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最强魂王 > 957
    师父虽然只给他留下了一句话,但却直接帮吴浩天解决了后顾之忧!

    有疼痛,则是给吴浩天赎罪的机会;避免伤及筋骨,则是让吴浩天的身体不因此受伤!

    师父,您为什么每次都这么考虑周到?

    吴浩天有些着急,而两名押着他的人明显没听见剑仙的声音,看着吴浩天的张望不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回事。

    “吴————少爷,我们是不是该进去了?”一个押着吴浩天的大汉对着吴浩天小声的说道,他作为一个执法人员,还从来没遇见过这种情况————这种需要他低三下四的情况。

    吴浩天听后,只能点点头,有些不甘心的又四处望了望,才跟着两名大汉进了去。

    而暗处的剑仙却看着这一幕,不禁笑了笑。

    徒弟有这份心思,便说明他这个师父没白当。

    ——————

    ——————

    当吴浩天趴在一个硬硬的大理石板上的时候,吴浩天就有些郁闷了。

    他突然想了起来,如果自己开启天人合一的话,貌似都感觉不到疼痛。

    这让吴浩天极为郁闷————军队内要求:当接受惩罚的时候,不许用功法,不许用精神力。

    这就让吴浩天左右为难起来,我用的的确不是功法,用的的确不是精神力啊------

    这军队系统的制度还是有缺陷啊,吴浩天悻悻的想道。

    可是,他又如何知道,天人合一一般情况下是五行才有的东西。而一般情况之外就是吴浩天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谁没事给这个制定一下规矩?

    难道还要打五行不成吗?

    跟着,还在吴浩天臭屁的时候,这第一个军棍就打了下来。

    疼!

    吴浩天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屁股火辣辣的,这两个大汉还真是丝毫不留情啊!

    好吧,自己就不用天人合一了————就当这一次是自己的自虐式修行了。

    然后,第二棍、第三棍、第四棍——————第一百棍。

    到了第一百棍的时候,吴浩天的屁股已经出现了血迹,甚至已经将屁股上的衣服染红了。

    可是,两名大汉还是没有留手,吴浩天也没有说话。

    一百零一,一百零二——————两百。

    到两百军棍的时候,吴浩天终于皱起了眉头。

    因为吴浩天知道,现在自己的屁股绝对已经皮开肉绽了。

    换言之,现在这两个人打的已经不是屁股的皮肉了,而是一下下拍打着肌肉。

    而肌肉中,则是附着无数的神经————一打,就打在了神经上!

    直接牵扯神经,这是非人能承受的痛苦。

    所以,吴浩天的脸开始湿润了起来,冷汗流了他一脸,还有干枯的嘴唇,发白的脸颊。

    但是,吴浩天却连闷哼一声都没有!

    两个大汉惊诧于吴浩天的忍耐力,他们虽然看不见吴浩天屁股的情况,却从那血迹与拍打声中可以判断出来!

    他们打了太多的人,也明白了太多的事。

    可是,却从来没有一个人像吴浩天这样。

    没错,吴浩天是比其他人抗揍很多,这没办法,谁让吴浩天的体制这么好,可是打到现在两百军棍的时候却也相当于别人的一百一、二十军棍了。

    他们诧异于吴浩天的体质,更诧异于吴浩天的忍耐。

    若是平常人,到这个时候就会哀嚎,会挣扎,更需要别人死死的按住才可以继续。

    而吴浩天,却连一动都不动,趴在那里,连哼一声都不!

    两名大汉对视了一眼,却从彼此的眼神中都看出了震惊!

    即使是他们这种没见过太多世面的人都知道————此子,必成大业!

    两百零一,两百零二——————三百!

    三百了,足以相当于平常人的两百军棍!

    而吴浩天现在却还在承受着!

    吴浩天终于知道,他吃下了那颗药丸,就以为着他要承受更多的痛苦!

    三百军棍,或许平常的时候吴浩天已经意识不清,可是现在,吴浩天的意识却比谁都清楚!

    他晕不了,因为他的内脏丝毫没有受损!

    甚至,他的内脏此时也正在疯狂的造血,来补充他流逝的血量!

    所以,无论如何,他都晕不了,只能一下一下承受着皮开肉绽之苦!

    要命!

    即使是吴浩天这么意志坚强的人,都觉得要命!

    可是,那沉沉的军棍还在一下一下落着,疼!

    这两名大汉甚至看着这一下一下的,都感觉自己的心里一颤一颤!

    甚至,他们落下去的手都有些颤抖了!

    三百零一,三百零二——————四百。

    四百了,吴浩天心里数着,丝毫不差。

    此时,他的头皮已经完全发麻了,麻木的都不像人形。

    他甚至感觉自己的浑身都没有了力气,如同个死人。

    吴浩天的脸上甚至已经留不下虚汗了,只是拼了命的苍白,像是要把自己身体内所有的体液榨干一样。

    而这两名大汉都已经像闭着眼睛落棍子了。

    可是,他们知道,即使他们真的闭上眼睛了,那从坚硬的大理石床上流淌下来的鲜血滴在地上,依然清晰可闻。

    因为,地上已经成了一滩了。

    可是,刑法还没有结束,还有最后的一百军棍。

    两个大汉发誓,他们已经不想打了,真的真的不想打了。

    他们的手都已经累了,胳膊也都酸了,那吴浩天呢?

    他们不忍心去想。

    可是,一切,都真的还在继续,如同天命。

    嘉陵城,官府,大堂。

    此时,这个偌大的大堂内就只剩下吴行雷一个人了,战斗刚刚结束,还有太多的善后工作要做,现在他们丝毫不能停歇。

    所以,吴行雷这个主帅反倒是清闲起来。

    可是,天知道吴行雷根本就不清闲。

    吴行雷反反复复的在大堂内走着,一步一步,正如他此时焦急万分的心情。

    他急,非常急,因为自己的儿子。

    他也知道五百军棍以为着什么,可是军队就是军队,他无法徇私!

    否则,他也不是镇国府的家主了!

    他比谁都心疼自己的儿子,所以,当吴浩天毅然决然的从大堂内走出去的时候,吴行雷的心就凉了。

    那个时候,明明有那么多人帮他扛着,这就已经给了吴浩天台阶下,正所谓法不责众,就算五百军棍分下去一人一军棍,也无伤规矩!

    可是,儿子你怎么就这么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