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最强魂王 > 932
    不是他怕死,只是他看着自己誓死保护的平民竟然受到如此苦难,而自己却无能为力的时候,他怕了!

    而在一旁一直隐藏着,随时等待出手保护吴行雷的剑仙,看着这一幕也被深深的震惊了。

    人命如草芥,人命如剩骨。

    即使他活了二百多岁,也从未经历过眼前的这一幕。

    为此,剑仙紧紧的握住了拳头,抬头,看着天空中那十六个蝼蚁。

    自己一招,就能将他们完全从这个世界抹杀————可是,偏偏自己却不能!

    而就在这个时候,这个全世界都沉浸在疼痛中的时候,那百万雄军突然发出一阵彻天的欢呼声!

    “泰城帝国万岁!!!”

    “西域帝国万岁!!!”

    他们高兴,这是让他们无比兴奋的事情。

    可是,在他们高兴之余,天空中那十六个人竟齐齐的传来一道声音,竟与这百万大军的欢呼声分庭抗礼!

    “全军————撤退!”

    “什么,撤退?”地上的士兵全部不解。

    “是啊,多好的机会,他们现在肯定都没信心了,怎么不趁此机会进攻呢?”

    “主帅怎么想的啊?”

    但是,这些士兵虽然嘴里说着,但是脚下的步伐却是没有停过,听到命令后马上撤退,没有丝毫的阻滞!

    这,才是一个精锐的队伍!

    吴行雷看着这百万大军如同潮水般退去,却丝毫没有开心起来,只是抬头,看向了天空中那十六个身影。

    此时,再次从天空中传来一道声音,只不过这一次,是一个人在说话。

    “吴将军,你好,我是西域帝国的主帅,威尔?史密斯,在这里见到你,我感到非常的荣幸,而刚才的那一下,算是我给你的见面礼。”

    ‘吱吱’,吴行雷将拳头攒的发红!

    “我相信你也看见了,我相信有很多士兵也看见了,我们的队伍是多么的精锐,是多么的强悍,还有我们十六名四象,我想,你们也不会认为能守住嘉陵城吧?”

    “所以,我给你们一个机会————投降!”

    吴行雷再次攥紧拳头,甚至指甲都嵌进了肉里,渗出了道道的血流!

    “你看,我们十六个人就能给你们造成如此大的痛苦,你们怎么防守呢?你们能抵挡得住我们的力量吗?”

    “不要给自己增加无谓的伤亡了,也不要给平民增加太多的痛苦了,你看,现在的他们是多么伤心,而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

    “吴将军,如果你是一个好将领,就不应该让他们收到如此的痛苦,如果你是一个好将领,就应该让他们的安全得到保障————我们军人不就是干这个的吗?”

    “你看,我们两大帝国攻打你大汉,现在,你们已经没有后劲了,而我们却还没有累,大势所趋,识时务者为俊杰,吴将军,我言尽于此,明日正午,我等你的答案!”

    “是安然无恙,还是血流成河,吴将军,一切都在你的一念之间!”

    言毕,十六个光芒,十六道身影齐齐的消失在空中。

    只是那些话语,此时环绕在所有嘉陵城内人们的耳朵旁,久久不息!

    降,则免于一死。

    战,则血流成河!

    而这些,都系于一个人的一念之间!

    所有人都马上的抬起了头,看向了城墙上那站立的身影。

    那个此时此刻,竟显得孤立无援的身影!

    萧索,孤独。

    风沙中,摇摇欲坠。

    “行雷,你没事吧。”王天铭走到自己的兄弟身旁,看着他,心里尽是担心。

    现在,他身上的担子太重了。

    而吴行雷则是笔直的站着,只是那深深地下的头颅告诉了王天铭他有多么的痛苦。

    嘉陵城的数十万士兵、千万平民的性命,此时竟都系于他的身上。

    “行雷!行雷!”王天铭有些着急的看着兄弟,这样他真的害怕了,“你别这样,我们回去慢慢想办法,你如果都这样了,这仗还怎么打?!”

    听到这里,吴行雷的身体竟然一震!

    王天铭大喜,终于有反应了!

    然后,吴行雷慢慢的抬起了头————城墙上,所有能看见这双眼睛的人,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血红,血红,如同被刺瞎了一样。

    “天铭,扶我一下。”吴行雷轻轻的说道,然后,身体竟然止不住的向一旁倒去!

    王天铭大急,马上冲上前去,将吴行雷扶住!

    风沙四起,这一个镇国将军,此时竟然是那么的虚弱。

    然后,吴行雷用虚弱至极的声音说道。

    “带我,回营。”

    今夜的嘉陵城竟然显得那么的静悄悄。

    安静,比往常还要安静的夜晚,在月光的照应下竟然是那么的压抑。

    只不过,在这一份安静的表象下,却隐藏着许许多多的忙碌。

    嘉陵城要破了,那些黎民百姓们自然是要逃难的。

    今天那十六名四象所造成的震撼的一幕,已经深深的印在了每一个人的心里,那种苍白的无力感油然而生,经久不散。

    百姓撤退,如同树倒猢狲散,一夜之间,这嘉陵城就空了许多。

    偌大的嘉陵城此时看起来,竟然是那么的凄凉。

    嘉陵城,官府,大堂。

    摇摇曳曳的烛火,昏昏暗暗的灯光,一个人坐在椅子上,双手支撑在桌子上,脸深深的埋在了双手之中,一动不动。

    吴行雷已经保持这个姿势好久了,那些护卫看见之后甚至怕这样会让主帅窒息。

    可是,他们却不敢打扰。

    可以说,这一天是战争开始两年以来吴行雷第一次没有看军报的一天,上午,他被王天铭搀回来之后,就像瘫软了一样倒在了椅子上,如同个死人。

    “天铭,还有你们都出去吧,我一个人静一静。”吴行雷这么说,然后一静就到了深夜。

    死战?投降?

    这两个词已经不知道在吴行雷脑海里响了多少回了,吴行雷从来没这么焦虑过。

    ‘咚咚咚’,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

    吴行雷知道大门一直是开着的,也知道一定是王天明,所以,只是淡淡的说了声,“进。”

    然后,王天铭一步迈了进来。

    “士兵们什么反应?”吴行雷对着王天铭淡淡的问道,冷漠的像是根木头。

    (本章完)