男人腹中的邪火。

    女人越单纯,男人就越想让这个女人淫*荡,以表现出他们强大的征服能力。

    金兄想着想着,便感觉自己的下身硬了起来,只是这话不同于刚才,他敢想却不敢说,毕竟这女人是给西域帝国的,而不是给泰城帝国的。

    所以,他只能眯着眼睛,时不时的回头看看那载着美人的马车,仿佛能透过帘纱看见里面的美人一样。

    金兄舔了舔干燥的嘴唇,如同饥渴的野狼。

    在他身后,四名泰城帝国的人看见老大脸上这个表情,再顺着老大的眼光看去,便一下子猜到了老大的心思。

    他们也是男人,最重要的是他们也幻想过。

    将一个曾经被无数人顶礼膜拜的公主压在身下,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

    他们也笑了,像是臭味相投的知己。

    一阵大风吹过,荒漠中尘烟四起,他们仿佛在枯燥的旅程中找到了一些开心的事情。

    可是,随着这尘沙大起,金泰隆胯下的良驹突然嘶嚎一声,原本快速行驶的速度戛然而止!

    前蹄高高抬起,差点将金兄从马背上摔下去。

    金泰隆大急,死死的抱住了马脖子,此时的他还哪有刚才的意气风发,此时此刻如同一只癞皮狗一样。

    不仅是他的马,所有在前面的马都出现了这种情况,这些战马仿佛感受到了什么危机一样不约而同的选择了停止,甚至在一点点的倒退。

    终于,这九个人在马背上坐稳,才愤怒的将视线投向路的前方可是当他们真的看过去的时候,却比这马更像撒腿就跑。

    因为,在这飘满风沙的大路上,一个挺拔的身影挡在他们的前面,手中拿着一把透白的利剑,而眼神更如剑刃般扫过他们的脸颊。

    顿时,他们感觉自己的脸生疼!

    然后,这个男人开口了。

    “放下她,滚,我饶你们不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